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與我

第181章 與我

裴闕?

他這會來做什麼?

安芷還沒想明白,就聽到父親熱情地跟福祿走了。

她心中隱隱有個猜想,便也跟了過去,只是沒出面見裴闕,而是藏在裡間,偷偷聽裴闕和父親說話。

正廳里,早有丫鬟給裴闕上了茶。

這會安成鄴看到裴闕,是倍感親切,「裴大人,您不用起來,快坐。」連著稱呼,都換成了您。

裴闕被安成鄴的這聲您喊得挑起眉毛,怎麼說他都是小輩,當不得安成鄴的您,「伯父客氣了,您是長輩,不用對我這般稱呼。」

「不敢不敢。」安成鄴還指望著裴闕能救他於苦海之中,而且從裴鈺的輩分上算,裴闕真不是他小輩,「您是大人,下官自然該敬您。」

裡間的安芷,聽父親的這一聲聲您,差點沒笑出聲來。

要知道,裴闕最討厭她喊他四叔,眼下父親卻把裴闕的輩分又拉高了點,與她的差距便更大,而裴闕還不能明著說。

想到裴闕這會有可能變僵的臉色,安芷就很想出去看看。

外頭安成鄴客套完一番,才問到主題上,「裴大人這會子過來,可是有事?」

「是有點事。」裴闕今日過來,就是特意來給未來岳父賣好,「我知道伯父與王家不睦,而王家又是個肚量狹小的,所以想過來問問伯父,願不願意跟我去工部?」

工部在六部中,實權算比較小的,但安成鄴要的就是這種權力不大,能渾水摸魚的職位。

他喜不自禁,連連點頭,「願意!」

心心念念想著的事,不用去求人就能解決,安成鄴這會看裴闕是越來越順眼。

安芷聽安成鄴的事情有了著落,她心裡也跟著鬆了一口氣。

不再多留,帶著冰露從正廳后悄悄退了出去。

「這裴四爺,真是好人。」這段時間以來,冰露親眼瞧見裴四爺對主子好,真心替主子覺得裴四爺是個良人。

「他是好。」安芷幽幽地說了句。

裴闕對她的心意,她都能感受到。若是沒有裴鈺的事,她大概早就對裴闕心動。奈何造化弄人。

看到前方有正院的人走來,安芷輕輕咳了一聲,示意冰露莫再多說。

「小姐妝安。」朝露手裡提著食盒,她臉圓,笑起來一派和氣,「孟家送了一些秋橘過來,便讓奴婢給各個院子送一點。小姐回去嘗了若是喜歡,就讓人來與我說一聲,我再給您送了去。」

安芷點頭說了句好,便和朝露分開。

往前走了許多,冰露才發出疑問,「小姐,您覺不覺得,自從四小姐沒了后,太太好像變了許多,對咱們熱絡了。」

「孟家老太太是個有見識的。」安芷分析給冰露聽,「太太小門戶出身,肚量難免小了點,不過她有位好祖母,知道點播她。孟家沒個十年,不可能再起來,父親又不是個痴情專一的,太太籠絡不好父親的心,若是再與我們這些小輩生嫌隙,她往後的日子可不好過。」

孟潔若是聰明點,一開始和安芷相敬如賓就很好,沒必要去爭那些虛名。

不管是安芷,還是安旭,都不會太在意安家的財產。

眼下太太有意示好,安芷接下就是。

回到院子后,安芷吃過午飯有些困了,想睡個午覺。

沒曾想,裴闕沒走,來了她屋裡。

「你怎麼來了?」安芷坐在床沿,下意識問。

聽到這話,裴闕有些生氣,他熟悉地坐到了安芷的床對面,「你卸磨殺驢的本事,倒是越發有長進。」

「不是。」安芷抿唇,微微垂眸,長又翹的睫毛擋住眼睛,聽裴闕輕輕地哼了一聲,膽從心裡生,低喃道,「你又不是驢。」

丫鬟們知道主子要睡午覺,沒人敢在院子里打鬧,所以這會屋裡安靜得很,儘管安芷很小聲,還是被裴闕給聽清楚。

裴闕悶聲笑了下,看安芷低著頭鼓著臉可愛,掌心突然有點癢,「若我真是驢,你就想卸磨嗎?」

「當然不是!」安芷猛地抬頭,發現自己音量大了點,忙捂住嘴巴搖頭,有些急了「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

「我懂。」裴闕兩腿盤到軟榻上,手肘撐著案幾,拳頭支著腦袋,定定地看著安芷道,「我聽聞,你舅母打算給你想看人家?」

安芷嗯了一聲,不知為何,突然好心虛。

「不要去。」裴闕道。

「我也不想去的。」安芷對於嫁人這事,實在沒興趣,「我就是應付應付舅母,不會當真。」

聽到這個答案,裴闕的薄唇微微上揚了點,但還是堅持不讓安芷去,「應付也不行,就算你不當真,那些權貴公子見了你,又有哪個不會心動?」

不管從人材,還是家世,安芷都無可挑剔,就算曾經被裴鈺退婚過,但在絕對權勢面前,這都不是事。

不用錢氏特意出門找,那些約她赴宴的太太們,好些都有在打安芷的主意。

安芷被裴闕說得有些臉熱,「我又不是香餑餑,怎麼可能每個人都喜歡我。」

「今兒個我幫了你府上那麼大的忙,我就這麼個小要求。」說著說著,裴闕話裡帶了點委屈的意味,「你是不知道,我去找王文軒說讓伯父調職的事,他把我好一頓說道,話里話外都在夾槍帶棒。」

聽到這話,安芷立馬想到的是王文軒不怕死么,連裴四爺這樣的記仇的人都敢懟,可轉念想到王文軒的父親都成了首輔,加上王家行事本就囂張。這麼一想,倒也不是沒可能。

抬頭時,對上裴闕的目光,安芷不由心軟,「我會和舅母說明,因為裴鈺給我的傷害太大,所以暫時不想相看人家。」

她頓了下,「不過舅母大抵是會說不用急定人家,先看看再說。舅母是疼惜我的家人,我也不好讓她太為我擔憂,實在推拒不了的,事後我也不會再相處。」

「這樣……你可滿意?」

「滿意。」裴闕真心實意地笑了出來,他是真的滿意。

安芷聽到裴闕的笑聲,覺得裴闕可能多想了,又忙解釋,「其實我本來也是這樣想的,嫁人這事,我真沒想法。」

「與我呢?」裴闕心砰砰加速跳,黑眸緊緊盯著安芷,「如果是與我,也沒想法嗎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1章 與我

21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