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安旭

第149章 安旭

安芷拿出枕頭底下的匕首,直覺告訴她,這次來的不是裴闕。

在聽到極輕的落地聲后,她更加確認了,來的一定不是裴闕。

「是誰?」安芷慢慢挪到了門邊,正打算衝出去喊人時,她聽到了熟悉的聲音。

「妹妹,是我。」安旭從屏風後走了出來。

他一身黑衣,鬍子邋遢,與兩年前比,五官更立體了一些,也更黑了。

看到站在眼前的哥哥,安芷眼眶立即紅了,這麼些時間的委屈,都在這一會化做淚水涌了出來。

「別……別哭啊。」安旭慌了,「是不是哥嚇到你了?」

他摸著鬍子,低頭看了眼自己穿得衣服,確實不大好看。

安芷抬手擦了眼淚,搖了搖頭,低低地道,「你怎麼才回來呀。」

兩年多的時間,就連舅舅都有回來過一次,可哥哥卻是第一次回來。

她是日日夜夜都在想哥哥,如今看到哥哥了,又怎麼忍得住淚水。在哥哥面前,她總是更容易柔軟一些。

安旭最怕妹妹哭了,想上前哄下妹妹,又發覺妹妹變成大姑娘了,那麼久沒見,他抬起來的手,最後無力地放下。

室內安靜了一會後,安芷情緒穩定了,她把哥哥帶到裡屋。

她知道這大半夜裡,哥哥要爬窗進來,肯定是有什麼要事。

「我派去莊子里的人,你沒遇到嗎?」安芷問。

「我沒去莊子。」安旭道,讓妹妹去接人,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。

「那哥哥這次提前回來,是不是京都里有什麼大事要發生?還是西北出問題了?」安芷又問。

哥哥作為前鋒,本該在西北坐鎮,結果現在偷偷回京都,不管怎麼想,都讓安芷很不安。

「西北暫時沒事,是舅舅查到四皇子與西域暗中勾結,讓我回來揭發四皇子。」還有些事,安旭不方便和妹妹說。

「揭發四皇子?」安芷突然覺得有點奇怪。

怎麼所有人的箭頭,都在這會指向四皇子?

「嗯啊。」安旭點頭道,「不過舅舅讓我伺機行動,先觀察幾日再說,我今兒個來,就是想和你說一聲,離四皇子府上遠一些,用不了太久,他就會倒霉了。」

在外頭打戰時,安旭最擔心的就是家裡的妹妹,這是他在世上唯一牽挂的人,也是他答應了母親的,這輩子要竭盡全力護著妹妹,不讓妹妹受到別人的傷害。

但……他還是讓妹妹受傷了。

「舅舅早年欠了裴家人情,所以不得不接受裴鈺那傢伙。」安旭咬牙道,「但你放心,我在的時候,他都沒好日子過。」

其實從安蓉死後,安芷對於裴鈺的仇恨已經減少許多,只要不在她眼皮底下晃悠,那她就不會想起有那麼一個人。

「裴鈺現在,已經和我沒有關係了。」安芷微笑道,「他是死是活,我都不會在意。不過哥哥,之前我不是托你找人嗎,那人其實不是我找的,是惠平郡主托我找的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安旭目光微閃,「下回惠平郡主再來找你,你就直說西北軍沒有她要的人。」

「是真沒有嗎?」安芷總覺得哥哥有事瞞著她,可轉念想了下,哥哥與她之間,並不需要瞞這件事,又自己接了自己的話,「行,我會和惠平郡主這麼說的。不過哥哥,你這次回來得那麼小心,你住哪?」

她這裡肯定是藏不住的,白日里丫鬟來來往往,沒有地方是可以讓哥哥躲的。

「這個你不用擔心,我早就想好了。」安旭道,「別人都以為我這會在西北,所以我乾脆就藏在我自己的院子里,只晚上去睡一覺,悄莫聲息的,沒有人會注意到我。」

若是去外頭,指不定會被人認出他。

西北鎮守邊疆的將士貿然回來,若無正經理由,被人發現,是可以去告御狀的。

安芷聽哥哥打算藏家裡,她慢慢送了一口氣,「這樣也好,你那院子我一直有讓人打掃,平日里沒什麼人會去。」

安旭嗯了一聲,轉頭看了妹妹一眼,心裡頗愧疚,「妹妹,這兩年多以來,你還好嗎?」

這個問題,從他進來起,便想問了,只是……一開始說不出口。

好不好呢?

