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開心

第163章 開心

安芷讓福生先去了附近的水雲間一趟,她不好就這麼去春風樓,在水雲間換了男裝,才出發去春風樓。

她和冰露剛下馬車,就看到門口候着的順子。

順子微笑着走過來,「我們爺已經在樓上候着您了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跟着順子上了三樓。

到了雅間門口,順子就不進去了,「爺已經在裏頭了,安小姐自個兒進去就行。」

他這話是說給冰露聽的,主子費心費力盼來這麼個機會,自然是不希望有別人在場。

冰露當然是識趣的,不過還是輕聲道了句,「小姐安心,奴婢就在門口候着。」

安芷倒是沒有什麼安心不安心的,裏頭的是裴闕,又不是其他人。

她推門進去了,只見一桌滿滿的菜肴點心,裴闕已經倒好酒,眸光帶笑地盯着她。

「裴四爺。」安芷輕聲喚了句,才慢慢坐在裴闕的對面,低着頭,看着酒杯里的清酒,不再開口說話。

裴闕放下筷子,問:「裴四爺?」就這?他都留了紙條了,還這麼喚他,是真把他當工具人了嗎?

安芷的心隨着裴闕的問話顫了下,咬着唇,到底是沒再堅持,舉起酒杯,低低道:「四……四哥,這次的事,多謝你替我姑母家周全,我敬你。」

裴闕聽着安芷蚊子大的音量,撓得他心痒痒,很想把人捏在懷裏揉,可他這會又要秉持着君子之風,不能把人嚇到。

他往後一靠,單手撐在欄桿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芷,「你難么小聲,若是別人知道,還當是我強迫你來着。」

「四哥!」安芷知道再害羞也沒用,是她自己去求的人,該喊的都要喊,便拔高了音量,卻不知道太大聲,外頭的冰露和順子聽到后,都不由往後退了點。

「倒也不用這麼大聲。」裴闕舉起酒杯,這聲四哥他很受用,一口悶下清酒,「這四哥就是比四爺好聽,要是以後你都能這麼喚我就好了。」

安芷也一口悶了杯中的酒,她的臉已經燙得不能再燙,「外頭人都知道我們兩家不怎麼來往,也知道我們……不是一個輩分,不能這麼喊。」

「那就私下喊。」裴闕就知道安芷會用這個做推遲,所以就等着她這句話,「說好了哈,私下就咱們倆的時候,你得喊我四哥。」

「不……不是。」安芷聽到這話,才知道被裴闕給繞進去了,小小聲嘟喃,「我沒同意啊。」

她又沒說好,怎麼就以後都要喊四哥了呢,太強買強賣了。

裴闕輕輕地哼了一聲,語裏帶着委屈,「我忙着應付皇上和錦衣衛,還要拼着危險幫人做事,差點兒腦袋就掉了,切,工具人。」

「什麼腦袋掉了?」安芷先抓到了這句話,再注意到最後的工具人三個字,急忙解釋,「我沒把你當工具人,我知道姑母的事不好辦,拖累你,是我對不住,你快跟我說說,怎麼了?」

