第132章 黃雀

第132章 黃雀

十月的天兒,院里的梧桐樹不用輕風亂葉,就能獨自飄落下來。

安芷坐在梧桐樹下,已經有三片梧桐樹葉飄落在她身上了。

冰露從外頭進來,她停在主子跟前,「已經派人去跟著了,小姐,那封信您覺得會是誰送來的呢?」

「還能是誰,除了安蓉還能有誰呢?」安芷輕聲笑了下。

在京都里,和她最大仇的就是安蓉,剩下的林書瑤那些,都不會如此大費周折的來找她麻煩。

「安蓉?她不是被袁北鳴給禁足了嗎,怎麼還能出來?」前些天,他們就收到袁夫人的消息,說安蓉已經不能再做妖了,可沒想到安倩還是能收到這樣的信。

「對啊,我也正好奇著呢。」安芷想看看安蓉到底有什麼本事,在這種時候還能出來。

以她的分析,要麼就是袁北鳴沒有完全掌控安蓉,要麼就是安蓉背地裡瞞著袁北鳴有了其他的出路。

不管怎麼說,這對安芷而言,都算是一個新發現。

「那小姐打算怎麼辦?」冰露是恨安蓉恨到了骨子裡,「咱們要不要藉此機會,把人綁直接賣到邊疆去?」

「直接把人賣了,那太對得起她了。」安子冷冷笑了下,纖長的手指劃過石板做的桌面,冰涼的觸感讓她聯想到了安蓉做的那麼多壞事,「她不是費盡心機要找我報仇嗎,那我就讓她先爽一下。這人啊,一旦得意了就容易出錯。」

安芷呢,這次不打算給安蓉選擇的機會了,她要逼著安蓉一步步走向墮落。

以前的她,到底是存了幾分漂亮,現在想起來,那些漂亮又有什麼用,還不如做個壞人來得痛快。

這邊安芷派人跟著安倩,而安倩卻不懂被跟蹤,她按照約定的地方,去見對方。

那人約在城東的廢棄土地廟,她到的時候,四周都是乞丐,他們看到她,都過來乞討,安倩忙後退跑遠了。

直到跑到遠處的一棵柳樹下,乞丐們才沒追過來。

「堂姐好呀。」這時身後有人說話。

安倩回頭,看到了一位美婦人,「你是?」

「我叫安蓉,你不認識我很正常,我的父親是你堂叔。」安芷在遠處看到安倩過來,確認安倩沒帶著其他人後,她才走了過來。

「我知道你,你就是那個跟人私奔的外室女。」聽安蓉這麼說,安倩才知道安蓉的身份,「你找我來,是有什麼事嗎?」

她現在緊張得很,畢竟是偷偷出來見人,還是安蓉這麼個名聲臭了的。

安蓉看出安倩在緊張,她輕聲笑了下,不緊不慢地道,「堂姐怕什麼,我知道弱女子,又不能把你怎麼樣。我今天來,就是想告訴一些關於安芷的事。」

「什麼事,你直接說就好。」待的越久,安倩就越不安。

附近雖說人流比較少,但偶爾還是有乞丐經過,若是被安芷知道她偷偷來見安蓉,那後果她可不敢想象。

可她越急,安蓉就越拖。

安蓉就喜歡看人著急上火的模樣,這讓她感覺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會很有成就感。

安倩被她磨得手心出了汗,「你要再不說,我就走了。」

「行,我說。」安蓉笑道,「據我所知,跟你一起來京都的還有一個妹妹,只不過那個妹妹因為安芷的狹隘而被送回你們老家了。安倩,你想想你在安府的日子,一定過得很不快樂吧?」

安倩看著安蓉,沒有回答是不是,她在等安蓉繼續說。

「你想報復安芷嗎?」安蓉朝安倩走近,「安芷不守女德,經常女扮男裝出門,出入春風樓等地和男子私會不說,她私通的對象還是曾今未婚夫的叔叔。你說這個消息勁不勁爆呀?」

安倩聽呆了,一時間腦迴路還沒轉過來。

安蓉很滿意她的這個表情,「你只要把這個消息往外頭一傳,安芷的名聲可就毀了,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合作,她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
想到安芷也名聲盡毀,甚至要為了安家的名聲而自殺,安蓉就很興奮。她現在恨不得把安芷給生吞活剝了,就等著安倩上她的鉤兒。

