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調職

第180章 調職

一番交談,錢氏和白騁還是沒能摸清楚裴闕的用意。

「夜深了,咱們還是先歇息吧。」白騁扶起夫人,「不管裴闕有什麼目的,他們裴家都得敬着我們。」

說着,白騁眼神往上一瞥,「夫人多智,你懂的。」

裴家樹大招風,在京都盤踞多年,門客、暗樁比官家的還要多,如今的皇上心思多疑,更不是個會容人的。

可裴家那麼厲害,唯獨一點有缺——沒有兵權。

雖說裴家與定南王交好,可定南王遠在西南,遠水救不了近火,加上裴鈺還在西北軍中,裴家到底是要給白家三分臉面。

這些錢氏都能想到,擺手道,「罷了,咱們這次回來的日子久,總能查出來的。眼下還是芷兒的事要緊,她那個父親和繼母都不靠譜,我就希望在這段時間裏,能把芷兒的婚事給定下來。」

白騁也是這麼想,「有勞夫人了。」

一夜休息后,白騁去上朝,錢氏也沒繼續睡,一番洗漱過後,身邊的丫鬟來報,說有好幾位夫人送了拜帖來,邀請錢氏去做客。

雁回替錢氏看完拜帖,再轉述給錢氏,「夫人,這是京都里的富貴人家,都給咱們送拜帖了,從皇後娘娘的母家雲家,還有隔壁的林家,都送了拜帖來。您拿個主意,咱們是先去哪一家,還是都不去?」

錢氏最瞧不上的就是隔壁林家,他們兩家住得近,隔壁有什麼動靜,都能知道,「你親自去這些人家府上,就說我剛到京都,有些水土不服,不便出門。」

眼下皇子之間爭奪厲害,白家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塊大肥肉,誰都想得到白家的支持,而那些拜帖中,顯貴的都和皇子有關係。

她誰也不沾,且等過了風頭再說。

「對了,你既然出門。」錢氏又吩咐雁回,「便去安家送個口信,讓芷兒明日過來一趟,我跟她商量下旭兒的婚禮如何辦。」

孟潔是個小門戶出身,雖說錢氏沒見過她,但從別人說起的一些話里,就知道是個見識不多的。

雁回笑道,「夫人到底是心疼表小姐。」

~

安芷得到雁回的口信,已經快中午,她留了雁回吃飯,但雁回說錢氏還等着她回話,急着先回去了。

冰露看雁回過來,忍不住讚歎,「舅太太對小姐是真好,送完禮物又想着不讓您受累。」

安芷點頭道了句是啊。

她打小就常去白家玩,和舅舅一家關係都不錯,她的這位舅母是個豁達人,和京都夫人心裏的彎彎繞繞很不一樣。

打從重生后,安芷最羨慕的就是錢氏的日子,夫妻恩愛,兒子孝順,且能遠離是非。

「擺飯吧。」安芷道。

冰露應了一聲是,結果剛走出屋子,就與急匆匆跑來的翠絲撞了個滿懷。

「姑娘家家,跑這麼快做什麼?」冰露怪道。

「哎呀。」翠絲急得額頭都是汗珠,「是老爺讓我來喊小姐的。」

擺飯的點喊人,安芷好奇問,「父親可說了是什麼事嗎?」

翠絲搖頭,「我一個小丫鬟,老爺不會與我說的。只是老爺急得很,我聽他讓我喊您時,還讓人去喊大公子。」

同時喊上安芷兄妹,還那麼着急,安芷想到這會是下朝的時辰,估計是朝堂上有什麼重大事情發生。

~

安成鄴這人貪生怕死,沒啥理想,更沒什麼遠大抱負,這輩子只打算在四品典錄安安穩穩過一輩子。

可最近這段時間,朝中局勢動蕩,讓他每天都是提心弔膽。

在看到緩步走來的女兒時,忍不住催道,「你倒是快些走。」

安芷看父親朝服都沒換下,越發好奇發生了什麼。

匆匆走進書房,「父親,可是出了什麼事?」

「哎。」安成鄴嘆了口氣,伸長脖子往外看,見兒子還沒到,先擺手讓女兒走裏面點,「這事你哥哥和我同時知道,只不過他這會估計去找你舅舅了,我先說給你聽聽。」

「今兒上朝時,皇上正式准了裴首輔的離任書。」安成鄴道。

對於這點,安芷並不奇怪,之前她就從裴闕那聽說過,皇上會同意是遲早的事。

「父親會這般焦慮,可是新任首輔,與咱家不對付?」安芷問。

安成鄴長嘆一聲,捶著書桌道,「何止是不對付,自從王文浩死了后,王家父子每每看到我,都是鼻孔朝天。如今王侍郎升任首輔,王文軒接了鎮撫司裴闕的值,往後我豈能有好日子過!」

王家曾為了一個遊手好閒的庶子來和安芷提過親,不過安芷沒同意,很快王文浩就死於非命。

雖說王文浩的死和安家沒關係,但王家人肚量小,想到被安家拒絕過,心裏就不舒坦。

所以今兒早朝,皇上宣佈王侍郎為繼任首輔時,王文軒還特意看了安成鄴一眼。

只一眼,安成鄴就怕了,更別提皇上又讓王文軒接替了裴闕的值。

聽此,安芷淡眉輕蹙,王侍郎升遷對安家確實不是好事,但影響最大的還是王文軒成了父親的上司。

不過安芷還抓到了一個重點,「王文軒接替了裴闕的值,那裴闕呢?」

想到裴首輔隱退,裴闕就成了裴家在朝堂上的第一人,她不知為何,突然替裴闕擔憂起來。

安成鄴哼了一聲,語氣有些酸,「他好得很,陞官了,現在是裴侍郎,頂替了王侍郎的位置。」

聽到裴闕沒事,安芷心裏鬆了一口氣,這才思考起她父親眼下的情況。

「父親在鎮撫司多年,業務嫻熟,自個兒不大會出錯,可就怕王文軒有心為難。」安芷越想越覺得難,「以父親眼下的情形,想要調值,實在是難,而且有王文軒在,他不會同意父親調職。」

「對啊!」安成鄴早就想過這些,他這會心急,說話便沒過大腦,「要是你沒和裴鈺鬧翻,這會我們還能走走裴家的門路,讓裴闕帶着我一起調職,那多好。」

在裴闕手下辦事的這幾年,安成鄴是真的輕鬆。

說完,安成鄴就意識到不該這麼說,忙轉移話題,「其實如果威遠侯府沒倒,我也不用那麼愁。」

說到底,就是現在沒靠山,很可能要被人欺負。

安芷不求父親建功立業,但也想求個無錯無責,不然他們這一大家子都要被連作。

難不成,又要去求裴闕嗎?

在安芷這麼想的時候,福祿進來傳話,說裴四爺來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0章 調職

20.7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