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孟州

第17章 孟州

裴鈺帶著安蓉一路南下,到了一個叫孟州的縣城,用僅剩不多的錢租賃了一個小院,打算在這裡安家。

「阿鈺,這裡怎麼那麼小?」安蓉經過幾天的顛簸,臉已經小了一圈,整個人疲乏得很。

裴鈺那晚找到她,跟她承諾說以後一定會讓她過好日子,只要她願意跟他走,當時安蓉想的是,只要等她生下孩子,和裴鈺感情穩定后,裴家的人遲早是要來接回他們的,畢竟裴家長房就裴鈺這麼一根獨苗苗。

可看著眼下的屋子,小又舊,只有她在京都住的五分之一大,她突然覺得有點堅持不下去了。

「這裡是小了一點,但我已經打聽過了,附近有一家私塾,我可以去那裡做先生。以後的生活你就不用擔心,等手裡有錢了,我再去做點生意,肯定能把日子過好。」裴鈺是一腔熱血,對於未來的生活充滿了無限的嚮往。

他現在甚至有點感激安芷,等他發達了,一定要帶著全家去找安芷,讓安芷看看,他們是多麼幸福美滿。

小院雜草叢生,只有兩間屋子,裡頭桌椅都布滿了灰塵,想來是許久沒有人住。

好在門院里有一口井,裴鈺打了幾桶水。經過這幾日的趕路,裴鈺手上已經磨出了些水泡,但為了以後的日子,他並不覺得辛苦,等他進去后把桌椅都擦拭一遍,「這裡我來,眼下天快黑了,你去廚房隨便弄點東西吃的吧。」

「還要我自己弄?」安蓉一副不敢置信地看著裴鈺,撒嬌道,「不能出去買點東西嗎?我坐了半天馬車,已經快累死了。」

裴鈺看到安蓉臉色微微泛白,心生愧疚,特別是安蓉現在肚子里又懷著孩子,可他們剩下的錢已經不多,光是一個月買菜買米都要拮据,「那你坐著休息,我去廚房弄。」

安蓉看到裴鈺走出去的身影,皺眉踢了下眼前的凳子,卻碰疼自己的腳趾。

過了會,安蓉聽到廚房那裡突然傳出來砰砰聲,想著自己不好太嬌氣,便走了出去。她剛走進廚房,就看到鍋倒翻在地上,裴鈺兩手黑成碳,臉頰也黑了一大塊。

原本都是捧著養大的人,在家裡什麼粗活都沒有做過,結果到了這裡卻要自己生火做飯,還要打掃衛生。

裴鈺看到安蓉哭了,忙站了起來抱住安蓉,「是我不好,沒能讓你享福。」

安蓉也抱住裴鈺,「你別這樣說,能和你在一起,我就很開心了。」

這時院門吱呀一聲,一個粗獷的女聲在問有沒有人。

安蓉和裴鈺一起走了出去,看到一個胖婦女,裴鈺警惕看著對方,「這位大嬸,有事嗎?」

「我家男人姓王,你們喊我王嫂就行。我就住你們隔壁,是你們的鄰居。聽到你們這有動靜,想著是新搬來的,便給你們送點青團,這是我們自家做的,別嫌棄。」王嫂的手裡捧著芭蕉葉,上頭是幾塊青色的點心。

裴鈺聽是鄰居,還來送東西,便笑著道謝,接了過來。

王嫂看到裴鈺手上的黑灰,「小夥子,你這手和臉,怎麼那麼黑?我瞧你們長得白白凈凈,都不像窮苦人家的孩子,該不會是私奔到這裡的吧?」

這話一出,裴鈺面色立馬頓了下,但很快又恢復笑臉,「王嫂說笑了,我們以前確實過了一段時間好日子,可家裡生意倒了,又遇上旱災,一路南下到這裡。要真是私奔的,那得躲深山老林里才是。」

