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好合

第190章 好合

安芷得知嫂嫂要跟哥哥一起去西北時,和長公主一樣大吃一驚。

她還特意找到嫂嫂聊了聊。

「你可知西北苦寒無比?」

惠平麻木地點頭說知道,「你們怎麼都要問我這個問題?我相公在西北征戰多年,我怎麼可能不知曉西北的情形。」

「知道歸知道,可真的體驗起來,嫂嫂你能堅持住嗎?」不是安芷看不起嫂嫂,而是西北那地方,條件是真的差。

惠平自然想過這個問題,她也想過如果受不了該怎麼辦,可是如果不親自去一趟,她又心有不甘,「能不能堅持住,都是要去體驗過一次才能知道的。如果我不去,我會對西北一直保留遺憾。」

她頓了下,「安芷,如果有一天,你心儀的男子即將踏上險途,你是會明哲保身而後退,還是義無反顧往前沖呢?」

「我……」安芷沒想過這個問題。

重生之前,安芷一心一意等著和裴鈺成婚,想著日後定是高門主母,一帆風順,從沒想過裴家會有覆傾的那一刻。

重生之後,安芷不再相信愛情,只想一個人過,可後來因為裴闕的闖入,打亂了她所有的計劃。

如果問題是針對裴闕,她願意與裴闕攜手並進嗎?

安芷轉頭看向嫂嫂,搖頭但:「我不知道。」

惠平單手撐著下巴,好奇問:「你怎麼會不知道呢?以前你和裴鈺有婚姻時,你就沒想過這些嗎?」

安芷搖頭,「那會我比較單純,以為裴家是百年世家,會永遠繁榮昌盛。」

「這怎麼可能呢。」惠平生長於宗室,有些事情單純,但並不代表她什麼都不懂,「不說遠的,就拿姑母嫁的威遠侯府來說,以前威遠侯府的雲氏出門,那叫一個氣派,可你現在看看,她有出門嗎?」

當然是沒的。

安芷長嘆一聲,回去的時候還在想這個問題,只不過每次都會想到裴闕的那張臉,讓她每每想不下去。

於安芷而言。她對裴闕是心動的。可同時她也能想到她的這份心動需要付出太多的代價,不僅僅是從世俗的觀念上,還需要衝破一些人為道德的禮制。

說實話,光是靠現在她和裴闕之間的羈絆。在她想來,是沒有那個膽量敢去衝破的。

冰露聽到主子嘆氣,關心問,「小姐是因為少夫人的話,所以才憂心忡忡嗎?」

關於主子和裴四爺的事,冰露知道前路艱難,所以儘管她一直都很希望主子能嫁給裴四爺,但是卻沒有在日常中提過這件事。就是怕以後萬一沒成,給主子再次留下太大的傷害

「是也不是。」安芷跨過門檻,看到院子里玩花繩的幾個丫鬟,轉而換上笑臉,輕聲和冰露道,「那都是以後的事,咱們先不想了。」

冰露應了一聲好,知道主子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,拉著主子和她們一起玩。

轉眼就是大年三十,這是惠平嫁過來的第一個年,安成鄴吩咐過了,今年要大操大辦。

安芷本來覺得低調點的好,畢竟今年是多事之秋,可轉念想到以安府的本事,想高調也高調不到哪去,便由著父親去了。

一個新年,就這麼平凡而不簡單地過去了。

等正月初一這天,家裡已經開始收拾安旭夫婦要帶走的東西。

安芷什麼都想給哥哥他們帶,但車馬有限,最後惠平把大部分的珠寶首飾都換成現銀。用惠平的話來說,長路漫漫,帶東西不好帶,但是銀票方便,而且只要能用錢的地方,她就不會太苦。

安芷覺得嫂嫂想的有道理,便給他們加了五千兩銀票,只不過惠平沒要。

「你的錢自己留著。」惠平道,「我是郡主,有封地,還有個做長公主的母親,最是不差錢。本來我嫁過來還能和你有伴,但是現在我跟你哥哥一起走了,又剩下你一個人。這京都里人人如狼似虎,你可要萬萬小心,可別被人算計了去。」

