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林帆

第164章 林帆

進來一個看著比裴闕大幾歲的男人,鬢角有一抹白髮,穿著錦衣衛的衣服,手裡還拿著佩刀,估計是剛下職。

「聽裴四爺方才笑得那麼歡樂,是有什麼好事嗎?」

裴闕看到林帆,目光半眯,沒有回答,而是反問,「喲,這不是林指揮嘛,今兒個得閑了?」

林帆是錦衣衛的指揮使之一,林尚書的兒子,最近一直咬著裴闕查,所以兩個人相當於是對頭。

前幾日李家的事,裴闕是真的差點被林帆踩到尾巴,不過裴闕到底還是高了一成,沒能讓林帆抓到把柄,反而讓林帆被另一個指揮使抓到把柄。

林帆臉上的笑容僵了下,他被裴闕反將了一軍,到現在還恨得牙痒痒,「是啊,多虧了裴四爺的功勞,我現在身上的活少了許多,才能得閑來春風樓。比不上裴四爺,在這種時候,竟然能在這裡吃飯,還是兩個人啊。」

林帆的目光盯在安芷吃完的碗筷上,腦子在飛快回憶,剛才上樓時有沒有看到什麼人。

裴闕知道林帆是想要套他的話,這會碗筷都在,他藏不了,「是啊,兩個人,怎麼,林指揮是又想繼續查我嗎?」

林帆沒想到裴闕會那麼直接,「裴四爺說笑了,你可是這京都里最紅的世家的公子,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指揮使。」

「林指揮可不微不足道,你的本事可大著呢。」裴闕看林帆沒有要走的意思,他先坐了下來,翹首看著林帆,「這段時間下來,王家是你抄的,李家、張家都是你的查的,一樣樣的證據擺出來,都讓那些人家倒了大霉。如今啊,這京都里當官的人,聽到林指揮的大名,到這會都要怕怕呢。」

林帆是林家庶子,母親只是個身份卑微的舞姬,生下他后就死了。真的是林帆命大,靠著和母親同進府的一個姨娘養著,才卑賤地活下來。

後來林帆長大了,爹不疼沒娘愛,靠著自己的賣命打拚,才走到了指揮使的位置。

所以啊,眼下為了上位,林帆是真得罪了很多人。

林帆也坐了下來,「我都是奉命辦事,那些人家若是清白,哪裡又會有今天。」

他這話倒是沒有說錯,不管是王家還是李家,都是自個兒不幹凈,才能被他抓到把柄。

「那我就希望,林指揮能一輩子乾乾淨淨,一路高升了。」裴闕是世家出身,手上乾淨這事,他可不能認。

就和外界說的一樣,他不是個好人。

「多謝裴四爺祝福,我也希望日後能常見到你高升呢。」林帆嘆了口氣,「其實像咱們這樣的聰明人,真的不用做敵人,做朋友多好,一定可以你好我好,一起高升。」

見識過裴闕的厲害,林帆是真的忌憚他,對於裴闕這種人,他現在沒有權力得罪,知道了得罪不起,所以能拉到一邊,自然是最好。

「林指揮說錯了,我們都是替皇上辦事的臣子,聽的都是皇上的旨意,好與不好,那都是上頭的意思,不是我們能決定的。至於朋友不朋友,那得看性格,我這個人脾氣差,是京都里眾人皆知的,所以還是不了,省得日後惹怒了林指揮,我可不想被抄家。」裴闕淺笑道。

他這話把責任都推給了皇上,也把話鋒轉到了皇上那裡,最後再來個性格不合,明面上是讓人一點話柄都沒有,卻又夾槍帶棒地諷刺。

林帆是聽得清清楚楚,桌下的手已經攥緊,可他這會因為裴闕的出手,已經被分了一部分權力,若是再出言激怒,怕是很難全乎走出春風樓。

這雅間,他就不該進來。

裴闕是沒一點怕的,林帆敢在這個時候出手做那麼多事,那肯定是找到靠山了,至於是誰,不外乎是皇子中的一個。

只是這麼被人當槍使,日後靠山沒起來,林帆死的肯定最快,可等靠山起來了,為了平息眾怒,他也還是要死。

所以面對一個死人,裴闕沒什麼好怕的,只是現在別被未來死人弄得不好過就行。

「裴四爺言重了。」林帆道,「裴家是百年世家,一直以來都是最清流的人家,不管別人有多少污水,裴家肯定是沒有的。」

裴闕笑笑沒接話,他慢慢站了起來,「林指揮難得休息,就多玩玩吧,春風樓新上的一批菜色都不錯,我就不打攪你了。」

說著,裴闕不管林帆的黑臉,徑直出了雅間。

等他出門后,林帆翻了桌子,低吼,「什麼人啊,別以為你有多少了不起,總有一天,你會被我踩在腳底下。都快要死的人了,還嘚瑟!」

外頭的裴闕沒聽到林帆說的這些話,但是聽到翻桌子的聲音。

順子特別生氣,「爺,咱們要不要找人教訓下林指揮,他也太囂張了!」

裴闕微微抬眉,「想教訓他的人有的是,現在他有難,咱們看戲就行。你去查查,他到底找了誰當靠山,連我們裴家都查,這是哪位皇子又活膩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4章 林帆

19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