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跑了

第134章 跑了

安蓉的身體在控制不住地顫抖,她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,想發聲,嘴角卻發不出來。

至於那兩個乞丐,已經被袁北鳴的人給捆住,嘴也被堵上了。

安蓉不停地搖頭,想為自己爭辯兩句,可袁北鳴卻一點鬆手的意思都沒有。

畢竟是自己睡過的女人,想到安蓉被兩個髒兮兮的乞丐給碰過,他現在就反胃,「我不是跟你說過,不讓你出門的嗎,你為什麼不聽話?」

安蓉的眼淚止不住地流,她這會兒是真的有點害怕了,在這之前,她真的沒有在袁北鳴的臉上看到過這麼可怖的表情。

在袁北鳴鬆開手后,她哭著想去拉袁北鳴的手,卻被他嫌棄的甩開,「北鳴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,我就是不想看安芷那個賤人好而已。真的,我是被人算計的,幫幫我好不好?」

「幫你?我還有什麼好幫你的。」袁北鳴冷笑,他已經站了起來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安蓉,「就你這樣的女人,已經不值得我再為你做什麼了,若不是看你還有點用,我這會一定連你和那兩個乞丐一起殺了。」

感受到袁北鳴眼中的殺意,安蓉下意識往後退一下,卻靠上了冰冷的水桶,她愣愣的看著袁北鳴,不敢置信地問,「你說什麼?你想殺我!」

她知道原本名跟她好是別有目的,但從袁北鳴的口中聽出想殺她,她是真的心涼了。

不管怎麼說,安蓉從沒想過會從袁北鳴的口中聽到這句話,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,他怎麼能殺她呢?

「你放心,我現在不會殺你。」袁北鳴哼了一聲,把目光放向別處,他已經不想再看到安蓉的樣子,沉聲道。「把衣服穿好,自己走出來,不然我就讓下人來背你。」

聽到袁北鳴嫌棄如此,安蓉愣了一下,轉而奔潰哈哈大笑起來,她指著袁北鳴,「怎麼你這會嫌我髒了?那兩個乞丐可沒碰光我的身子,但在此之前我可是跟裴鈺睡了很久,還懷了他的孩子,你怎麼不嫌棄呢?」

她目光猙獰的瞪著袁北明,扶著身後的木桶一點一點站了起來,「袁北鳴,我同你之間並沒有簽過任何的契書,你也沒給過我任何的名分,我們倆頂多算個姘頭而已,你現在要帶我去哪裡?去你那個落魄的小院里關著嗎?可我並不屬於你呢!」

當初安蓉心心念念想要進原家,可是袁北鳴就是不讓她進,袁北鳴把她從舞樓裡面帶出來的時候,她本就是自由身,所以不需要袁北鳴幫她贖身。

所以從本質上來講,安蓉和袁北鳴確實沒有任何關係,袁北鳴無權掌控她的生死。

可在袁北鳴這裡,他可沒把那些律法放在眼裡。

他冷冷勾唇,「沒有身份契書,現在造一份就好了。安蓉,說你聰明你又很聰明,知道趨炎附勢,可說你蠢,你又是真的蠢,能被人算計到現在這樣,腦子是真白長了。」

安蓉傻眼了,她剛才只是突然想到而已,現在聽袁北鳴這麼一說,她確實沒有了生路

若是被袁北鳴就這麼帶回去,那她一定會被袁北鳴嚴加看守,成為階下囚的日子,她還不如去跳舞。

可眼下,按袁北鳴的意思,是不會放她走的。

「袁北鳴,你的那個主子要你留著我,是為了以後對付安芷和白家吧?」安蓉跟在袁北鳴身邊幾個月,雖說不懂袁北鳴的主子是誰,但她還是多少能知道一點。

能利用她來對付的人,除了安芷,就是裴鈺了。

可裴鈺如今不知所終,袁北鳴又沒在她面前提過裴鈺,反而是經常談到安家,那她就能順理成章地想到這個。

袁北鳴看著安蓉,「你算是聰明了一次,可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呢。安蓉,從你上了我的床開始,你就註定逃不出這個局。」

「那可不一定!」安蓉撿起地上的匕首,這應該是剛才的兩個乞丐留下的,她對準自己的脖頸,「袁北鳴,你就是別人的一條狗,你怕你的主子,而你的主子要你留著我,你就絕對不能讓我死掉,不然你也不會有好日子過。」

看到袁北鳴的眼神微微變了,安蓉哈哈大笑,另一隻手把衣裳穿好。

「怎麼不說話了,是被我說中了吧。」安蓉這會才明白,她的命,就是袁北鳴的把柄,「你現在只要過來一步,我就讓你和你主子交不了差。」

「安蓉,你捨不得死的。」袁北鳴咬著牙說到。

他不信安蓉真能自殺。

但他這話剛說出口,安蓉手裡的匕首已經劃破了她的皮膚,有鮮紅的血珠從匕首滑落到地上。

刺痛的觸覺,讓安蓉更加清醒,她望著袁北鳴,「對,我是捨不得死,但比起被你囚禁到生不如死,我更願意去死。袁北鳴,你大可以試試,看我敢不敢死。只不過到時候,讓你發家致富的那位主子要是知道我死了,你會有什麼結局呢?」

她的話似乎戳中了袁北鳴的痛點,只見袁北鳴退後了幾步,她的匕首才移出來一些。

「安蓉,你這樣做,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。」袁北鳴分析道,「從這裡離開,你還能去哪裡,安家你回不去,裴鈺不要你了。你真覺得你從我這裡逃走後,我主子就不會派人再次抓回你嗎?」

「是,我是有可能逃不掉。」但那也比被袁北鳴現在就控制住的好。

在她聽到袁北鳴那句想殺她時,她就徹底對袁北鳴死心了。

不管能去哪裡,或者是要去哪裡。

安蓉都不想被袁北鳴關著。

而且她現在不信袁北鳴的話了,什麼甜言蜜語都是騙人的,也沒有什麼緩兵之計。只要她現在放下匕首,鐵定會被袁北鳴用武力帶回去。

「袁北鳴,你就說放不放我吧?」安蓉問。

在對面樓上的安芷,她看不到巷子里的場景。

她這會很好奇,「你說袁北鳴都進巷子那麼久了,怎麼還不出來呢?」

裴闕學安芷,也用手撐著腦袋看向對面,「這個待會你就知道了。」他有派人在巷子附近偷聽。

在他剛說完這話,就看到安蓉狼狽地從巷子里跑了出來。

這可驚呆了安芷。

她料想中的結局,應該是袁北鳴扛著活著的安蓉出來,或者袁家下人扛著安蓉的屍體出來。

沒想到安蓉能從袁北鳴手下逃脫,自己跑了。

「你說她現在跑了,能去找誰呢?」裴闕問她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34章 跑了

15.67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