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變扭

第160章 變扭

可就算現在說了保大人,產房裏頭的事,還是太難說了,誰也不能完全保證能讓大人或者小孩平安。

屋子裏頭漸漸沒了喊聲,安芷卻更心慌了。

安成鄴原地轉了又轉,在這種時候,他想到更多有正妻的好處,不想再做鰥夫了,不然他就真的要別人說命硬,想再續弦幾乎不可能。

看到有丫鬟端著水盆出來,安芷忙上去問,「太太怎麼樣了?」

丫鬟眼角有淚痕,「已經使不上什麼力氣了,穩婆說能看到孩子的頭了,但太太就是用不了力氣。」

「那你跟太太說,讓她想想她才二十歲,還有她那六歲的弟弟和年邁的祖母,你幫我問問太太,這些她都放得下嗎?」安芷道。

從孟潔嫁到安家起,安芷就知道孟潔最重要的不是安家,而是孟潔自身的榮辱。

這都沒錯,不然一個二十歲的姑娘,誰願意嫁給沒出息的四品官員做續弦。

安芷從廊下走到院子,來來回回,心急如焚。

安成鄴也沒好到哪裏去,他已經念起了阿彌陀佛。

產房裏過了一會兒,安芷才再次聽到孟潔的嘶喊聲,在一聲響如巨雷的喊聲里,安芷聽到裏頭的人說生了。

她這才鬆口氣,由邊上的秋蘭扶著走到門口。

產婆出來報喜,「恭喜老爺,是位小姐。」

這會,安成鄴不管是兒子女兒了,只要人好就行,「我怎麼沒聽到小姐哭?」

產婆眼珠轉了轉,「哭了,但因為是早產兒,娘胎里長得又小了點,所以哭聲不大。」

說這話時,產婆面帶豫色,還有些話她不好說,但這會總歸是好的,她不好多說潑冷水的話,只是點到為止,讓主人家有個心理準備。

安成鄴這會興奮著,只點頭說那就好,沒想到產婆話里的更深意思。

安芷卻是明白的。

尋常人家就是足月的孩子,在五歲以前夭折的都多,更別說早產兒了。

她現在連這位四妹妹的哭聲都聽不到,可想而知身體有多弱。

「秋蘭,你把準備好的銀子拿來賞。」不管妹妹如何,該做的面子還是要做,「大夫那拿銀子多留他幾天,讓他幫忙看着四妹妹,還有太太那,這兩日按著大夫的意思給太太做點補品。」

她能做的,就只有這些了。

孟潔與她雖沒有好關係,還有許多缺點,但安芷需要日後有人能鎮住安家。

說白了,現在保全孟潔,對安芷而言,是需要的。

秋蘭說了是,聽到產婆說這會不好抱四妹妹出來,她又進不去,便把喜兒叫走。

回自己院子的路上,春蘭得了主子的吩咐,一直看着喜兒。

喜兒是心裏有鬼,她是正院的大丫鬟,本應在這個時候鎮在正院,可小姐卻說有事找她幫忙,就算再急的事情也不用急這一會。

所以喜兒是越走越腿軟。

等到了院子后,安芷便把喜兒叫到了屋子裏,還讓春蘭關了門。

「說說,太太摔倒,你怎麼不扶?」安芷坐在上首,其實緣由她能猜個大概,但還是需要親耳聽喜兒說一次。

喜兒沒能撐住,噗通就跪倒了,「奴婢沒......沒反應過來。」

「沒反應過來?」安芷可不信這話,「喜兒,我找了個借口把你帶過來的意思,你難道不明白嗎?」

她沒有直接壓着喜兒過來,就是還打算給喜兒活着的機會,不然只要有朝露那一番話,就夠喜兒吃板子,趕出府里了。

「小姐,奴婢錯了。」喜兒到底是心虛,本就是沒多大成算的人,也不是長久的預謀,只是那一會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個不扶的念頭,等她再反應過來時,太太已經摔在地上了,「奴婢真不是故意的,奴婢那會就是想到這段日子太苦了,等奴婢反應過來的時候,太太已經摔倒了。小姐,奴婢真沒存害太太的心,就是給奴婢十個膽子,也不敢啊,而且太太若是有個三長兩短,對奴婢沒好處的。」

「誒,你這話不對。」安芷慢慢道,「太太若是肚子裏沒了孩子,或者傷了身子,那太太肯定會給你抬姨娘,讓你生孩子。又或者太太命不好去了,你是不可能扶正,但父親多半不會再續弦,家裏兩個姨娘都老了,到時候你肯定能在府里如魚得水。這才是你那一會想的吧?」

安芷信喜兒沒有預謀,但是這種壞念頭,肯定是有過的。

這用人啊,就不能放有異心在身邊的。

喜兒被小姐說懵了,因為她當時有那麼想過。

自打太太懷孕后,看她是哪哪都不順眼。陪嫁到安家之前,她就知道自己很可能要做通房,但她沒想過往日關係不錯的主子,會在抬了她之後,又百般折磨。

所以怨恨肯定是有的。

而安芷會把喜兒叫過來說話,就是因為她能理解喜兒有怨恨,知道喜兒不是個真壞心的人,只能說孟潔會有今天的事,也是孟潔自己辦事不妥才造的孽。

看喜兒張嘴要解釋,安芷抬手示意她不用解釋,「你恨太太,我能理解,但你有了壞心,沒能護主,所以是不能留你的。我可以做主放你回家,但恩典什麼的,肯定是沒有的,你可願意?」

安芷這麼做,算是最大的理解了。

「別!小姐別送我回去!」喜兒慌了,連自稱都忘了,「我家沒一個好人啊,要是這會讓我回去,又是破了身子的,他們肯定把我賣進花樓里。小姐您是好人,求求您了,別讓我......不,別讓奴婢回家,就是到莊子裏吃苦幹活,奴婢都是願意的。」

聽此,安芷眉頭皺了起來。

她這會把喜兒叫來的事,孟潔不會不知道,若是把喜兒留在安府,日後保不齊孟潔會對喜兒下手。

「喜兒,你覺得這會你去莊子裏,府里的人會猜不到什麼事嗎?」安芷問,「又或者,你覺得太太是那麼大度的人,會讓你還在她眼皮子底下過活?」

從孟潔嫁進安府起,安芷就知道孟潔不是個有肚量的人,眼界淺不說,心胸也比較小,也正是因為這個,安芷才會和孟潔處不好。而且以孟潔的腦子,事後肯定能想到是怎麼回事,就算喜兒去了莊子,也不會有好日子過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0章 變扭

18.5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