這個消息,確實很讓安倩震驚。

可安倩不是個蠢的,她看著安蓉,定神道,「那你怎麼不自己去傳,是想拿我當棋子嗎?」

「我現在被人盯著,也認識不了人,我傳不了。」安蓉解釋。

「你真當我傻?」安倩笑了,「你要是真傳不了,又怎麼可能給我傳紙條。安蓉,我不是那些蠢男人,會被你的美色那些迷惑。你想利用我,然後把安芷的憤怒轉移到我身上,真是想得美。」

「你別急啊。」安蓉往後退了兩步,她就知道安倩沒那麼好騙,她隨手摘下一根柳枝,笑道,「我自然是不可能只有這一個籌碼來找你,聽聞你哥哥正在學院讀書,準備明年的科舉。但科舉不僅僅看學識,還要看人品,可你哥哥作為一個讀書人,卻時常出入賭坊,這樣的事若是讓學院知道,會被踢出學院吧。甚至到了科舉時,也會因此而落榜呢。」

「安蓉,你卑鄙!」安倩拳心擰緊。

他們一家所有的希望,都在她哥哥身上。

可是最近一段時間,她哥哥總是想著去賭坊翻本,讓他們日子好過一點,結果每次都血本無歸。

她沒想到,這個事竟然會被安蓉給知道。

被罵卑鄙,安蓉沒怒反而笑了。

這個事,是她去學院找袁北鳴兒子時發現的,當時她還沒想到這麼多,後來發現安倩和安芷的關係后,才特別關注了。

「對,我就是卑鄙,那你又能把我怎麼樣呢?」安蓉有恃無恐地笑道,「我告訴你,我這條船,你上也得上,不上也得上,由不得你了。」

她就是要借刀殺人,就是要讓安芷把注意力轉移到安倩身上,這樣她才好做後面的事。

這會,安倩的唇角忍不住地顫抖。

她若是答應安蓉,她就會被安芷給弄死,可若是不答應,安蓉就會毀了她哥哥的前程。

她好恨,就不該好奇來這一趟。

對於安倩來說,這就是個死局。

倒不是她把哥哥看得比她自己更重要,而是她父母把哥哥看得比她更重要,若是父母知道哥哥出事,肯定會把責任怪到她身上。並且袁家那會和她結親,也有些哥哥年少中舉的心思在,若是哥哥被舉報踢出書院,發生那麼丟人的事,袁家就有機會來退婚了。

可如果她得罪安芷,別說被退婚了,安芷能讓她直接死。

安倩慢慢蹲了下來,哭道,「我和你無冤無仇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」

「因為我覺得你可以利用啊。」安蓉笑說。

她對人做事,可不分恩怨情仇,而是有沒有用。

在她眼中,安倩就是個有點心思,卻沒什麼用的草包。

安倩聽到這話,心底的怨恨被徹底攪了起來。她會有現在的困擾,都是因為安蓉這個無恥的人。

她站了起來,擦了眼淚,「這種事情,你容我想想吧,反正你有我哥哥的把柄,我們又不會離開京都,跑不了。」

「行,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。」安蓉不想等太久。對於報仇,她已經等了太久,現在是刻不容緩。

