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芷兒

第156章 芷兒

不做他想,安芷立馬把人往衣櫃里塞,結果裴闕太大隻,衣櫃根本塞不進去,她又只好把人推進床後面。

「別說話!」安芷小聲警告。

她話音剛落,便聽到哥哥落地的聲音,忙出去迎接。

「我方才敲窗戶,你沒聽到嗎?」安旭不是裴闕,不會自己進來,若不是迫不得已,他連爬窗這種事都不會做。

安芷揉了下眉心,「我方才打盹了,哥哥你昨晚去哪了,我好擔心你的?」

安旭不敢說實話,他選了最近的凳子坐下,「我昨晚睡著了,也不好每天都過來打擾你,今兒四皇子死了的事,你知道了吧?」

安芷嗯了一聲,把冰露準備好的糕點端給哥哥吃,「早上就知道了,為了這事,聽說皇上都暈厥了,外頭全部戒嚴,城門都關了。」

看這架勢,皇上是要徹查了。

「這段時間,你小心些,在事情沒能水落石出前,就別出門了。」安旭謹慎交代,「還有父親那裡,你多盯著點,他一直都不靠譜,別在這個時候想不開去攀龍附鳳,不然到時候咱家都得跟著掉腦袋。」

「我省得的,哥哥你也是。」安芷想到哥哥原本打算刺殺四皇子,心裡就突突的。

他們兄妹兩太多年沒見,親切感雖然還在,但到底還是有些生疏,兩人都停下不說話后,氣氛便會有些微妙。

過了會,終是安芷忍不住再開口,「舅舅曾寫信讓我送藥材,是不是因為四皇子在其中摻和?」

「是這樣。」安旭道,「你還是那麼聰明,一下就能聯想到,連舅舅都說,若你是男兒身,這日後的前途肯定比我要好。」

對於自家妹妹,安旭是怎麼看著都好。

但美中不足的,還是婚事上,安旭不由又想到了裴鈺。

「芷兒,裴鈺的事已經過去了,我知道你一直傾心裴鈺,但是裴鈺不值得你的真心。」安旭認真道。

在床後面的裴闕,認同地點頭,裴鈺年輕氣盛,辦事太傲,不是良人。

「哥哥放心吧,我早就放下裴鈺了。」安芷道。

「放下就好。」安旭對於這個答案,有點半信半疑,「還有裴家那,你以後也少來往一些,雖說裴鈺母親與母親要好,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。如今咱們兩家,已沒了婚姻關係,日後若是再頻繁來往,別人會說我們巴結裴家,說你忘不了裴鈺,對你名聲不好。還是離裴家遠一點的好,逢年過節送個禮,別讓人說我們沒禮數就行。」

以前的安旭,就不是不諳世事的少年,家中父親不靠譜,且縱容妾侍,這在他記事起就知道的事,所以對於深閨內宅里的事,他也是知曉的。

「對了,還有那個裴闕。」安旭突然想到,「他可不是什麼好人,記仇得很,十幾歲的時候,我不過是弄壞了他的一根穗子,就追著我打了一個月。現在我聽說,他辦事手段狠戾,是京都里出了名的脾氣差,這種人離得越遠越好,千萬別和他有交集。」

經歷過昨晚的是,安旭算懂一點裴闕的底細,圈養了那麼多暗衛,且消息如此靈通,說明裴闕這人特別不簡單。

安旭就希望妹妹能開心一生,千萬別像他母親一樣嫁了個不愛自己的人,苦了一輩子。

反正他會竭盡全力護著妹妹,妹妹就是他現在,唯一記掛的人。

安芷聽到哥哥這話,眼神下意識想往床那裡看。

她這會心裡特害怕,怕裴闕受不了哥哥說的,怒而出來反駁,那兩人肯定得打起來,她也就完了。

「芷兒?」安旭看妹妹不說話,低聲喚了一句。

「啊?」安芷回神,「我知道了,我會和裴家保持距離的,哥哥你就別擔心我了。我在府上不愁吃穿,也不用上戰場打戰,你還是多注意下你自己吧,我給你做了兩套護膝,還有鞋子、襪子、馬甲,全都是加了絨,都放在你屋子的衣櫃里收著,你自己拿出來穿就行。」

「行,我待會回去就帶走。」安旭笑。

「帶走?你要走了?」安芷敏感捕捉到重點。

安旭嗯了一聲,「這次回來,我還帶著其他的人,那麼多人不可能都藏在安府,我已另外找了藏身的地方,為了安全起見,這段時間我們先不聯繫。」

不聯繫妹妹,安旭是為了妹妹的安全著想。眼下京都里各處都是眼線,常在河邊走,總有要濕鞋的時候,所以還不如不聯繫,這樣別人就抓不到他們的把柄了。

安芷知道哥哥是為了他們好,但好不容易才見到哥哥,她到底還是有些不捨得,「那你記得護好自己,我就你一個哥哥了,沒別人了。若是有事,千萬要告訴我。我現在有了些私產,不再是以前會哭鼻子的小姑娘了。」

安旭笑,「說著不哭,現在鼻子怎麼紅了?」

安芷揉了下鼻子,她只有在哥哥面前,才能如此輕鬆地放下戒備,「我反正沒哭。」

「行行行,你沒哭。」安旭寵溺地哄著,「外頭天色不早,我先走了,這次一別,要等到舅舅回來再見了。芷兒,切記哥哥的話,保重。」

安芷越聽哥哥說保重,她眼眶就越發酸,但為了不讓哥哥擔心,她還是強忍住淚水。

等哥哥走後,她才掏出帕子拭淚。

銀黃的燭光下,安芷一點一點擦去眼角的淚花,裴闕從床後面出來時,看到的便是這麼個畫面。

本來裴闕有怒火要發,看到安芷哭了,什麼怒氣都沒了,只剩下心疼,還有些手足無措。

安芷擦完眼淚,才發現對面站著裴闕,忙側過身子把帕子收好,「你再等一會兒,等我哥哥走遠了,你再走。」

「好。」裴闕愣愣地看著安芷點頭道。

他是個二十二歲的正常男人,以往只是正常說話,心裡都難免迤邐,更別提美人在眼前落淚。

裴闕聽到外頭有鳥叫聲,從發愣中抽神出來,不敢再看,忙移開了眼睛。

過了會,他想到安芷和安旭說的那些話,有些不自信地問:「你方才,與安旭說的那些,是真是假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6章 芷兒

18.0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