安芷也問了一遍自己。

她是收拾了徐氏和安蓉,卻也受了不少委屈,家裡來了位新太太,卻與她面和心不和,兩位姨娘倒是談得來,可更多的時候,她還是一個人坐在屋檐的長廊下。對外還要被一群人算計,若不是裴闕幫扶著,她這會早就剃頭做姑子去了。

算起來,是不太好的。

可當她瞥到哥哥手背上比毛毛蟲還粗的傷口時,便又覺得不是那麼難了。

「我在家都好,不如哥哥艱辛。」她到底不用在刀尖上舔血,更不用日夜行軍時刻擔心腦袋會掉了。

安旭聽到妹妹抽泣一聲,心都碎了。

這麼些年來,妹妹都是報喜不報憂,連裴鈺退婚的事,他都是從姑母那才得知的。

那會如果他在京都里,一定提著馬蹄刀,衝到裴家把裴鈺給剁了。他妹妹多好的一個人,竟然要受如此大辱。

「你放心,哥哥回來了。」安旭保證道,「這往後哥哥一定努力加官進爵,憑誰都別想算計了咱們。到時候你想與誰成婚,哥哥就去幫你把人擄來,讓他做上門女婿。」

聽到這話,安芷忍不住抿唇笑了。

從小時候起,父親就說哥哥脾性虎,不如她這個妹妹細緻,到了眼下,哥哥本性倒還是如此。

安旭見妹妹笑了,他也跟著笑,「我說真的,只要你喜歡,哥一定幫你搶回來。舅母說了,等她回了京都,立馬幫你張羅,這滿京都里的才俊,總有一個能合你的眼。」

「你們這是多怕我嫁不出去。」安芷想到她那個舅母,英姿颯爽,是她特佩服的人,「我現在還不想嫁人,哥你還是先想想你自己吧,你可比我大。」

「我還早著呢。」對於自己的婚事,安旭是一點念頭都沒有,「保家衛國,加官進爵,這才是我現在要做的。男兒志在四方,不能那麼早就被拘束住。好了,我不和你說了,夜深了,你快點休息吧。」

「嗯,你也是。」安芷其實想和哥哥多說一會話,但想到哥哥旅途勞累,便沒再留人。

安旭還是從窗戶走的。

等安旭走後,安芷精神得很。

不過想到哥哥這幾天都有可能是這樣來找她,她得和裴闕說一聲,不然若是他們兩個在屋子裡遇到了,那可真是天雷炸地火,哥哥非得和裴闕打到天昏地暗才是。

躺到床上后,安芷想到了今天的疑問。

按理來說,眼下針對四皇子的人多是挺正常,只不過這全部人都針對四皇子,就有點讓人奇怪。

如今在奪嫡的幾位皇子中,雖說四皇子最受皇上青睞,可其他幾位皇子並不是沒有希望。

怎麼說仇恨值也該雨露均沾下,可偏偏現實是沒有。

這是四皇子太招人恨了,還是說有人在暗中操作大家一起攻擊四皇子?

安芷無從得知。

她在思索中,慢慢進入夢鄉。

夢裡有哥哥,有母親,還有……裴闕。

次日等她醒來的時候,天已經大亮。

冰露進來的時候,如往常一樣捧著熱水,「小姐,今兒一早喜兒過來了,問馬上就到姑太太的生辰,雖說眼下是國喪期間不好大肆聚會送禮,但太太說該送的禮物還是要送的,只是太太有點拿捏不好分寸,想讓你過去參考下。」

安芷看了眼外頭的天色,她是起得比往日遲了一點,卻也不算太遲。

「喜兒下回再那麼早過來,你們拉她去小廚房吃點東西。」安芷道。

冰露是跟著主子一起長大的,前太太在的時候,主子學什麼,她都在旁聽,所以很多事兒和主子都有默契。

「今兒我喊了,只不過喜兒說太太那還等著她回去伺候,不敢多停留,我就拿了塊剛蒸好的糖糕給她,讓她路上吃。」冰露笑著替主子擺碗筷。

安芷拿起筷子,看了眼桌上的早飯,夾了塊紅豆薏米粉,「太太院子里那麼多人,倒是什麼都指使喜兒一個人干,太太這般蹉跎下人,日後可是要失了人心的。」

在很小的時候,母親就有和安芷說過,下人也是人,對身邊親近的下人,得以理服人,以和用人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

