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嫁禍

第143章 嫁禍

安芷走進書房后,腳就踩在一本《編年通史》上。

地上還亂了許多書,她繞過那些書,把食盒放在書桌上,打開蓋子,裡頭的蓮子羹還冒著熱氣。

「女兒聽說父親今兒回來心情不好,剛好小廚房燉了點蓮子羹,父親先用一點吧。」安芷柔聲道。

安成鄴坐直身體,把碗拿到身邊,說了句你有心了,便吃了起來。

安芷坐在身後的四方雕花椅上,她看安成鄴吃得差不多了,才慢慢道:「父親今兒可是因為四皇子的事,而被皇上訓斥了?」

聽到女兒這麼問,安成鄴很明顯地愣了下,但轉念想到安芷聰慧過人,聽到外頭錦衣衛撤了的風聲,能猜到這事也算正常。

「確實是因為四皇子。」安成鄴放下湯匙,嘆氣道,「前幾天,八皇子搜羅了一些證據,彈劾了四皇子,說四皇子殺害了漕運使。當時的事中細節,我不清楚,只想著四皇子這次可能要倒大霉了。可誰也沒想到,皇上把四皇子留在仁政殿一晚上后,隔了一天,就把錦衣衛撤了。還把八皇子提供的那些證據轉向我們鎮府司,懷疑是我們當中某人捏造的證據,現如今錦衣衛不查四皇子,皇上也不追究八皇子,反而來查我們鎮府司了。」

安成鄴當了快二十年的官,他雖說一直很平庸,但今兒這麼明顯的事,他還是能看出來的。

「皇上這是擺明了,要拿鎮府司下手啊。」安成鄴眉頭緊鎖,以前和裴家還有關係時,他還能去求裴闕保他,可如今他連個靠山都沒有了。

而安芷現在想到的是,皇上這箭頭指的可不是鎮府司,而是裴闕,因為裴闕可是鎮府司的老大。

之前皇上就一直準備拿裴家下手,可是裴首輔來了個釜底抽薪,直接上了離任書。那皇上得了四皇子的提醒,乾脆把目光瞄向裴闕這個下任當家人,若是裴闕倒了,裴首輔一輩子的心血就去了大半,到時候裴家形同散沙,任憑皇上出擊。

若是裴闕不能證明此事和鎮府司無關,那麼不管最後牽連到誰,裴闕都會落得個辦事不力的下場,皇上就很有可能趁機革裴闕的職位,下大獄也是可以。

這就是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

皇上擺明了要治裴闕的罪,而不是管裴闕是否真的有罪。

「那父親之後,還要照常上職嗎?」安芷問。

「怎麼不要。」安成鄴最擔心的就是這個,「鎮府司若是停了,那這滿京都的人都別出門了。但就是因為這個,我才怕會被錦衣衛抓住做靶子啊。」

安成鄴平日幹活就是一般,偶爾還偷懶和同僚去吃吃酒,這些在平常都是無傷大雅的事,可若是被有心人抓到,都是能做文章的。

「如今鎮府司已然成了靶子,那父親得小心些才是。」安芷也怕安成鄴被誤傷,那他們整個安家可就完了,「我覺得皇上要對付的不是鎮府司,而是裴家。父親切記不要隨意發表觀點,身上多帶些銀錢,錦衣衛里有不少舅舅以前的下屬,給點好處,不至於為難您一個四品典錄。」

「希望最好是這樣吧。」安成鄴這麼說,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,因為誰都知道安家與裴家還是有來往。

他就怕,皇上把他抓壯丁了,那真是有苦也說不出。

安芷從安成鄴書房出來,面色陰鬱。

她剛才知道的,裴闕肯定也知道了。

讓她比較不安的事,到這會她還是不懂四皇子在仁政殿和皇上說了什麼,也不懂皇上打算如何嫁禍給鎮府司。

這一系列的問題,讓她感到了焦慮,又不知道裴闕眼下有沒有對策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43章 嫁禍

16.5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