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偷偷

第172章 偷偷

安芷沒想到裴闕也在。

她開了窗子,先看到順子,再看到不遠處騎在馬背上的裴闕,一身青衣,薄薄的嘴唇帶着讓人安心的笑意。

安芷鬼使神差地應了一句好。

順子立馬把紗帽送了進來,安芷和冰露戴好紗帽后,下了馬車。

裴闕下馬過來,走到安芷身邊,「這裏的元宵,還有腦花兒是京都一絕,腦花兒你肯定沒吃過吧?」

「沒。」安芷光是聽到就覺得怕。

「是不敢吃嗎?」裴闕替她擋去前頭的人。

安芷還沒回答,小二就先迎了過來,裴闕要了二樓的雅間,熟稔地點了幾樣小菜,再轉頭問安芷要什麼。

「夠了。」安芷跟着裴闕上樓,進了雅間后,她才把紗帽拿下來,抿唇道,「腦花怎麼能吃呀?」

「怎麼就不能吃了,你別看它嚇人,但味道特好。」裴闕看安芷怕了,逗她的心又上來,但這次他忍住了,「不過你那麼不喜歡,就別點了。」

聽裴闕這麼說,安芷才想起來裴闕剛才沒點腦花兒,「對了,這麼遲了,你不會剛從鎮府司回府吧?」

「是啊。」裴闕眯着眼睛,「近來鎮府司事情多,我忙活了一整天,連口熱飯都沒能吃上。」

在下頭栓好馬的順子,聽到這話,心裏忍不住吐槽。他家主子可是跟着安小姐的馬車,護了一路,若不是安小姐的馬車停了,主子便打算默默送安小姐回府。

不過這話,心裏說說就算了,順子慫,可不敢當着主子的面說。

他進屋像往常一樣,把冰露和福生叫到外頭吃東西,把空間留給主子和安小姐。

酒樓上菜速度很快,最先上了一碗釀肘子,安芷吃了一塊,特別香。

裴闕看着安芷吃得香,他也胃口大開。

等吃完飯,安芷擦了嘴,才說到今兒在長公主府的事,「我是真沒想到,長公主能那麼厲害,查到我和賀荀有來往。」

「長公主在京都經營多年,有這本事,挺正常。」裴闕放下筷子,給安芷倒茶。

「確實正常。」安芷想說的是另一件事,她抬頭看了看裴闕,在燭光下,裴闕深邃的五官更加立體,「不過,長公主今兒還說了另一件事,她還說……說你跟她說,你心悅於我。」

說到最後,安芷已經完全側過頭,不敢看裴闕的眼睛。

從裴闕的角度,能清晰地看到安芷的臉浮上一層紅暈,看着特別誘人,「當時我以為長公主要把惠平郡主許給我,着急就說了,長公主嘴嚴,她不會出去說的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安芷沒有懷疑長公主的意思,就是看到裴闕在眼前,便想親口聽裴闕這麼說。

裴闕莞爾,「時間不早,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
安芷道了一聲好,他們出去的時候,冰露他們三已經吃完候着。

上了馬車后,冰露悄悄往外頭看了眼,「小姐,裴四爺還在呢。」

「他說送我們回安府。」安芷道。

「小姐,裴四爺真不錯呀。」冰露真心道,「方才奴婢快嚇死了,要不是遇上裴四爺,指不定會發生什麼。不過您說,怎麼就那麼巧呢,京都那麼大,咱們竟然能在這個點遇到裴四爺。」

安芷也覺得挺巧的,她合上眼睛,想到了裴闕那張在燭光下,略顯妖異的臉,不知為何,彷彿能攝人心魄一般,讓安芷到這會兒都忘不了。

馬車停在安府門口,安芷從馬車上下來,轉頭看到黑暗中的裴闕,心頭一暖,進了院門。

這一晚,她很早就躺下了。

另一邊,裴闕和順子慢吞吞騎馬回府。

順子不解,「爺。您以前做了什麼,不都要和安小姐說嗎,今兒怎麼不說了?」

裴闕似笑非笑地看着順子,「你知道,為何到如今,你還沒媳婦嗎?」

「我知道。」順子沒聽懂主子的潛台詞,「因為得等您成了婚,才有主母給小的賜婚。」

他是主子的貼身小廝,身契在裴家,沒有主子的命令,他哪裏敢成婚,所以順子之前想都沒想過他的婚姻大事,更多的是替主子操心。

裴闕很想翻一個白眼,但還是忍住了,「木魚腦袋,自己悟去吧。」

他不答順子的問題,因為那是浪費口舌。

以前他做了好事,每回都和安芷說,那是要讓安芷記住他的情,並且讓安芷對他的印象改觀。

現如今,之前的目的已經達到,裴闕再讓安芷記那麼多恩情幹嘛,他又不是善心大發。

反正像順子那樣的蠢貨是不能懂他的套路。

這追媳婦啊,得講究策略。

今兒那麼巧合的事,只要多來幾次,以安芷的聰明肯定能猜到是怎麼回事。

到時候安芷回想起來,便會覺得他好,又忍不住害羞。

想到馬上要到京都的白大將軍,說實話,裴闕有點怕白騁。他不是怕朝堂上鬥不過白騁,而是怕他之前的形象不好,要是白騁不同意他娶安芷,那可怎麼辦才好。

「哎。」裴闕覺得,他得在這幾天,儘快讓安芷對他的印象更好一點,或者說,要安芷一個明確的答覆。

所以兩天後,安芷收到舅舅的信說這兩日就會到京都時,她得去白府讓老管家採購新鮮食材。

從白家出來時,她再次遇到了裴闕。

只不過這次是白天,裴闕只是在她馬車邊上輕輕敲了下,便遠遠跟着。

馬車裏,冰露再次誇道:「小姐,裴四爺真是貼心,我看到順子在前頭替我們開路呢。」

安芷也往外看了一眼。

「不過,雖然隔了一點距離,但會不會讓人誤會了?」冰露向來最愛操心。

「應該不會。」安芷看過,順子離她們挺多路的,一般人不會多想。

「那就好。」冰露放下帘子,悠悠開口,「眼下舅老爺馬上就要回來,您一定很想大少爺吧?」

安芷點頭說是,「怎麼能不想呢,這兩年多過去,我每天都在想他們。」

「我也是,只要他們回來了,就有人給小姐撐腰,到時候管她林小姐要嫁給誰,只要有舅老爺在,就沒人敢給您臉色看。」冰露興奮道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2章 偷偷

19.95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