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好看

第185章 好看

安芷一開始祈禱著裴闕別進來,希望他只是路過,可轉念想到她和夏公子連話都沒說一句,就算裴闕進來也沒什麼。

但裴闕會生氣吧?

安芷問自己。

以裴闕吃醋的程度,好像是會生氣。

那還是別進來的好。

可等安芷這麼想的時候,外頭順子已經在敲門,「裡面有人嗎,我家主子鞋襪濕了,可否容許進來暖暖?」

尋常人若是濕了鞋襪,肯定早早回府,所以安芷一聽就是借口,緊張得看著門移不開眼。

夏雲江不懂安芷和裴闕之間的事,他這人熱情好客,這會和安芷待著拘謹得很,聽到有人敲門,立即起身去開門。

不過夏雲江的小廝比他更謹慎,拉住他的手,小聲道,「公子,安小姐在這裡,不宜讓外男進來。」

夏雲江山野長大,家中有沒有姐妹,對於閨閣女子的事所知甚少,聽了小廝的提醒,才反應過來。

「那你去把我的鞋襪拿一份出來,我出去給外頭的公子就是。」夏雲江吩咐小廝道。

安芷聽到夏雲江這麼說,心裡鬆了一口氣,這位夏家小公子,應該是沒看上她。

等夏雲江帶著小廝出去后,安芷繃緊的背稍微鬆了點。

「小姐,裴四爺怎麼來了?」冰露也聽出順子的聲音。

安芷搖頭,她要是能預知,眼下就不會坐下這裡干煎熬。

聽外頭夏雲江在和裴闕說話,安芷緊張的同時,又有點兒好奇。

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後面,耳朵貼了上去。

裴闕看到夏雲江的第一眼,就知道夏雲江有點憨,不然干不出在這會給他送鞋襪的事。

不過這也正好合了他的心意,只是可惜沒能進去看看安芷是什麼表情。

「原來是裴四爺,我是夏雲江。」夏雲江剛到京都沒多久,受到過很多邀約,參加完一些宴會後,對京都的人和事都沒太大興趣,唯獨記下裴闕這個人。

在京都權貴的口中,裴闕任性恣意,最是記仇,這兩點都很符合夏雲江的性格,所以一直想見見裴闕是何許人也,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。

「暖閣里有女眷,不便請裴四爺進去。」夏雲江指著不遠處的馬車道,「如果裴四爺不介意,可以去我的馬車上換。」

裴闕微笑著說多謝,和夏雲江一起往馬車那走。

「裴四爺也是來賞雪嗎?」夏雲江問。

裴闕搖頭,「我公務繁忙,只是聽聞心儀的姑娘來附近遊玩,所以特意過來碰碰運氣,希望能有機會見上一面。」

安芷聽到這裡,心都提了起來。

她把耳朵貼得更緊了一點,卻再聽不到裴闕和夏雲江的對話。

推開一條門縫,安芷看到裴闕和夏雲江已經走遠,擔心裴闕多說話,心亂得像被火烤一般。

坐回茶桌邊上,茶盞里的茶水已經涼了,安芷舉盞喝了半盞,聽到外頭傳來舅母和夏夫人的說話聲,趕忙放下茶盞,整理了下衣服。

等錢氏他們進來時,便看到安芷端坐在茶桌盤,笑盈盈地起身給他們泡茶。

而夏雲江被成氏喊了回來,喪著臉,似乎心情不大好。

錢氏方才在外頭看到夏雲江,便知道這事不成了,和成氏說了兩句話,各自散去。

待成氏上了馬車后,把兒子也叫進馬車裡,看到白家馬車走遠,皺眉數落兒子,「讓你和安小姐說說話,你怎麼跑到外頭去了?就算心裡不喜歡,也要做到禮儀,就那一會兒,都忍不住嗎?」

「再說那安小姐模樣禮儀,樣樣出挑,我分明瞧見你臉紅,怎不與她多談談?」成氏在嶺南時,也為次子相看過一些人家,可次子每回都沒多大興趣,刨根問底后,總是回答沒什麼興趣。

這次遇到安芷,成氏原以為次子會心動,畢竟哪個男兒不愛美人,結果半路丟下安芷,轉頭和不認識的裴闕說起話來。

真是氣煞她也。

夏雲江抿著嘴,在他母親追問下,才開口解釋,「都說男兒先建功,再成家,哥哥和族裡的幾位堂兄都是先有了官職才成家,我也想先上陣搏個封賞,再娶妻生子。」

「荒唐!」成氏胸口一堵,以前她真沒想到次子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不成家,現在聽起來氣得想打人,「你哥哥是因為打小跟著你父親,所以才早有建樹,至於族裡的幾個堂兄,他們是為了說門更好的親事才拼功名。你又不缺家世,哪裡用得著和他們比。」

成氏板起臉,正色道,「你就跟母親說說,對安芷到底有沒有意思?」

提到安芷,夏雲江瞬間抿住嘴唇,耳朵肉眼可見地紅了。

「說話呀?」成氏嘆氣,「是哪裡不滿意,也得有個理由,下回母親可幫你再找。」

想到安芷喝茶淺笑的模樣,夏雲江微微別開臉,「安小姐……很好看。」

夏雲江自幼習武,於文章詞藻上很是匱乏,想了半天也沒個合適的詞形容安芷的美,到了嘴邊就剩一個好看。

成氏是過來人,看到兒子提起安芷時的扭捏,就知道她之前猜的沒錯。

這天底下,哪有男人不愛美女的,也就她這個傻兒子不會表達,覺得人家姑娘漂亮,不賣力討好,反而跑了。

想到兒子這般不懂情趣,成氏不由嘆了口氣。

「再過兩日,便是安芷哥哥的婚禮,雖說咱們家和安家沒有來往,可元家是咱們親戚,到時候還是可以去一趟。」成氏看著兒子的臉說,「你若是覺得人家姑娘好,就得嘴巴巧,心眼細,變著法子哄姑娘開心。知道了嗎?」

話說得那麼細,若是兒子再不明白,成氏便沒辦法了。

夏雲江小聲說了句是,腦海中再次浮現安芷好看的臉,耳根再次紅了。

另一邊,安芷和舅母同乘馬車回去。

「你不用太在意夏家那小子。」錢氏想到夏雲江那個二愣子,心中也有氣,「他竟然丟下你去和裴闕說話,這樣的人,不用再多來往。」

安芷要的便是舅母的這句話,微微頷首說是。

錢氏怕安芷難過,安撫道,「你放心,京都里好男人多得是,舅母總會替你想個最好的。」

往常錢氏看夏雲江是個好的,沒想到夏雲江有眼無珠,她再想到夏雲江,便不覺得他好了。

馬車搖搖晃晃行駛了一段路,錢氏聽到身後有其他馬蹄聲,從小窗往外看,正是裴闕主僕,立即皺眉讓車夫停車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5章 好看

21.3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