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坦白

第191章 坦白

「舅母何出此言?」安芷被問得有些心慌,生怕舅母知道了點什麼,有種小孩兒偷吃糖被抓住的感覺。

錢氏嘆了口氣,「我是覺得一再推脫是有心事,光裴鈺一個,確實會讓你心力交瘁,可如今既然你活過來了,那就要摒棄過往,努力向前。可你這一而再地不想要我幫你相看人家,這不就是有心事嗎?」

錢氏是把安芷當親閨女疼,以前她一直想要個閨女,奈何老天爺不成全她,所以白氏帶著安芷過來時,她總是百般疼愛。

安芷也知道舅母疼她,可她和裴闕的事,兩人都沒拿到明面上說,若是這會安芷先與舅母說了,那日後豈不是要白府和裴家起爭執。

安芷不願看兩家人起糾紛,便微微笑著道:「舅母是打心眼裡關心我,我……」

「夫人!」不等安芷說完,雁回就興奮地沖了進來,等看到表小姐也在時,忙收住腳,「夫人,咱們今年有糧了!」

錢氏一聽雁回這話,便被吸引了過去,「當真?」

雁回說是的,「今年王大人格外地大方,文書已經下了。」

糧草就是軍營的支撐,只要糧草夠,錢氏一點都不怕北疆那些游牧民族來犯。

安芷看舅母被糧草的事吸引了注意力,心裡鬆了一口氣,跟著把話題轉移到糧草上,錢氏還真被岔開話題,沒再問安芷的事。

從白府出來時,安芷的心還在撲通撲通加速,等她要上馬車時,遠處突然有人策馬而來,最終也停在白府門口。

來人安芷並不陌生。

裴闕過來和安芷微笑點頭,「好巧,安小姐也在。」

安芷回禮喚了聲裴四爺,「今兒四爺過來,是找我舅舅嗎?」

「是的。」裴闕往前走了一步,路人從他們側面看,會覺得兩人態度十分親密,「我給你舅舅送了那麼多糧草,總要說一聲才是,不然以後我給你提親,他們又怎麼幫我說話。」

「什麼提親?」安芷左右查看,生怕有其他人在,等她想去看裴闕時,卻看到裴闕已然邁過白府門檻,追不上去了。

上了馬車后,安芷的心惴惴不安。

舅母不是迂笨之人,今兒才問了她的心事,轉頭裴闕來送糧草,還有之前送的夜明珠,若是為了裴鈺,也改由裴家大爺過來送禮,而不是裴闕。

她現在就怕舅母自個兒猜出一點什麼,屆時直接和裴家反目,那可就不好了。

安芷愁得坐不住,直接去春風樓等著裴闕。

另一邊,裴闕道明糧草是他幫的忙后,錢氏和白騁都一臉驚訝。

「裴闕,你這麼做,是出於你自己的私人想法,還是裴家的意思?」白騁想不到安芷那,但他能察覺到這事不太對勁,畢竟為了一個裴鈺,裴家實在不用做那麼多。而且他都答應了裴家會照看裴鈺,便絕對不會食言。

錢氏聽到相公的問題,眉頭緊皺。回來的這些日子裡,她見過不少貴夫人和小姐,也參加過許多宴會,人多的地方難免口舌比較多,所以她也曾聽人私下說過安芷和裴闕共同出行春風樓。可那會她只當婦人嘴大心壞,沒有相信,更覺得不可能,可現在想起裴闕一次次舉動,都讓她越發懷疑。

裴闕今兒過來,就是打算把事情說明。

想了幾天,裴闕知道安芷不好拒絕錢氏,克若是由著安芷和別人相看,他心裡醋得厲害。

既然是遲早要面對的事情,倒不如現在坦蕩蕩得說出來。

不管會不會挨打,他都認了。

「目前來說,是我的意思。」裴闕答。

「為了安芷?」問出這個問題,錢氏自個兒都覺得很不可思議,裴闕是裴鈺的叔叔,叔叔看上侄兒被退婚的女人,這事傳出去,別人豈不是要笑話死,同時懷疑安芷的名節。

錢氏很想看到裴闕否認,可裴闕點了頭。

「我早已心儀安芷,之前奈何安芷有婚事在身,所以不得不一直隱忍。」裴闕道,「如今安芷沒有婚事的束縛,還請兩位能同意我與安芷的來往。」

錢氏聽得一愣,回神后大怒,「裴闕,你不要欺人太甚!當初你們裴家退婚的時候,可是把安芷傷得透透的,你現在又想娶安芷,讓安芷以後如何做人?」

不管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,安芷要再入裴家,不僅僅是面對外面的流言蜚語,還有裴家人的壓力。

特別是裴家大房,以前的兒媳婦變成弟妹,這轉變,讓安芷如何在裴家安穩生活。

「我會讓她不用在意那些,也會讓這世上沒一人敢對她不痛快。」裴闕放狠話。

他看上的女人,誰也欺負不得。

白騁直接聽啥了,「不是裴闕,你說以前礙於安芷有婚事,所以才一直沒有動手。所以說,安芷與裴鈺還有婚姻在身時,你就看上我外甥女了?」

白騁可是聽說了,當日裴鈺退婚,裴闕可是去幫安芷撐場面,就為了這個,裴闕每次上門,白騁就算不喜歡,也沒有直接讓下人趕出去。

聽到裴闕點頭說是,白騁直接拿起茶盞摔向裴闕,砸在裴闕的腳邊,碎得四分五裂,「荒唐,真是荒唐!你作為叔叔,怎麼能覬覦侄兒媳婦呢?」

「那會我並沒有做超出禮儀的事情,若不是裴鈺自個兒作死,我也不會有現在的機會。」裴闕對白騁夫婦行禮,「我對安芷,是志在必得。今兒特意告知,是因為安芷對兩位格外尊重,我希望能得到兩位的支持。」

「支持個屁!」白騁呸了一聲,指著門外道,「滾滾滾,快點給老子滾,你們裴家就沒一個好東西,從你老子到你侄兒,一個個都不是啥好人!」

裴闕來之前,就做好被趕的準備所以這會聽到白騁這麼說,是半點都不為所動,依舊保持行禮的姿勢。

白騁看裴闕不懂動,急了,轉身想找東西趕人,卻被他夫人攔住。

「你一直都在說你的想法。」錢氏朝裴闕走去,「那安芷的呢?感情是兩個人的事,不是我們同意了就行。安芷她可願意嫁給你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1章 坦白

22.0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