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有的

第182章 有的

裴闕這個問題太直接了,安芷瞬間紅了臉,垂下頭不敢看裴闕的臉。

想法這東西,說實話,她有的。

畢竟裴闕這般俊秀的人物,還對她體貼入微,日子久了,多少都會有些心動。

上輩子的安芷一心一意對裴鈺,所以從來沒考慮過別的男人,更沒設想過會不會喜歡其他人。

那會的她,以為自己只會喜歡裴鈺那樣的翩翩公子,從沒想過也有一天會對上裴闕這樣高貴,又權勢滔天的人物。

「裴……裴四爺。」安芷咬了下嘴唇,本就鮮紅的嘴唇,顯得愈發嬌艷欲滴,目光閃爍地瞟向裴闕,「在我被裴鈺退婚之前,你我之間並沒有交集,你……你到底是為何心儀我?」

安芷並不認為裴闕是個留戀表面的人,可能她的容貌能吸引裴闕一時,卻不能讓裴闕為她做那麼多。

裴闕聽到安芷又喚他裴四爺,好看的眉毛快速蹙了下,帶了點小性子地問,「你不知道?」

安芷沉默搖頭。

如果她抬頭,便能看到裴闕吃味的表情,實在是酸得厲害。

裴闕哼了一聲,把腳從軟榻上放下來,「你再想想,多想一會,我有時間。」

「裴四爺,我是真想不到。」安芷想過許久,除了裴闕上回含糊說的,其他的她真沒有想法,可她話音剛落,就聽到裴闕不高興地又哼了一聲,忙抬頭去看裴闕,對上裴闕炯炯目光,又急忙移開視線。

裴闕見安芷如此,想來是真的不記得,心中醋罈直接翻了。可若是鬧起脾氣來,只會讓人覺得他小心眼,畢竟安芷之前是裴鈺未婚妻,留意別的男子確實不對。

轉念想到剛才的問題,裴闕把話題拉了回來,「且不說這個,方才我問你的,你還沒答呢。」

安芷自認為不是一個太矯情的人,可姑娘家家要在這種氛圍下,說出心儀不心儀的話,到底有些羞於啟齒。

猶豫了好一會兒,安芷才開口答,「裴四爺是個很不錯的人。」

「就這?」裴闕站了起來,在屋子裡來迴轉了兩圈,聽到外頭冰露敲門,走到安芷跟前,俯下身,頭頂的髮髻貼上安芷的額頭,「你是要急死人嗎?」

安芷深呼吸一口氣,她先回冰露還沒起,再起身把裴闕往窗戶那推。

等到了窗戶邊上,才快速答了句有的,就迫不及待把裴闕往外推。

裴闕不敢掙扎,怕鬧出大動靜讓安芷難堪,便由著安芷把他推了出去。

等落地站穩后,裴闕才想到安芷那句有的是什麼意思,心坎頓時像泡了蜜餞一般,不虛此行!

安芷長吁一口氣,拍著胸脯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今兒個的午覺是睡不成了,安芷只好穿上衣服,喊丫鬟們進來伺候。

外頭的丫鬟都不懂裡頭主子剛經歷過什麼,只覺得主子這會面容嬌艷,好看極了。

下午不用出門,安芷梳了簡單的髮髻,聽福生說哥哥回來了,便帶著小廚房做的點心過去看看。

等安芷到的時候,安靖也在。

「請長姐安。」安靖本來是拿著一本兵書在看,瞧見長姐進來,忙放下手裡的書,乖乖行禮。

安芷說了句乖,把食盒裡的點心拿出來給兄弟倆分了。

如今父親的調職解決,安芷和安旭都沒了困擾,兄妹三人說了會話,時間很快過去,又各自回院子。

次日安芷起了個早,她要去白家一趟。

剛從府中出來,安芷才要上馬車,順子就提著食盒跑了過來。

「請安小姐安。」順子把食盒遞給冰露,笑著和安芷道,「我家爺讓我給您送點藕粉桂花糕,他說您喜歡這味道,昨兒就吩咐府里的師傅準備著。」

東西送到了,話也說完,順子很有眼色地麻溜退下。

等安芷和冰露上了馬車后,冰露很是疑惑,「小姐,您說這裴四爺大早上的,送什麼糕點呀?」

安芷心裡清楚,這是裴闕提醒她,別忘了昨兒答應過他的話。

「既然人有心送,咱就收下吧,反正味道不錯。」安芷沒回答冰露的問題,而是閉上眼睛開始休息。

到了白家后,錢氏先拉著安芷問了關於婚禮籌備的事,安芷替她父親操辦過一次婚事,對於流程很清楚。所以錢氏的問題,她都能回答上來。

「聽你說得有條不紊,我可算是放心了。」以前錢氏就知道安芷能幹,畢竟白氏是把安芷往高門主母培養,從手段到見識,樣樣都沒落下,「像你這般模樣好,又能幹的姑娘,誰家能娶回去當媳婦,都是他們的福氣。」

來了。安芷心道。

錢氏長嘆一聲,看著安芷精緻的臉龐,轉而又笑了。憑她見過各種美人,都不如她眼前的外甥女好看,而且安芷這會正值妙齡,是開得最艷的時候。

「芷兒啊,前兩天姑母和你說過,想替你相看人家。」錢氏說這話時,雁回把這幾日送來的拜帖都放在安芷跟前,「你瞧瞧這裡面,有沒有你中意的人家。若是有,我就先去那家。」

安芷瞥了眼厚厚的兩疊拜帖,抿下唇,「舅母,我知道你是為我好。但我經過裴鈺那事,心裡落了傷,還不想嫁人。」

「裴鈺那個小王八蛋!」錢氏說到裴鈺就來氣,「放著你這樣的知書達理的大美人不要,反而和一個外室生的破爛貨私奔,真真是瞎了眼!」

錢氏在西北待了多年,軍營里聽習慣了葷話,現在又不是在外人面前,便沒刻意拘著自己,罵起裴鈺一套又一套。

安芷現在聽到裴鈺,其實沒什麼感覺,但為了答應裴闕的話,只好裝出一點難過。

而錢氏正如她昨兒想的一樣,說不急著成婚,若是有不錯的人家,可以先看看。

安芷推脫幾句,不好讓舅母多擔心,便說了好。

說完相看人家的事,錢氏又開始叮囑安芷要注意婚禮細節。

等安芷走時,已是下午。

錢氏前腳送走安芷,後腳就去找相公罵裴鈺,連帶著也把裴家給罵了進去。

「這樣的人家,以後少來往!」錢氏憤憤道,「白白害了我們家那麼好的閨女,聽到沒有,以後別去搭理裴家!」

白騁不敢違逆夫人的話,連連點頭說好。

裴闕這回,本想讓安芷離外面虎視眈眈的男人遠一點,卻沒想到失了未來舅母的心。等事後從白騁口中套到這事時,十足地後悔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2章 有的

21.09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