這些話,都是惠平的肺腑之言。

她是真捨不得安芷,但更想跟著相公一起去西北。

「希望以後能有機會,讓我們永遠不分開。」惠平真心道。

安芷也想能和哥哥嫂嫂近一點,可他知道,只要哥哥當任大將軍一天,她們就註定分隔兩地,除非她也去西北。

這麼一想,倒不是不可以。

如今哥哥成婚,有了背景深厚的長公主做靠山,她不用外為哥哥操心。只要掙夠了錢,天高海闊,同樣任她飛。

雖說想開了,可到了夜裡安芷還是睡不著。

她站在裴闕常來的那扇窗戶跟前,長發披肩蓋著,抬頭望著漫天繁星,心裡空落落的。

「你在等我嗎?」裴闕突然翻牆出現。

看到一身黑衣的裴闕,安芷倒是沒有太多的意外,因為她會站在這裡,就是在等裴闕。

點了下頭,安芷依舊靠在窗沿邊,沒有給裴闕讓位置,「今晚月色那麼好,我想著你應該是會來的。」因為他知道她會難過,所以想要試一試。

裴闕聽出安芷話中的難過,一方面高興安芷說在等他,另一方面又有些心疼,站在窗沿下的他與安芷一樣高,二人平視著,「你的兩位表哥都是棟樑之材,等過兩年你哥哥在西北建功立業,可以再想法子讓他調職回京都。」

安芷淺笑,「你是想讓我哥哥恨你嗎?」

安芷了解哥哥,以哥哥的性格,不到不能上戰場的那天,他是不會回來的。

「自然是不想。」裴闕低聲道,「可我也想你高興。」

「只要哥哥能平安幸福我就夠了。」安芷頓了下,認真琢磨著裴闕的黑眸里的情緒,可裴闕這人藏得太深,她看到許多,又似乎什麼都沒看到,試探道,「等日後有機會,說不定我也能去西北呀。」

「你要去西北?」裴闕瞬間皺眉。

安芷輕點頭道:「有過這個想法,裴四爺。」再次看著裴闕的眼睛,「這麼些日子,我真的很感謝你對我的好。我嫂嫂今兒問了我一個問題,我也想知道你的答案,如果有一天,上天要你在我和裴家之間做選擇,你會如何辦呢?」

「我不會讓這種可能出現。」裴闕道。

聽到安芷說想去西北,裴闕整個人都慌了。

他軟磨硬泡這麼長時間,為的還不就是安芷這個人,好不容易從安芷口中得到一句喜歡,現在又要轉眼即逝。

「安芷。」裴闕往前走了一大步,貼上牆壁,和安芷的臉只有一指的距離,「如果真的有那一天,一定是我做得不夠好,我會送你去最安全的地方,會用盡生命護你周全。如果可以,我會去追隨你。」

裴家,是裴闕的責任。但安芷,才是他想要的。

安芷懂裴闕肩上的那份責任,她是寒門嫡女,同樣肩負了一些推脫不了的責任。

「裴闕,今兒這話我記下了。」安芷抬手要關窗,「你來了,我很高興。咱們,來日方長。」

她喊的是裴闕,不是裴四爺,也不是四哥,就是裴闕兩個字。

裴闕站在窗沿下,等安芷關窗許久,還傻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頭一回,裴闕覺得他的名字被人叫起來也能如此勾纏。

安芷關上窗戶后,並沒有離開,而是站在窗戶邊上,大口喘氣。

方才的那番話,便是她盡最大的努力在告白。她做不到像嫂嫂那樣勇敢直白,所以只能彎彎繞繞地試探。

聽到窗外有輕微的腳步聲后,安芷才慢吞吞地走回床邊。

裴闕能來,她是真的很高興。

~

提前回西北的,只有安旭夫婦,白騁夫婦還是得等中秋過後回去。

送哥哥嫂嫂出城時,安芷忍不住紅了眼眶,看得嫂嫂也跟著哭。

長公主和女兒說了好一會兒話,依然不肯鬆開女兒的手,「到了西北,記得對自己好一點,和女婿要互敬互愛,你現在成了婚是大人,可別再像以前一樣耍小孩子脾氣。我沒在你身邊,你得好好的。對了,我讓你帶的兩個丫鬟,你怎麼沒一起帶去呢?」

