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皇令

第174章 皇令

等讀旨的太監都走了,安芷都還沒緩過來,低聲自言自語,「怎麼會是惠平郡主呢?」

不是她妄自菲薄,就算哥哥如今升了四品官,以他們家的家世,還是配不上惠平郡主,不管是長公主,還是元家,都是安家高攀不上的。

前世皇上沒那麼早賜婚,眼下突然提前,說明其中出現了安芷不知道的變故。

這件事對於安府來說,安芷還不知道是好事,還是壞事。

不過她父親,明顯的特別高興。

「還是旭兒有福氣。」安成鄴送完宣旨太監回來,臉上洋溢着興奮,「惠平郡主可是長公主的獨生女,咱們家能娶到惠平郡主,真是祖宗保佑。你們兩個快寫吃飯,咱們該去你們舅舅家了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等他父親走後,才小聲問哥哥,「怎麼回事啊,皇上怎麼會突然給你和惠平郡主賜婚?」

安旭也不知道,「昨兒個我就表演了一段舞劍,並沒有出頭。」

在安旭看來,昨晚的主角是舅舅和舅母,並不是他,可皇上剛給他升了官,加上他沒有婚事,反而讓那些太太們更加註意。

只不過,昨晚想着要來說和親事的人家得哭了,皇上賜婚,除非一方死了,不然是不可能退了的,又或者安旭或者惠平郡主一方不要命。

事已至此,安芷和安旭已不能再改變什麼,只能認下這門婚事,開始準備婚禮了。

對惠平郡主這個人,安芷覺得是還不錯的,就是不知道會跟哥哥處的如何。

安旭從沒對自己的婚事上心過,眼下皇上都賜婚了,不管惠平郡主長成什麼樣,他都會娶回來敬著。

這邊安府收到賜婚,沒有多大的水花兒,長公主府那,惠平郡主已經砸了正殿裏所有能看到的花瓶。

「母親,我不嫁!」惠平郡主今兒也要去白府做客,一早起來化的妝,這會全哭花了,「你去和皇上賜婚,怎麼不問問我的意見?」

長公主坐在上首,還是一副淡定從容的模樣,「昨晚我不就讓你看看安旭嗎,你自個兒不說話,我就當你同意了。那時候多少人都盯着安旭看,我若是不快一點,你就得嫁給賀荀,去蠻夷之地過一輩子了。」

惠平郡主昨晚得到她母親提示后,就知道她母親在想什麼,便故意不去看安旭,以為這樣能表明自己的態度,結果母親不吃她這套。

「母親,我的好母親。」惠平郡主搖著母親的手,開始走撒嬌路線,「你去求皇上收回聖旨唄,女兒真的不想嫁給安旭,那些上戰場的男人,一個個五大三粗,還臭得很。而且安旭日後肯定是要回西北的,你捨不得我去九夷,難道西北就會比九夷更好嗎?」

自然是不會的。

九夷雖說毒蟲蛇瘴多,但至少山水環繞,且賀荀回去當了王,就能享受最好的待遇。而西北苦寒,一年裏風沙能刮好幾次。

若不是萬不得已,長公主也不會走這一步。

「萱兒啊,你真以為這婚事是母親主動提的嗎?」長公主看着女兒單純的眼睛,「我不忍你嫁去九夷,本想昨兒藉著皇上高興,把賀荀的事給推了,可皇上卻不高興了。」

讓惠平郡主嫁給賀荀,皇上也覺得是件不錯的好事,所以當賀荀和長公主都和他提起不合適后,他便怒了,問長公主想把惠平郡主嫁給誰。

以長公主多年的經驗,知道若是不給皇上一個滿意的答覆,那長公主府很可能就會被皇上給忌憚上。正好那時候安旭在舞劍,她便說了安旭就很好。

安旭年少有為,且鎮守西北,這是份苦差事,皇上需要用豐厚的獎賞和榮譽來安撫替他鎮守邊疆的將軍,所以便點頭說那就安旭。

讓一個郡主下嫁給邊關悍將,在皇上看來,這是恩賜,能換來安旭的忠心。

惠平郡主被她母親這麼一問,呆住了。

長公主摸著女兒的頭,「傻丫頭,這聖旨都下了,就沒有再收回去的道理。安旭這人不差,不是五大三粗,等今兒你去白府赴宴就知道了。你若是不嫁,不僅僅我這個長公主,就是整個元家,都得跟着掉腦袋。」

抗旨拒婚,那是大不敬的罪名,特別是對於被皇家供養的宗室。

惠平徹底軟了,她之前費心費力讓安芷幫忙查的人也沒用了。

她生在皇家,並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懂,天子之令不可違,是她打小兒就知道的事情,

可她因為從小沒有父親,母親對她的很多小任性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所以才會讓她慢慢壯了膽子。覺得等她找到如意郎君后,也能求求母親給個恩典。

但事實上,她不能。

惠平越想越傷心,趴在母親的膝蓋上難過地哭了起來。

長公主聽女兒哭,心裏不落忍,「想哭就現在哭一會吧,哭完了之後日子還是要繼續。你想想安芷的容貌就能猜到,那安旭定然長得不差,能在這個年紀就當將軍的,咱們朝過往數來,真沒幾個。而且你和安芷比較好,又沒有正經婆婆,根本不用擔心婆母與小姑子的問題,日子能輕鬆不少。」

長公主在勸女兒,也是安撫自己,「再說了,西北苦寒,你又不是一定要跟着去,只要你生幾個孩子,就留在京都里,安旭那派兩個侍妾去就行,母親還是能每日見到你。」

在皇上點頭說好的時候,長公主便想到了這麼多,她覺得以女兒的性子,和安旭可能不會恩愛有加,所以覺得讓女兒成婚後留在京都也挺好。反正有她撐腰,安旭就不敢欺負女兒。

可是日後讓長公主想不到的是,倒不是安旭非要惠平郡主跟着去西北,而是惠平郡主非要跟着安旭。

她怎麼也不會想到,自己的意外之舉,全了女兒最大的心事。

長公主安撫了女兒一會,「不哭就去洗洗臉,白府那你還是要去的,不說白將軍德高望重,那裏以後也是你舅家。」

惠平郡主特別不情願地直起身子,都到這個時候了,她還得去白府。

不過去下也好,能在這個時候見見安旭到底是什麼模樣,最好長個短命樣,撐不到他們成婚。

這邊惠平郡主被長公主推著去重新梳妝,另一邊,安芷剛下馬車。

雁回親自在門口等着她,「小姐,您可算是來了,夫人派人來問了好幾次,心心念念着你來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4章 皇令

20.1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