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紅豆

第188章 紅豆

安旭在西北三年,隨著武藝的長進,酒量也是越來越好。加上他今兒找的兄弟,個個海量,他便沒怎麼醉,進洞房的時候很是清醒。

軍營里過得糙,可回到安府,因為有妹妹的照顧,事事都細緻起來。

進洞房前,就有丫鬟給他送來薄荷水漱口,還有面巾。

等進了洞房后,發現郡主靠在床沿休息,雖說隔著紅蓋頭,但他這會已經緊張起來。

惠平的陪嫁丫鬟秀珠聽到開門聲時就想叫醒主子,奈何主子睡太沉了她推了兩次都沒用,急得手心出汗。

「行了,你退下吧。」安旭自個也很累,懂郡主的辛苦。

秀珠是長公主特意撥給惠平郡主的大丫鬟,年紀比惠平郡主還要稍長兩歲,就是為了提點惠平郡主婚後生活。可剛到安府第一日,主子洞房還沒提醒,秀珠實在不敢就這麼出去。

「回爺的話,奴婢是要伺候兩位主子喝完交杯酒,才能出去的。」秀珠說這話時,特意大聲了點,期冀自家小姐能早點醒過來。

可是沒用,惠平累了一天,忍了一下午沒睡,撐到天黑就挨不住了,這會與夢正香甜,不是秀珠一句兩句能叫醒。

安旭知道秀珠的顧忌,可他看郡主睡得死,真不好意思去打擾,「沒事,你家小姐睡得這般沉,交杯酒等明兒喝也沒事。」軍中沒這些繁禮,安旭也不在意。

秀珠說萬萬不行,看老爺面露倦色,只好從背後輕輕掐了下小姐的背。

「誰?」惠平從夢中驚醒,看到眼前遮了一塊布,想伸手去掀,卻被人壓住手。

「爺回來了,少夫人該準備喝交杯酒。」秀珠搶話提醒。

惠平聽此,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秀珠說的什麼意思。

她在家悠閑慣了,沒想到洞房這日先睡著,想到安旭這會看著她,連刷地就紅了。

極輕地嗯了一聲,之後的流程便開始了。

等蓋頭掀開后,惠平先是眼前一眩,再看到安旭的俊臉。

喝交杯酒時,惠平整個人都是僵的。

之前的每一天,她都在期待嫁給安旭,但真的到了這個時候,她真真切切和安旭面對面,甚至還有一些接觸,惠平便不知道要說什麼,還是做什麼,不時會朝安旭那看兩眼,可兩人眼神剛對上,又不爭氣地趕忙移開,倒沒了最開始的那份勇敢。

喝完交杯酒,秀珠替主子拿下頭飾后,才退出屋子。

靜謐的環境里,只剩下新婚夫婦兩人。

惠平不知所措地坐在紅木凳子上。

安旭同樣緊張,雖說成婚前,早有兄弟和他說過要幹什麼,可他以前又不是個花場老手,這會兩手搭在膝蓋上,來回揉了又揉。

過了會,惠平還沒等來安旭說安歇,到底是她先忍不住,小小聲問,「相公,我們......休息吧?」

安旭嗯了一聲,坐在床沿開始拖鞋。

惠平也走到床沿,兩手抬起來又放下,最後還是沒敢去幫安旭脫。

兩人中間隔了一掌的距離,又是好一會兒,安旭才去放紗簾。

自此,一夜春宵。

~

安芷今晚多喝了兩杯酒,她哥哥成婚,她是東家,來的小姐夫人們想和她套近乎的,都要和她喝一杯。

最後還是安芷看情形不對,先裝醉,才逃脫大醉。

被丫鬟們放到床上后,安芷睏乏急了,閉著眼睛迷迷糊糊道,「今兒就這麼睡吧。」她實在沒力氣起來擦胭脂。

「小姐躺著就好。」冰露擰了溫面巾替主子擦臉,「胭脂若是不擦乾淨,明兒臉上會長瘡的,春蘭已經去拿醒酒湯,待會您喝了再睡,省得明兒頭疼。」

只要不起來,安芷都由著丫鬟們弄。

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,所以裴闕是什麼時候在她枕邊放的珠花,她也不清楚,只是醒來的時候看到紅豆瑪瑙珠花下面壓了一個裴字,安芷才知道裴闕來過,驚得她忙從床上起來,把珠花藏進梳妝台的抽屜。

外頭候著的冬蘭聽到主子醒了,端著溫水進來,翠絲拿著盂盆。

「冰露姐姐昨兒累著了,這會還沒醒呢。」翠絲年紀小,昨兒沒出去幹活,今兒便由她和冬蘭頂替冰露。

安芷坐在梳妝台前,準備畫眉,「她幸苦一天,讓她多睡一會,我們快點吧,今天新媳婦奉茶,我們得比哥哥他們早。」

冬蘭道了一聲是,便替主子梳妝。

雖說今兒不用見外客,但新嫂嫂嫁過來第一天,安芷的妝容也要尊貴些。

等安芷到正院時,父親和太太都在了,兩位姨娘隨後就到。

沒多久,安旭便和惠平一前一後走進正院。

新婦給公婆奉茶后,才輪到安芷帶著安婧給哥哥嫂嫂奉茶,而兩位姨娘沒資格參與,她們來只是為了表示對惠平的尊敬。

大家打完照面后,一起吃過早飯,再去宗祠走一趟,惠平這個新媳婦便算進門完畢。

安芷回到自己院子后,才敢把裴闕送的紅豆瑪瑙珠釵拿出來看。

紅豆寄託相思,安芷想到這層意味時,心裡突然有些甜甜的。

「小姐,少夫人來了。」翠絲還沒進門,通傳先到。

郡主?嫂嫂?

這個時辰嫂嫂不應該陪哥哥嗎?

怎麼來她這了?

安芷忙把紅豆瑪瑙珠釵放好,等她走到門檻邊時,惠平正好走到檐下。

「翠絲,快去備茶。」安芷笑盈盈地扶著嫂嫂進門,打趣問,「嫂嫂新婚蜜戀,這會怎麼有空來我這?」

惠平斜了安芷一樣,等翠絲上完茶,她才嘆氣道,「你哥哥被軍營的人叫走了。」

惠平和婆母氣場不對,兩位姨娘看到她都畏手畏腳,便走到安芷這兒來了。

「哥哥昨兒才成婚,怎麼今兒就叫走他?」安芷皺眉問。

安旭前後有五天休沐,若不是情況緊急,軍營的人是絕不會來叫安旭。

惠平搖頭,「我聽是軍營的人,便先退出書房,沒聽到具體說了什麼。妹妹你聰明,你能猜到是什麼事嗎?」

「我再聰明,也不可能在閨閣里知道軍營的事呀。」安芷覺得這事不太對勁,讓翠絲去把冰露喊來后,吩咐冰露道,「你派人出去打聽下,京都里有什麼大事發生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8章 紅豆

21.7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