「也對。」王嫂瞄了眼廚房,「那你們忙,有需要幫忙的就來找我。都說遠親不如近鄰,你們也不用跟我客氣。」

說完,王嫂就出了院子,回到家后,屋子裡坐了兩個黑衣男人,「兩位大哥,我都按你們說的做了,他們兩個連火都不會生,日子過不下去的。」

她剛說完這話,一個黑衣人就拿出一錠銀子,「多謝大哥,這幾天你們就放心住這裡,有什麼吩咐儘管和我說。」

~

安芷收到裴鈺和安蓉定居孟州消息時,已經是兩日後,這天也恰好是她姑母生日。

準備出門前,安芷在挑頭飾,「用珍珠流蘇就行,金的太耀眼,不適合今天。跟派去的人說,小心裴闕的人也在,適當地暗示安蓉就行,別做得太過。」

冰露到現在還不懂那天晚上裴闕找過安芷,「小姐也太謹慎了吧,裴四爺那聽說還在找裴公子,他應該沒有裴公子的消息才是。」

安芷說不出口那天裴闕的話,可既然裴闕能知道她要讓裴鈺私奔,肯定會讓人跟著。但裴闕一路上都沒有阻攔,想來是默許了她的計謀。儘管如此。也不能做得太過,省得給裴闕留下把柄。

「行了,咱們出門吧。今天是姑母生辰,我是安家人,不好去得太遲。」安芷對著鏡子看了看,鏡中少女眉目如畫,樸素的裝扮都掩蓋不了她的美貌,反而多了幾分清麗,安芷很滿意這個打扮。

如今裴闕被逐出裴家,是京都里人人都知道的事,可別人並不知道裴鈺是為何被逐出安家,這也是安芷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事,可等她到了威遠侯府後,林書瑤卻故意提到安蓉。

「安芷妹妹,我聽說安伯父前幾日認了個女兒回來,長得國色天香,是不可多得的美人,怎麼不見你今日帶她一起來?」林書瑤坐在一群貴女中間,看到安芷時,沒有寒暄,直接扔了個麻煩問題給安芷。

安成鄴給安蓉上族譜,是偷偷上的,安芷原以為沒人知道,卻沒想到會被林書瑤當眾提出來,「林姐姐說什麼呢,我父親就我一個女兒,我都不知道自己多了一位妹妹,姐姐是怎麼知道?」

「我是前幾日聽人說了一嘴,想著我們是好友,便特意記下。」林書瑤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安芷,她就不信了,安芷能矇混過去。

自從裴鈺別逐出裴家后,林書瑤就讓人滿京都找人,可找來找去任何裴鈺的消息都沒有。她覺得裴鈺肯定是和安蓉私奔了,可又苦於沒證據,便想著現在套安芷的話。

安芷淡定坐下,有丫鬟上來沏茶,她看到林書瑤嘴唇一抿,莞爾道:「林姐姐說的,我還真不知道。不過,林姐姐那麼關注我家的事,難不成是為了我家最近的大事嗎?」

安氏是外嫁女,給弟弟相看續弦不好大張旗鼓地看,所以安成鄴準備續弦的事知道人不會太多。

邊上的其他姑娘們聽到安芷說是大事,她們紛紛來了興趣,畢竟這幾天,她們可是聽了安家一個又一個大八卦,安家現在就是她們茶餘飯後最大的談資,便有人問安芷什麼大事。

續弦不是丟人的事,雖說擺到明面上會讓主家有點難為情,可安芷不一樣,她不會因此感到任何不好意思,反而能很好地用來嗆林書瑤。

臉面那東西,在安芷這已經不是特別重要的事,活得舒心才是真的。

視線停在林書瑤臉上,安芷不動聲色地笑了下,「近來我父親準備續弦,是京都媒人圈子都知道的事。我與林姐姐是多年的好朋友,竟沒猜到林姐姐還有這一層意思啊。你若早點和我說,我是肯定願意幫你和我父親牽線搭橋的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章 孟州

1.97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