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打賭

第15章 打賭

得了主子的吩咐,冰露次日就找到了裴鈺。

其實昨晚裴鈺就躲在安家,只是還沒等他找到安蓉,安芷就先帶人衝到安芷的院子,他只好躲在水塘里。

三月的天還是冷的,安芷到柴房時,裴鈺正抱着被子打噴嚏。

「冰露,把薑湯拿來。」安芷坐在丫鬟拿來的凳子上,看到裴鈺落魄的樣子,心裏是真高興,面上自然也是笑得歡,一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,「怎麼不喝,怕我下毒?」

裴鈺身子沒動,眼珠轉了下,「安芷,你就是個毒婦,你抓我來想幹嘛?」

「喲,你真真是傷我心。」安芷記得上輩子裴鈺也罵她毒婦,那時候她一心為自己辯解,可當時的她不知道,就算解釋再多裴鈺都是不會信的,因為裴鈺已經認定了她是毒婦,「冰露,裴鈺不喝,你們就灌下去。」

人都抓到了,總不能讓他死了,不然她可就要被裴家恨死了。

冰露帶着兩個小廝,把薑湯灌進裴鈺的嘴裏,為了防止裴鈺吐出來,冰露特意抬着裴鈺的下巴好一會兒。

等小廝們走後,安芷才道:「既然還沒毒死,那就聽聽我說的話。裴鈺,我是真的想把你丟到水塘淹死,但仔細想來,這樣太便宜你了,所以我們打個賭吧?」

「賭什麼?」裴鈺問。

「我放你和安蓉走,還會安排你們兩個離開京都,給你們一個做比翼鳥的機會。如果安蓉願意跟你歸隱山林,那我就不再來找你麻煩,如果安蓉到時候嫌棄你窮困潦倒拋棄了你,那你就要給我做十年的奴隸。裴鈺,你敢和我賭安蓉的真心嗎?」安芷微微笑着看向裴鈺,莞爾笑着,「她現在可是懷着你的骨肉,如果你不要她,她和她的孩子都得死。」

上輩子她被裴鈺囚虐十年,她要裴鈺也還她十年!

「我要!」裴鈺大喊一聲,遲疑地看着安芷,「可你為什麼要幫我?」

「我沒有在幫你,我是在和你打賭,這口氣,我是真的咽不下去。所以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看到的。」安芷站了起來,「既然你要她,今天就好好休息吧,明天晚上我讓你們走。」

從柴房出來后,冰露不甘心問,「小姐,要是他們真的雙宿雙飛,那豈不是遂了他們心意?」

「那要如此,我就認命了。」安芷目光拉遠,若是裴鈺和安蓉真能情比金堅,那她沒話好說。

冰露:「可如此,裴四爺那,您該怎麼交代?」

「就說沒找到,他難不成還能吃了我。」安芷就不信裴闕沒證據敢來抓她。

~

裴家,裴闕院子。

「爺,您猜對了,安家大小姐,果真要讓大少爺私奔。咱們是不是該上門要人?」茗煙是裴闕身邊最信得過的小廝。

「不用。」裴闕躺在懶椅上,「你們只要跟着大少爺就行,必要的時候,還要幫他們私奔。」

「這是為何?」茗煙不解,「老爺子若是知道您暗中做這種事,可是要打斷您的腿。」

裴闕淡定道:「一看你就是沒在風月場混過的。這人在情場中,都是當局者迷,就是我們現在把裴鈺給綁回來,他還是會逃跑,而且還會因為這件事和家裏反目。但是如果我們讓他逃,以後安蓉再拋棄他,那他就是浴火重生的棟樑。」

茗煙一知半解地點頭。

裴闕嫌棄地瞥了眼茗煙,「當初我怎麼就找了你這麼個蠢的?」

「您是主子,您選人肯定有您的道理。」茗煙適時拍馬屁。

等茗煙走後,裴闕看了眼天色,見天已經微微黑了,那小丫頭糊弄他,總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~

安芷給裴鈺準備了五十兩銀子的銀票,還有衣裳,「拿上這些,我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勸安蓉跟你私奔。不過你要記得,你不能和安蓉說是我讓你們私奔,不然她肯定不會走。明早天不亮,你們就到東城門去,那裏有人接應你們。」

「安芷。」裴鈺拿起包袱,「若來日我逃出京都,我一定到佛祖前保佑你。」

「可別,我不信那些,要就拿銀票給我。」安芷催,「麻溜點走,省得你那個四叔陰魂不散又來找我麻煩。」

安芷現在最怕看到裴闕,特別是裴闕的一雙眼睛,就像鷹鷲一般,彷彿時刻都在盯着獵物。

看着裴鈺遠去的背影,安芷吩咐邊上的冰露,「記得讓人一路跟着裴鈺,等他們到了第一個落腳點,咱們再安排其他。」

冰露應了一聲是,語氣頗為不忿,「小姐放心吧,裴公子一心想和安蓉私奔,他不會注意到我們的。」

安芷滿意地點下頭,從柴房回去后,她洗漱完,聽到冰露說裴鈺已經到安蓉屋裏,打了個哈欠,也要睡下了。

讓冰露他們都出去后,安芷剛想上床睡覺,裴闕就從屏風後走了出來。

「啊。」安芷尖叫一聲,外頭冰露立馬問怎麼了,她看到裴闕對準脖頸劃了一下,只好說沒什麼,讓冰露先睡下,壓低嗓子問,「四叔,你怎麼在我這裏?」

三更半夜,一個成年男人出現在閨閣小姐的房間,安芷想想就害怕,若是待會裴闕想做什麼,她拼個玉石俱焚,也要讓裴闕死在這裏。

「我怎麼在這裏?」裴闕笑。「這該問問你啊。」

「四叔說笑了,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裏。」安芷步步後退,「四叔還是別再靠近了,你出現在這裏已經不好,若是離我太近,有損你的清譽。」

「無妨,我沒有清譽可言。」裴闕唇角的笑意更深了,看安芷嚇得臉色都白了,便不再往前,「我今兒來就是想問問你,明面上跟我說幫忙找人,背地裏卻攛掇裴鈺私奔,這是何等用意?」

安芷:……他怎麼知道?

「不用不承認,這世上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,我都能知道。」裴闕坐在軟塌上,室內微弱的燭光照在他的深邃的五官上,顯得魅惑極了。

安芷是心涼了半截,她原以為在自己家裏做事情,還是小心翼翼的那種,肯定不會被人知道,結果裴闕不僅知道,還上門問罪了,這讓她怎麼辦才好?

「怎麼不說話了?」裴闕饒有興緻問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安芷不懂說什麼好,裴闕實在是太可怕了,感覺這會她說什麼謊話都能被裴闕給看穿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章 打賭

1.75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