長公主給了女兒兩個美艷丫鬟,年輕夫妻懷孕很快,若是女兒懷孕了,與其讓不知底細的女人伺候女婿,還不如她們自己挑人。

惠平聽到母親的意思時,頗為生氣,想著她才新婚,母親就讓自己給相公準備侍妾,覺得母親不為她著想的同時,醋味也衝到天上去了。

不過安旭的反應,讓惠平很是滿意。

「相公說不用她們。」惠平小聲和母親道,「相公說他幼時因為公公的外室,鬧得家宅不寧,所以他不需要侍妾,有我一個就夠。」

回想到相公的這話,惠平就忍不住偷笑,「母親,你說我是不是幸運極了?」

看著女兒眼底的歡喜,長公主不忍心打擊女兒,雖說她覺得男人年輕的諾言不可信,可萬一女婿真的從一而終,拿豈不是更好。

「是是是,你最運氣最好了。」長公主摟住女兒,看另一邊女婿他們頻頻往這邊看,知道時候差不多了,拍了拍的女兒的背,「時候不早,你們該走了。」

真到要走這一刻,惠平又忍不住賴在母親懷裡哭了,「母親,我捨不得你。」

長公主也捨不得女兒,可事情都到了眼下地步,她是留不住女兒了。

這時安旭過來,先給岳母行禮,再掏出帕子給夫人擦淚。

惠平看到相公,很快就止住眼淚。

安芷看著對面街路的哥哥嫂嫂,由衷地祝福他們百年好合。

孟潔看到繼子夫婦感情好,心中生了少許羨慕,同時也寬鬆了許多,本來以為當郡主的婆婆會難做,結果十天沒到,郡主便要跟著繼子去西北,真是讓她輕鬆不少。

「芷兒,如今就只剩下你了。」孟潔心情好,說話溫柔有愛,「正月里會有許多宴會,你若是有合意的,可以來與我說,我一定幫你打聽清楚對方。」

安芷回了句多謝太太,便沒多說其他,她聽得出太太是客套話,畢竟真關心應該說看到合適的介紹給安芷,而不是讓安芷和她說。

目送哥哥一行的車馬走遠后,安府的人才往回走。

~

正月里的宴會每天都有,特別是安芷又重新成為京都紅人,相中她當兒媳婦的夫人數不勝數,這其中就有錢氏的那位手帕交成氏。

安芷連續幾場宴會都遇到成氏和夏雲江后,成氏找到了錢氏,想讓她幫忙說和下。

錢氏頗為意外,「你怎麼又看得上我外甥女了?」

沒有不熟的人在,錢氏說話恢復在西北的直接。

錢氏訕訕笑下,「我一直都挺中意你外甥女,第一次見她時,我就可滿意她。」

「光你滿意可沒用。」錢氏和成氏多年好友,知道成氏不會再她面前作假,「得你兒子喜歡才行。」

「他自然是喜歡的!」成氏早就想找安芷和錢氏解釋,「上回的事,是我家那傻小子頭一回和姑娘獨處,他沒經驗,因為不好意思,所以才讓安芷誤會了。你若是不信,再找個機會讓他們相處相處,便知道了。」

若是沒有上回的事,錢氏還是很喜歡夏雲江,可到底是第一次不順利,所以這回她沒敢先答應,「你等我問問外甥女先,若是她有這個意思,我再安排。」

「那就謝謝你啦。」成氏對自己的兒子還是很有自信,而且以她家的家世和安芷比,安芷是高嫁。

但成氏想不到,等錢氏和安芷說明后,安芷會直接拒絕。

「為什麼呀?」錢氏需要問清楚,「夏雲江的為人我是知道的,人是好的,成氏與我性格差不多,想來你與她也處得來。而且你嫁到嶺南,我們也能時常見面。你是不喜歡夏雲江這個人,還是因為上次的事耿耿於懷呢?」

安芷抿唇道,「舅母,我知道夏家很好,也看得出夏雲江人不錯。但我……我對他沒那個意思。」

很多時候,安芷都想直接把事情攤開了說,可臨到頭,理智告訴她不能那樣做。一旦她把事情全說了,那後果不堪設想。

錢氏算是看著安芷長大,雖說有三年沒見,但對安芷還是有些了解,通過安芷說話時細微的動作和表情,她便能大概猜出一些,「芷兒,你跟舅母說句心裡話,你是不是有心儀的人了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0章 好合

22.2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