「沒怎麼,就是差點被錦衣衛拿到把柄而已。」裴闕長嘆一聲,「哎,你不用在意,都是我自願的,我樂意幫你。」

安芷說不過裴闕了。

她兩手放到桌下,擰在一起。

她自然是聽得出裴闕在激她,可到底她心裏不是怎麼想的,「我真沒那個意思,我……我只是不好意思,你別那麼說了,我答應你還不成嗎。」

說着,一顆豆大的淚珠就落在手背上,濺起點點淚花兒。

裴闕慌了,他本來只是想逗逗安芷,沒想到向來堅強的安芷,竟然會在他跟前哭了。

他微微起身,想過去安慰下,又怕太唐突嚇到人,忙道歉,「你怎麼那麼容易就當真呢,我跟你說着玩呢。不過你要願意以後都喊我四哥,我心裏肯定是開心的。」

安芷抬手擦了眼淚,她覺得自己這會丟臉極了,怎麼就哭了呢。

她重生后,真的極少有哭的時候,還是在見到哥哥,才委屈哭過一次,可現在就因為裴闕逗她的一句話,就心酸了。

真丟人。

「嗯,那我走了。」安芷待不下去了。

「別啊。」裴闕急了,「我這點了一桌子的菜,好不容易得空點時間,怎麼說也吃完飯再回去。」

安芷的時間是比較自由的,孟潔和安成鄴都不怎麼能約束她,所以只要別太遲回去,都是可以的。

她現在想回去,純粹是因為哭了,覺得丟人來着。

裴闕看出姑娘家面子薄,賠笑給安芷夾菜,「快嘗嘗,這是春風樓新推出的燒鵝,沾點酸梅醬,特香。」

安芷嗅到香味了,嘴唇動了下,把裴闕夾來的燒鵝吃了。

外間,順子和冰露另有吃食。

「你嘗嘗這燒鵝,我家爺大方著,對我們下人都好,以後等安小姐嫁給我們爺,那日子肯定舒坦。」順子大大咧咧,說話時完全沒注意到冰露的臉已經黑了。

冰露壓低嗓子道,「你別胡說,我家小姐和你主子沒有媒妁之言,更沒有父母之命,別亂說話。」

「這不是遲早的事。」順子覺得他主子都做到這份上了,安小姐也有了感動,有沒有那些虛禮都不影響主子娶安小姐。

冰露卻不是這麼想的,她能感受到小姐對裴四爺態度的轉變,說不定心裏對裴四爺有了好感。她也希望兩人能好,只是兩人關係到底之前差了一倍,真要想成婚定親,必定沒有那麼簡單。

所以啊,不管眼下小姐和裴四爺是否心心相印了,明面上也不能這麼大嘴巴說,不然日後如果沒成,那她家小姐真得絞了頭髮做姑子去。

「不管怎麼樣,你別亂說話。」冰露提醒順子,「咱們都想主子好,裴四爺是個好人,可女兒家的名聲不容許有半點污名。這世道做女人可比做男人難多了。」

「行行行,我知道了。」順子被冰露說得沒話反駁,便大口吃飯。

等他們吃完后,裏頭的主子也喊了他們。

兩人一起進去。

冰露停在小姐身後,彎腰低聲問,「小姐,奴婢去要一壺熱茶來?」她看小姐面色緋紅,得解了酒再回府才行。

安芷沒醉,只是有點上臉,「不用了,我有些乏了。」

說着,她小心翼翼地看向裴闕,猶豫了好一會兒,才開口道:「四……四哥,我先回了,你保重。」

冰露和順子是他們貼身伺候的心腹算不得外人,所以在他們面前,安芷得喊四哥。

冰露卻是被這聲四哥驚住了,竟忘了規矩,抬眼正視了裴闕,在主子轉身時,才愣愣回神,忙扶著主子下樓離開。

直到上了馬車,冰露才張口想問,卻被主子抬手擋住了。

「別問,你就當四哥和四爺一樣。」安芷這會還是不好意思的,她用手背冰鎮著臉頰。

馬車搖搖晃晃,安芷明明很困,卻一點睡意都沒有。

另一邊,春風樓里,裴闕笑得歡暢。

「順子,你聽到沒,爺可真難啊。」裴闕說着又悶了一杯酒。

順子當然是聽到了的,他為主子感到高興,「您這是鐵杵磨成針,守得雲開見月明了。」

裴闕這會樂得聽奉承話,「昨兒南府送來的大刀,賞你了。」

「多謝爺。」順子昨兒看到那刀時,眼睛就一直發亮,只不過主子的東西,主子不說賞,他是不好要的。

裴闕吃得差不多了,起身準備要走,卻聽到外頭傳來一個他最近不是很想聽到的聲音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3章 開心

18.89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