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搭橋

第170章 搭橋

安芷低眉笑了下。

惹來林書瑤的疑惑,「你笑什麼?」

「我是笑林妹妹單純。」安芷道,「你看啊,我不是白家主人,只是一個過來幫忙的客人。如果讓我帶你逛園子,外頭的人除了說我不懂規矩,還會說林妹妹什麼?」

「說什麼?」林書瑤沒想到外人能說什麼。

「他們會覺得林妹妹是不是喜歡我的兩個表哥,所以才會那麼心急想看白家園子,不然完全可以等到我舅母回來,你再來探訪呀。」安芷面露微笑,用打趣的口吻道,「畢竟林、白兩家比鄰而居,我那兩位表哥都生得一表人才,你也知道的,外頭說書先生的嘴,可是最沒度的,到時候壞了林妹妹的好姻緣,那可就不好了。」

安芷每說一句,林書瑤的面色就白一點。

到最後,林書瑤靠著身後的丫鬟撐著,才勉強沒出醜。

安芷這話不僅僅是在告訴林書瑤,別人可能會這麼誤會,而是說,只要林書瑤出了這個門,安芷就會去找人宣傳宣傳,畢竟上回林書瑤到安府看裴鈺的事,就是安芷傳出去的。不然像這樣的事,只要主人家叮囑一聲,就不會有下人出去說,更談不上什麼外人和說書先生。

安芷這是,在威脅呢。

林書瑤抿下唇,鄭重道,「安姐姐可別亂猜,都是沒憑沒據的話,白家兩位哥哥都已成婚,我絕對沒有你說的意思。」

「沒有就好。」安芷哎了一聲,從林書瑤身邊走過,音量拔高了些,「冰露,送客。」

冰露看林書瑤一臉敗色,心裡得意,面上笑得和煦,「林小姐,您請吧。」

安芷出了前廳,徑直去了後院,等冰露把人送走後,回來和她好生笑了一番。

「奴婢送林小姐到門口時,她臉全白了,還想拿錢讓奴婢幫她說好壞。呸,才不要她的錢。」冰露有骨氣得很,主子的敵人就是她的敵人,是絕對不會要敵人的錢。

「傻丫頭。」安芷嘆了一口氣,笑著道,「這樣也好,讓她不安去。」

「小姐,您幹嘛說奴婢啥呀,難不成奴婢該要林小姐的錢?」冰露不懂了。

安芷分析道:「你看啊,她現在肯定怕我背後搞她,如果你拿了她的錢,雖說她不會完全信你,但總會安心點。現在你不要錢,她得再找人來我這打探消息了。」

冰露聽主子這麼說才明白是怎麼回事,「奴婢笨,想不到那麼多。」

「沒事,讓她急著也挺好。」安芷笑道。

她樂於看林書瑤不開心,反正她沒打算真去傳什麼消息,所以林書瑤愛怎麼打聽都隨她。

在白家忙活了一下午,事情該怎麼做都安排好了,安芷便和老管家說了,以後隔一天,她來半天看看就行,有事直接去安府找她。

在這種混亂時候,每天出門總歸不那麼安全。

日子就這麼過了十天,到了十一月十二的時候,白家已經整頓完畢,安芷親自去複查了一遍,沒發現什麼問題,她現在就等著舅舅回來了。

從白家看完后,安芷收到賀荀的消息,讓她去藥材鋪分錢。

因為濟世堂倒了后,安芷他們的藥鋪又開始掙錢了,安芷這次分了兩千兩銀票,算是還不錯的收入。

她和賀荀坐在藥材鋪的後院,賀荀在煮茶。

「明兒國喪就結束了。」賀荀突然道。

「是啊,賀世子可以繼續逛花樓了。」安芷笑。

賀荀手中的茶盞頓了下,見安芷眼中揶揄,嘆了口氣,「你倒是和裴四爺越來越像,打趣人厲害得很。我為什麼去逛花樓,別人不知,你難道不清楚?」

「我是知道一點,但美人在懷,到底還是快樂的吧?」安芷問。

賀荀呵呵笑下,沒回答安芷的話,而是提到他最近的困擾,「昨兒個皇上召見我了,問我有沒有心儀的姑娘,我哪敢說有,所以皇上問給我賜婚好不好,你覺得呢?」

賀荀是九夷世子,只要他自己有點本事,繼承九夷王位置的可能性很大,皇上會想給賀荀賜婚,是想借聯姻來拉攏賀荀。

「我覺得挺好的。」安芷真心覺得不錯,「你想啊,九夷那的貴族大多已經被你繼母拉攏了,不然你也不會被送來當質子。皇上既然想給你賜婚,選的還是宗室女子,那就是在告訴你父皇,他認可你這個世子。」

九夷是晉朝的附屬國,每年除了定期上貢,九夷的新王選定后,都是要給晉朝上書啟奏的,以表九夷對晉朝的忠心。

安芷說的道理,賀荀明白,「我擔心的是,皇上想把誰賜婚給我?」

賀荀需要一個有力的岳家,但又不能太有力。

「這我可不知道。」安芷對於宗室的了解,並不比賀荀多,更不懂皇上的想法。

不過,她看賀荀這話裡有話的問法,她眯起眼睛,「世子,你跟我說句實話,你看上誰了?」

賀荀嘿嘿笑下,「就知道你聰明,瞞不過你。你覺得惠平郡主如何?」

惠平郡主是靖安長公主的獨女,靖安長公主在京都頗有權勢,可她就只有一個女兒,連兒子都沒有,日後定是要倚仗女婿的。

如果賀荀能娶到惠平郡主,那日後定能事半功倍。

安芷聽到惠平郡主四個字,差點沒被噎到。

「惠平郡主的身份是不錯,可你有了解過她是什麼樣的人嗎?」想到惠平郡主每次半威脅地唬她,又會在她有難時過來撐她,安芷心裡不是很忍心把惠平郡主往權謀場上推。

「知道,她有點小任性而已,尋常的宗室女都是千嬌百寵長大,哪個沒點性子。」賀荀早就打聽過了。

「那你可曾想過,靖安長公主就這麼一個女兒,她很可能不願意女兒遠嫁,如果你想要求娶……你懂的吧?」安芷沒把話全說了,大家都是聰明人,不好的話不用明說。

「這事便是我今兒留你說話的緣故。」賀荀熱情地給安芷倒茶,「我聽聞你和惠平郡主關係不錯,我怎麼說長得俊,錢也有,你幫我和惠平郡主搭個橋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0章 搭橋

19.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