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抄家

第161章 抄家

安芷不是善人,但也不是壞人,喜兒這事換成是她,那孟潔肚子里的孩子都別想生下來,更別提會有今天。

她會出手給喜兒一個機會,是不想讓孟潔來處理這事,到時候留下禍根給別人說道。

「求小姐給個法子,奴婢真的想不到其他的了。」喜兒不想回家,又不能去莊子,她一個破了身子的再嫁不到什麼好人,是真的無處可去。

這時外頭春蘭敲門,說是已經把喜兒的東西收拾好了。

「行了,既然你不想回家,那我就給你一條生路。」安芷道,「你的身契我會幫你從太太那要回來,先跟著秋蘭走吧,安府留不得你了。」

「小姐,您這是……」喜兒不懂小姐要送她去哪,有些慌了。

冰露過去把人扶起來,「喜兒姐姐你就放心吧,小姐不會害你的。」

把喜兒送走後,冰露一臉憂色地回來,「小姐,您這麼個送走喜兒,豈不是要和太太結怨?」

以前雖說安芷和孟潔就面子功夫,可好歹沒捅破,可這次安芷直接插手到正院的事,不就是要和孟潔對壘的意思。

安芷淺淺笑了下,「怨呢,肯定是會有一點的,但更多的,是感激。」

「奴婢不懂。」冰露不能理解。

「你看啊,太太這胎生的是女兒,那她肯定想再生一個兒子。」安芷端起茶盞,抿了一口,「可父親這幾個月和喜兒已經有了點感情,且太太生產完,樣貌也不如喜兒嬌艷。父親可不是什麼注重正妻的人,全靠漂不漂亮,合不合他的心意。所以太太就算一時沒想到喜兒沒扶她的事,那也想打壓喜兒。但只要太太一出手,勢必會引起父親的不悅。」

她頓了下,「太太想要再生兒子,就不能讓父親不悅,就算時候知道喜兒故意不扶她,這又怎麼說的清呢。所以到時候勢必會讓太太難做人,而喜兒也沒有好日子過。倒不如借我的手打發了喜兒,雖說太太沒能出氣,但也能鬆口氣緩一緩。」

這后宅院的女人,有多想生兒子,特別是正妻,那都是能不用猜的事。

若不是能預想到這麼多,安芷也不會做這麼個麻煩事。

還一個,她得借這個事讓孟潔學學怎麼用人,不然日後她走了,安府可沒得安寧。

「那太太這無事,小姐您就不怕老爺對您不滿意嗎?」冰露又問。

安芷哈哈笑了下,「你這話說的,父親又何時對我滿意過。行了,你別再操心了,去正院候著,等太太醒了,跟太太要了喜兒的身契,她還沒笨到家,會給你的。」

冰露道了聲好,但心裡還是突突地。

等冰露走後,安芷才悠長地嘆了口氣。

會有這麼多事,都怪她父親當初嫌棄成嫿是寡婦,不然以成嫿的性子,她哪裡用得著這麼累。

也是好笑,一個鰥夫,還好意思嫌棄寡婦。

這麼一想,她便有些好奇成嫿如今怎麼樣了,想來應該還在城外的莊子里,等國喪過了,再南下出嫁。

安芷定定地看著遠方,可視線被一層層擋住,最後落到眼裡的天空,也就不到十分之一。

她眼下,照舊太多不得已。

打了個哈欠,緊張忙活了一天,她累了。

第二天一早起來,安芷就聽冰露說,錦衣衛連夜抄了王家。

「工部侍郎王家嗎?」安芷問。

「嗯,說是王侍郎謀害四皇子,錦衣衛衝到王家的時候,王侍郎已經服毒自盡了。」冰露給主子梳頭,她不懂裡頭的實情,所以說起來唏噓得很,「小姐您說這事事不是有點奇怪,四皇子妃就是王家出來的,平日里王侍郎也一直支持四皇子,怎麼就會突然反水呢?」

安芷對著銅鏡點唇,聽到被抄的是王家,她心裡總歸是落下一塊大石頭,「人要想反水,那肯定不是一時半刻的念頭,四皇子和咱們沒關係,這事不用再猜了,你也約束好府中的下人們,讓她們管好自己的嘴。」

「奴婢省得的。」什麼該說,什麼不該說,冰露清楚。

安芷梳妝結束后,起身往廳里走,「前兒個我讓你備的兩匹馬,用它們去把思慧兄妹追回來吧,有了一家替罪羊,那李家總能好一點。」

「嗯好。」冰露點頭道。

王侍郎這人風評不好,眼下肯定是牆倒眾人推,安芷倒不用去推這個牆,只不過,她想到了裴闕等她的那句四哥。

到底是她自個兒去求的事,所以這聲四哥,她該喊。

在這一日里,除了王家那哭聲一片,其餘的人家或多或少都鬆了一口氣。

王家的這次抄家,登記、壓冊,鎮府司和錦衣衛一共花了兩天兩夜才結束,還有一些外放和在談的,需要等錦衣衛派人另外去抓。

就在大家以為四皇子的事過去了,能喘口氣的同時,皇上又讓錦衣衛查了威遠侯府等人家,查出不少貪污。

威遠侯是逃過給八皇子做替罪羊的事,卻因為貪污被削了爵位,官職也是一貶再貶,最後只留了威遠侯長子的職位在。

這場風暴來得急又快,所有人都還沒反應到時,皇上已經抄家結束,威遠侯府也換了匾額,改成李府。

就算有了替罪羊,皇上也還是想敲打下皇后。

不過這事在安芷看來,倒是一件好事,爵位沒了而已,以後兒孫有本事,總是能掙回來的,總比王侍郎掉了腦袋的好。

一連十天過去,外頭的氣氛才緩和一點。

這日安芷被她父親叫了過去。

從喜兒那事之後,安成鄴雖沒明著說什麼,卻也連著十日沒和安芷說話。

這是賭氣在呢。

安成鄴院子里伺候的福祿看到安芷,立馬對誰笑容,「小姐,老爺已經在書房裡候著了。」

「嗯,冰露你在門口等我。」安芷把手裡的毛氈遞給冰露,她自個兒掀開帘子進屋。

書房裡雖沒點炭火盆,卻暖融融的。

安成鄴坐在長塌上,一手拖著茶盞,不是特別情願地道:「你來了啊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她心裡可沒有什麼變扭,徑直走了過去,坐在安成鄴下首,「父親找我來,是想說說姑母的事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1章 抄家

18.61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