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傲嬌

第136章 傲嬌

「你有必要把我叫來嗎?」賀荀看著地上被堵住嘴的安蓉,再看向面前的棋盤,他是真的一點下棋的心思都沒有。

「有必要。」裴闕落下一子,催道,「到你了。」

這裡不是別處,正是白日里裴闕和安芷待的別院,也是被袁北鳴重重包圍的地方。

屋子裡點著一盞微弱的燭光,地上的安蓉已經沒力氣喊叫了。

「裴……裴四爺!」賀荀差點喊出了裴闕的名字,「我是真想不明白,這明明就是安芷的事,你拉我進來沒用啊。」

賀荀現在在京都的紈絝里已經排得上號了,他好不容易才經營出的形象,若是待會袁北鳴來了,看到他和裴闕是一夥的,那他之前做的所有努力不就是前功盡棄了嗎。

裴闕看賀荀不落子,他自己用賀荀的白子對弈,平靜地問,「你真以為你能袖手旁觀嗎?又真以為所有人都覺得你是風流紈絝的外族世子爺嗎?」

「你什麼意思?」賀荀不解。

「哎。」裴闕也放下了手中的棋子,一個人下棋還是沒意思,「袁北鳴既然知道安芷去春風樓與我見面,那你呢?」

自然也是會被看到的。聽到裴闕的問題,賀荀瞬間僵住了。

他有好幾次是和安芷、裴闕一起見面,既然安芷和裴闕暴露了,那他肯定也暴露了。

袁北鳴之所以現在沒找上他,那是因為他對袁北鳴現在沒有威脅,並且在袁北鳴那,裴闕和安芷更重要。

這麼一想,賀荀后脊開始冒冷汗。

「這……也太可怕了。」賀荀把凳子往前拉了點,「那你想好怎麼解決了嗎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裴闕饒有興緻地看著賀荀,「如今我們在一條船上,世子總不可能事事都靠我和安芷吧?」

「我這不是沒你們聰明嘛。」賀荀訕訕笑下。

在能力上,他確實自認不如裴闕,對於安芷,他是為了拍裴闕的馬屁而帶上的。

「既然咱們知道袁北鳴會派人來,那咱們待會全部殺了就行。」賀荀道,「我帶來的那些人,可都是勇士,每個以一敵十都不在話下。只要你在外頭圍住袁北鳴,那他們才是那個鱉。」

賀荀相信,以裴闕的算計,肯定會在外圍再安排一部分人,甚至今晚這附近守夜的巡城軍都有可能是裴闕的人。

裴闕淺淺地哦了一聲,他確實做了這麼多的安排。

「不過我真的不明白,你都準備那麼多手了,幹嘛非得讓我過來陪你一起?」賀荀是真不想待在這裡。

如果是讓他出人出力,他都可以,但在這裡等著人來刺殺,想想就覺得這事太傻了。

「因為無聊。」裴闕轉身看向門的位置。

「什麼?」賀荀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,「你就因為無聊?」什麼人啊!

「噓」裴闕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小聲道,「來了。」

外頭的院子里,已經陸陸續續翻牆進來十幾個黑衣人。

他們看到屋子裡亮著的燭光,停住了腳步,互相看了一眼后,各自散開。

屋子裡的賀荀,緊張到手心出汗,他已經能看到窗紙外的人影。

就在賀荀看到門被輕輕推開一條縫隙時,只聽刷的一聲,一個黑衣人人趴著倒進了門,他的背上插了一支羽箭。

賀荀驚呼了一聲,地上的安蓉嚇得直接昏死過去。

而裴闕十分淡定地坐在凳子上,單手撐著腦袋,看著外頭試圖想闖進來的黑衣人一個個死去。

賀荀拔出劍,站在原地一直等著黑衣人衝進來,可到最後,全部黑衣人都倒下后,都沒有一個能衝進來。

「這……這就結束了?」賀荀問。

「當然沒。」裴闕答,「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。」

「我才不去。」賀荀又不傻,若是出去豈不是要當靶子,可他剛說完,就看到裴闕起身走了出去。

賀荀:……這是做什麼?

裴闕走到門口,地上的黑衣人已經被他的下屬給拖走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賀荀看到裴闕都到了院子里,想到跟在裴闕身邊才是最安全的,又快速跑了出去。

看到地上的黑衣人全死了,賀荀詫異,「全死了我們怎麼問話啊?」

「這裡都是一些小嘍嘍,問也問不出什麼來。」裴闕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樣。

今晚是新月,裴闕現在微弱的月光下,一身黑衣,像尊閻王矗在那裡,周身氣勢冰冷寒涼。

賀荀又問:「那你還有的人,是去抓袁北鳴了嗎?」

裴闕給了他個不然呢的眼神,然後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。

他看著門口的方向,心裡算著時間。

賀荀沒得到裴闕確切的答覆,總是不那麼安心,「裴四爺,你就跟我直說唄,我沒你那麼聰明。」

裴闕嘆了一口氣,「你就等著把,用不了多久,人就會被帶到了。」

與此同時的安芷。

她站在窗沿后,抬頭看著今晚的月亮。

想到今晚裴闕會被刺殺,就算知道裴闕很厲害,能有十足的把握,她都很難安眠。

畢竟不是親眼看到。

她不得不承認,這會的她,很害怕裴闕會出事。

冰露給主子拿來一件披風,「小姐,夜深了,露水重不說,還很涼,您還是早點睡吧。裴四爺不是說了嗎,明早就給您來消息。」

安芷把披風攏緊了一點,「冰露,我睡不著。」

她試著睡過了,可閉眼就會看到裴闕被刺傷的畫面。

冰露勸不動主子,只好陪著主子一起熬夜,「那奴婢去端碗紅茶薑湯來,入秋後天氣真的涼,您喝一杯暖暖胃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冰露便去準備了。

不過冰露回來之前,福生先從外頭進來,給安芷帶來了消息,「小姐,裴四爺讓我跟您說一聲,一切安好,已妥善處理。」

「他……他不是說明兒才來消息的嗎?」安芷愣愣問。

「裴四爺說您定會關心他到睡不著覺,就讓小的候著別睡,得了他的消息后再來跟您說。若是您歇下了,那就等明兒再跟您說。」福生輕聲說到。

安芷聽了面頰頓熱,「我只是今兒白日睡多了,才不是因為擔心他。你快去歇著吧,我也要睡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36章 傲嬌

15.7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