如今太太已經提防起喜兒,這戒備心一旦起來了,那日後就再也消除不了。

「其實奴婢覺得,太太真的是多慮了。」冰露同樣是丫鬟,對喜兒更多同情些,「咱們老爺對漂亮姑娘都好,對喜兒不過是一時的興趣,太太防著不讓喜兒懷孩子可以,但如此蹉跎,實在是沒必要。畢竟喜兒的賣身契都在太太手中,若是喜兒有個輕舉妄動,太太隨便把人打發都是可以的。身邊難得有個得力的人,這又是何必呢。」

「大抵是心裡有些不平吧,她剛嫁過來沒多久,又是少女懷春的年紀,卻不得不給相公房裡塞人,還得看著他們在眼皮子底下恩愛,心裡吃味吧。」要安芷說,既然要吃醋,當初就該直接從外頭買一個進來,就不該貼上自己的丫鬟,外頭來的沒感情,隨意打發都可以,現在卻是變扭得很。

冰露沒有懷春過,但聽得多,心中大概也有些明白,「那小姐要不要給太太提個醒?」

「我才不要。」安芷早上吃得少,她放下筷子,結果冰露遞過來的乾淨帕子,擦了擦嘴,「這人啊,要自己吃了虧,才知道哪裡做錯了,如今太太緊繃著,我可不去當壞人。」

她與孟潔之間,沒什麼感情,純粹是面子功夫,所以孟潔以後好與壞,只要不牽扯到安家,她都不會輕易出手。

放下帕子后,安芷站了起來,「走吧,去正院看看。」

今兒個走在家裡的長廊中,安芷心情特別不一樣,因為哥哥回來了,這府里到處,都有她和哥哥的回憶。

等到了正院時,她還沒進屋,就看到喜兒在外頭站著。

冰露走了過去,小聲問,「喜兒姐姐,你怎麼在外頭站著呢?」

眼下雖說不是寒冬臘月,可離冬天沒多少天了,而且太太急急讓人回來,又不讓人進屋伺候,光是在門口這麼一站,就夠喜兒在正院所有人面前丟臉。

喜兒勉強露出一個笑容,搖了搖頭,沒回答冰露的話,掀起帘子道,「太太,小姐來了。」

冰露幫忙舉著帘子。

安芷剛進門,迎面就撲來一股熱氣,看到屋子裡有炭火盆,眉頭為不可憐地擰了下。

這才十月中的日子,孟潔就要燒炭火盆,這身體是有多差。

「請太太安。」安芷行禮。

孟潔躺在軟榻上,這段時間雖然是安芷管家,但有些事孟潔還是會插上一手。

「快坐吧。」孟潔笑了下,她臉頰微腫,身影也發胖了些,「我昨晚想著姑太太的生辰,早上便醒得早了點,沒有吵到你吧?」

安芷搖了搖頭,「喜兒到的時候,我還沒起呢,虧得太太操心了,那麼早的時辰,我是沒您那麼勤快的。」

這是她最大的敲打了,不過依孟潔的性子,估計是聽不進去的。

孟潔面色微微頓了下,轉而笑著讓身邊的丫鬟把她選好的禮物給拿出來,「我想了想,眼下這個時候,送太貴重了不太好,可姑太太是侯府的太太,太單薄了也不好。所以我選了山參、珍珠項鏈,還有阿膠,你看看送哪些過去合適,或者你有其他想法也可以?」

安芷瞄了眼孟潔選的禮物,都比較一般,她柔聲笑道,「姑母在侯府向來低調,這串珍珠項鏈有些過於大顆了,我那裡有一對珍珠手鏈,顆顆都是極好的成色,再加上太太的阿膠,就很夠了。」

「還是你想得周到。」孟潔說話時,把身上的毯子往身上拉了點,「這天啊,是一天冷一天了,前兒個我嬸嬸來看了我一趟,說想給我叔叔寄點日用去,你覺得可以嗎?」

孟二爺是罪臣,如今時局又亂,若是往常送點東西去沒什麼,孟家眼下是怕被人抓住話柄,再做話題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49章 安旭

17.19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