安倩舉起兩根手指,「兩天,就兩天。兩天之後還在這裡見,到時候我等你。」

「不行行,我說一天就一天,明天這個時候,同一時間,還在這裡,我若是沒見到你,那你哥哥可就死定了。」安蓉拍拍手,「到時候等你喲。」

說完,安蓉就轉身走了。

安倩看著安蓉得意地背影,恨不得這會就把安蓉給推到水裡面,但她不能這麼做。安蓉會借刀殺人,她也會。

安倩看了眼不遠處的土地廟,那裡頭有許多吃不飽穿不暖的男人,為了點前可是什麼都願意做,而且這裡偏僻。既然安蓉一心找死,那她又何必手下留情呢。

這麼一想,安倩便朝土地廟走去。

等安芷知道兩人會面的消息時,已經是傍晚了。

這會兒安芷已經用過晚飯,她坐在廊下,看著翠絲和春蘭玩花繩,等冰露進來說有消息了,她才進屋。

冰露先點亮了屋子裡的兩盞蠟燭,再回話,「派出去跟著安倩的人回來說,果然看到安倩去找安蓉了。」

「那他們說了什麼,聽到了嗎?」安芷比較關心的是這個,她早就知道安倩不會老實回家。

冰露點頭,把安蓉和安倩的對話和主子說了一遍,「小姐,您說安倩會答應嗎?」

要是安倩真去傳這話,並且成功傳出去的話,那安芷的名聲確實會被毀了。

安芷坐上軟榻,她看了眼屋外越發黑的天,「她不會傳的,安倩這人,自私自利,所有的人所有的事,都不如她自己重要。她知道如果去傳這個消息,就會被我弄死。她怕死得很。」

從今天安倩來給她告狀的事上,她就能看出安倩怕她得很。

「那她真的就看著安蓉去揭穿她哥哥?」冰露想不通。

「那也不會,他們不是約了明天見面嗎,那你就等著看吧,安倩會在明天弄死安蓉的。」想到這個,安芷笑了起來。

在她印象里,安蓉從來都不是個特別聰明的人,一點小手段對付裴鈺那種單純的蠢貨才有用,可到了袁北鳴身上就沒用了。更別說是宅斗小能手安倩了。

冰露聽到這話,她也露出滿意地笑容,「活該,她這種人,就不該活在世上。」

是啊,安芷也覺得安蓉不配活著,但她就是要安蓉帶著仇恨,卻又無可奈何地活著。

安蓉越生氣難過,她才能越爽。

不管是上輩子,還是這一回,她與安蓉的存在,就是不死不休,不可能存在一笑泯恩仇的瀟洒。

「你去給袁夫人傳個消息,就說安蓉明天會在城東的土地廟倒霉,讓她把握好時間,在安蓉剛倒霉完,就讓袁北鳴出現在那一塊。我倒要看看,袁北鳴還會要安蓉嗎!」安芷一直懷疑袁北鳴看上安蓉是別有目的,而那個別有目的,很可能就和袁北鳴背後的主子有關。

若是明兒袁北鳴把安蓉救走,那她就能確定是袁北鳴背後的人在利用安蓉,那說明背後的人與她有關係。

這一串串的局,一個個勢力都盯著,她想黃雀在後,真得費不少心力。

冰露應了一聲是,「對了小姐,我們查到安蓉是怎麼出來的,她是買通了院子里的下人,然後鑽狗洞出來的。」

「她是真放得下身段。」有些方面,安芷是真挺佩服安蓉,畢竟她是絕對做不到去做舞女,然後為了害人鑽狗洞的事。

冰露哼了一聲,「她就是不要臉。」

這倒是真的,徐氏就不要臉,所以她養出來的女兒更不要臉。

「去吧,趁現在天剛黑,快點把消息傳給袁夫人,她也好早安排。」安芷目光放遠,看到外頭已經黑了,若是再遲,就要宵禁了。

「奴婢知道,這就去找人。」冰露匆匆出了屋子,她一心期待看安蓉倒霉,所以走得格外快。

安芷卻是比較平靜,還沒發生的事,她不想給太多期待,不然萬一失敗了,那失望會更大。

不過就明兒的事,安蓉會不會準時去見安芯,那不一定,但她一定會去。

就看袁夫人那的本事了。

這一晚,安芷如往常一樣睡覺,等次日醒來后,為了方便去看熱鬧,她做了男裝打扮。

那麼精彩的事,她可不能錯過。

她從後門上了馬車,只帶了福生跟冰露。

結果馬車還沒走兩步,就被攔了下來,她就聽到了裴闕的聲音。

然後裴闕就自己上了馬車。

「去看熱鬧,怎麼不帶我一個?」裴闕自來熟地坐在安芷對面。

安芷:……你這不都自己來了,說不說有差嗎!

不對,裴闕怎麼知道她今天要出門?

她可沒有提前跟福生說,裴闕不應該來得這麼快啊。

安芷上下打量了裴闕幾眼,「昨兒的事,你也知道?」

「當然,有人要害你,還要毀我名聲,我當然知道了。」裴闕往後一靠,笑眯眯地看著安芷,「怎麼說,我也是個未婚兒郎,不能讓未來妻子誤會了啊。」

「你不是想娶……」安芷本想說裴闕不是想娶她嗎,所以傳的和她的流言有什麼關係,但說到一半,看到裴闕眼中的壞笑,便知道自己又被裴闕戲耍了,立即住嘴,側過身子,生氣不去看裴闕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32章 黃雀

15.31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