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元家

第193章 元家

還沒發生到眼前的事,安芷並不擔心,而且這種時候嫁給任何一位皇子都是充滿危險的博弈。

「林書瑤若是真有本事嫁給八皇子,並且穩坐八皇子妃的位置才厲害,如果她自個兒都是風雨飄搖的處境,友豈會有時間來找我的麻煩。」安芷聽了裴闕的一番分析,她對於皇權的認知更加清晰。

「可到底是皇子妃啊。」冰露還是覺得不能掉以輕心。

安芷笑著捏了捏冰露的臉,「小小年紀就操心那麼多,小心提前變成老太太。」

冰露摸了下自己的臉,「小姐,您怎麼這個時候還有心情打趣奴婢,您就不怕明兒舅太太找你問話嗎?」

安芷差點忘了明兒舅母會過來,今兒裴闕和舅母說了他們的事,那明天舅母肯定會問她為什麼。

安芷想到舅母可能會問的問題,倒不是慌,而是有點緊張。

她很怕舅母會強烈反對。

如果舅母和舅舅真的非常不同意裴闕,那她又該怎麼做呢?

想到這個問題,安芷愁了。

冰露聽到主子的嘆息聲,也跟著嘆氣,「要是沒有裴鈺那件事就好了。」主子就不用擔心外人的目光,也不用擔心嫁到裴家要如何面對裴家人。

安芷偶爾還會想到裴鈺。

放下裴鈺了嗎?

顯然是放下了的。

但放下不代表原諒,裴鈺和安蓉帶給她的傷害,是這一輩子都不能抹滅的。

而如果真的有一天,她能嫁給裴闕,必定是做了完全的心理準備,屆時的困難總會有辦法解決。

只要這一次,她沒選錯人就行。

安芷帶著重重的心思回到府上,剛進門,就被朝露給請去正院。

明兒安府要宴請白騁夫婦,還會有元家、淮州老家的一些親戚,甚至長公主都有可能過來。這也是孟潔嫁入安府後的第一個年,難免有些緊張,便想讓安芷過去把把關。

到了正院,朝露替小姐掀起厚簾,孟潔聽到門口有安芷的說話聲,放下賬本讓丫鬟備茶。

「請太太安。」安芷行禮后,接過太太遞過來的賬本,大致看了兩眼,先誇太太細緻,再點出一點小問題,「我聽聞元家大房的三小姐有氣喘,這肉燕里加蟹肉,元三小姐怕是吃不得,而尋常人又看不出肉燕里有什麼,這點可以改改。」

孟潔聽了暗自慶幸,「還好把你叫過來。」

她出身低,往日接觸不到元家、白家這樣的高門,偶爾聽到的一些傳聞,都是人傳人變了味的八卦,真正高門裡的日子如何,她沒嫁到安府前,是不懂的。

安芷看太太脾性有改,對家裡人也少了點算計,看外頭天色還早,便和太太說說元家和淮州老家的事,「白府就我舅母舅舅兩人,他們為人颯爽,就不用我和太太多說了。」

孟潔點頭說是,她還是頭一回見到錢氏那麼豁達爽快的夫人,對已故的白氏不由心生羨慕,能有這麼好的哥嫂,「你接著說,元家呢?」

淮州老家的人,孟潔見過許多次,比起見識和門戶,淮州老家比孟家都不如,所以孟潔並不關心淮州老家,反而怕犯了元家的一些忌諱,畢竟元家的背後是長公主殿下。

安芷抿了口茶,潤潤嗓子后,緩緩道來,「元家這輩一共有三支,主家是元校尉一支,也是元家長房,長房太太衛氏出自侯門,是個實打實的笑面虎。二房元書令是庶出,娶的是小門戶出來的何氏,夫婦倆都頗愛算計。三房便是長公主嫁的這一脈,已經沒什麼好說的。行四的是為姑太太,外嫁多年,許久沒回來,太太先不用管。」

停下休息會,安芷繼續道,「這一輩人里,太太最要注意的是大房衛氏,她看著笑臉給糖,殊不知是給人挖坑。這可是嫂嫂特意和我提過的,說大房早年不允許侍妾生孩子,一個侍妾偷著懷孕五個月,結果被衛氏明著捧起來,實際借刀殺人,最後一屍兩命。」

孟潔聽得有些害怕,內宅爭寵算計是正常,可弄死人的事,她還沒經歷過,「那小一輩呢?」

「於小一輩而言,太太是是他們長輩,看到他們端著長輩的架子,不需要親近交流。而且男賓有父親招待,太太只要應付好那些夫人就行。」安芷突然想到嫂嫂之前說過的一些話,「不過小輩里,那個元三小姐,太太可千萬別說她弱柳扶風之類的話,她從小體弱,也正因為這個,直到十七歲,去提親的人都很少。」

元家是世家大族,裡頭的人物眾多,光是明天能來赴宴的就有好多,所以一個個細說是不可能的。

孟潔還是有點緊張,不過比起之前,已經好了許多,笑著和朝露點下頭,朝露轉身進了裡屋,過了會捧著一方巴掌大的錦盒出來。

孟潔打開錦盒,裡面是一對紅瑪瑙金絲掐海棠花耳墜,「這是前幾日我新得的一對耳墜,顏色有些鮮艷,我想著你年輕嬌嫩,所以你看看喜歡嗎?」

孟潔其實沒比安芷大幾歲,只不過因為嫁了個年長較多的夫君,所以才事事故作老成。

「我很喜歡,謝謝太太。」太太主動示好,安芷自然樂意收下,不管耳墜喜不喜歡,她收下的是太太的心意。

等第二次家宴開始前,安芷就帶著這對耳墜先去給太太請安。

孟潔看到安芷戴了她送的耳墜,這才徹底放心。

兩人一起清點完宴席要用的東西,客人也陸陸續續到了。

最早到的白騁夫婦,想到安芷和裴闕的事,兩人昨兒一晚都沒怎麼睡,天不亮就起來打拳。

錢氏和孟潔打了個照面,便把安芷叫到沒人的客房,說了裴闕的話。

安芷昨晚也想了一夜怎麼回答舅母的問題,現在親耳聽舅母問出來,那些準備好的話徘徊在嘴邊,才感覺到很難說出口。

「是不是裴闕那小子欺負你了?」錢氏問,「你不用不敢說,只要裴闕欺負過你,就是裴家老頭攔著,我也要把裴闕的頭擰下來!」

「不是的舅母。」安芷看舅母激動,忙搖頭解釋說不是,「裴闕他對我……挺好的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3章 元家

22.57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