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打臉

第167章 打臉

看林帆露出一絲茫然,裴闕臉上的笑意更深了,「你該不會不知道袁北鳴是誰的人吧?」

林帆急着想扳倒裴闕,所以並沒有查得很清楚,「你什麼意思?」

「沒什麼意思,就是提醒下你而已。」裴闕負手走在前頭,「既然咱們同僚一場,那我就好心跟你提個醒,袁北鳴是四皇子的人。你要查袁北鳴的死,那就要扯出四皇子的事。」

言至於此,裴闕就不再說了,大步往前走。

等林帆反應過來裴闕在說什麼時,已經看不到裴闕了。

之前皇上為了四皇子,壓下了陷害八皇子的醜聞,如今四皇子死了,那應該是人死如棺蓋,再拿出來扯就是明擺着要打皇上的臉。

而皇上是誰,那可是萬人之上的九五至尊,林帆敢打皇上的臉,他就伸長腦袋等著被砍吧。

至於裴闕能有恃無恐,是因為聽到林帆說已經把證人和證據送到錦衣衛了,這不就是送到他手中嗎,又幹嘛要擔心。

虛驚一場而已。

裴闕從宮裏出來,他如常去了鎮府司。

另一邊的林帆則是心慌慌地去找他爹。

林家書房。

林帆跪在中央,把裴闕說的重複了一遍,「父親,這可怎麼辦?」

是他要查的裴闕,還捅到了皇上跟前,眼下不弄出一個結果來,他就得電腦袋。

林尚書氣得臉都青了,「我原以為你這次能爭氣一點,結果搞出這檔子破事,怎麼辦?能怎麼辦!撤回人,去和裴闕道歉!」

林帆覺得道歉沒用,「裴闕是出了名的記仇,不管我再怎麼負荊請罪,得罪了就是得罪了。還請父親想想辦法,若是皇上因此生氣,那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事,還要連累到林家啊。」

「啪!」

在林帆剛說完,林尚書就摔碎手中的杯子。

「你現在是在用林家威脅我?」林尚書活了大半輩子,一開始從沒正眼瞧過一個庶子,後來不知什麼時候林帆爬到了錦衣衛的指揮使,他才有關注到林帆。

可這個關注範圍,僅限於林帆對林家有用。

「兒子沒有這個意思。」林帆低頭道,「只是這案子,如今是父親和成國公主審,只要父親願意,總能把案子扯到別地方的。」

「你!」林尚書聽出來了,林帆就是在威脅他,「哼,林帆,我有七個兒子,不差你這麼一個,我並不介意把你交出去,讓皇上消氣。你還是多想想,怎麼去找你的那個靠山吧。」

這話絕情,也符合林尚書這個人,對於沒有用的兒子,還敢威脅他,他其實已經在想怎麼把林帆給交出去。

林帆猛地抬頭。

「你不用這麼看着我。」林尚書想到最後退路,心裏便輕鬆多了,「你一個庶子,在沒有家族的幫助下,能一步步爬到指揮使的位置,裏頭沒有貓膩,我可不信。」

他擺手道,「行了,你別在我這裏演戲了,我不吃你這一套,三天之內你要是沒能想到辦法解決,那就別怪我不認父子情。」

都是官場上混的狐狸,誰能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呢,特別還是父子,一個窩裏出來的,怎麼說都會有些相似點。

林帆在心裡冷笑下,他就不該有期待,這麼多年過去,早該習慣了才是。

他是有靠山,只不過他這個靠山……也是他的底牌。

~

裴闕到了鎮府司后,大家還不懂仁政殿裏發生的事,不過用不了多久,他們都會知道。

只是裴闕不在意。

他一直忙活到天蒙蒙黑,才從鎮府司出來,上了自家馬車回府。

等回到裴府,院子裏的小廝已經備好了飯菜,裴闕要了一壺花雕。

「順子,前幾日我讓你查的五皇子,怎麼樣了?」裴闕拿起筷子,問。

順子給主子倒酒,「沒發現什麼不妥,五皇子平日除了上朝就是回府,這會子國喪還沒結束,他連應酬都很少。」

「繼續盯着,別太明顯。」裴闕舉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

順子接着倒酒,「爺,今兒在仁政殿的事,您要和老爺說嗎?」

「我父親這會肯定已經知道了,你就不用多操心,這事是林帆挖了個坑給他自己,我倒要看看,林帆背後的主子到底是誰。」裴闕道。

順子聽主子有主意,他就安心了。

一頓飯過後,裴闕進屋泡澡,閉目養神時不由想到了安芷,也不知道安芷這會在做什麼。

事實上,安芷這會也想到了裴闕,因為她傍晚從她父親口中,聽說了裴闕的事。

在袁北鳴死後,安芷曾派人去問候過袁夫人,只是袁夫人並沒有太傷心,並表示等過了袁北鳴頭七,就要回蜀中。

眼下袁夫人已經舉家搬離京都,林帆是從哪弄來的證人呢?

冰露看主子皺眉,關心問,「小姐,您是不是在擔心裴大人?」

安芷搖頭,「這事裴闕不會有事,倒是那個林指揮使要倒大霉了。我在想的是,林指揮使的背後是誰,按理來說,這步棋真的太差了。」

冰露聽不懂主子的意思,但能明白裴大人會沒事,這她就不擔心了。

「算了,不管是誰,我也查不到,想太多也沒用。」安芷嘆了口氣,問,「水雲間那怎麼樣,有沒有一些有用的消息?」

「奴婢正要說這個呢。」冰露彎腰,小聲道,「今兒林夫人帶着林小姐去水雲間定做了三套蜀錦衣服,張蘭姐聽兩人說,好像是林小姐要去赴什麼宴會,和王爺有關的。」

安芷微微笑,「三套衣服得花大半個月的時間,到時候國喪正好結束,林夫人這是打算帶林書瑤攀高枝去了。」

「可林小姐不是訂婚了嗎?」冰露清楚記得,林小姐還跟主子炫耀過,說得了一門好親事。

「訂婚了可以再退,吃着碗裏看着鍋里又不是只有男人會這麼干。」安芷對此是一點都不意外,「眼下最有希望的四皇子死了,別的皇子就該蠢蠢欲動,林書瑤也一樣。」

她和林書瑤幼時相伴過幾年,現在回憶起來,她那會真傻,總是會信林書瑤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7章 打臉

19.2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