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嫉妒

第196章 嫉妒

安成鄴看到來的裴闕,也是驚到不行,偏頭去看自家夫人,看夫人也是一頭霧水后,只好硬著頭皮出去迎接。

其實按道理來說,裴闕是安成鄴的直屬上司,還幫安成鄴調職,今兒這場家宴,安成鄴應該要請裴闕過來。可因為之前安芷和裴鈺的是,兩家人便都有些不愉快,而且現在也不是家人了,所以安成鄴本來是想等過兩日再特意去外頭宴請裴闕和一些同僚,但沒想到裴闕會在今兒過來。

正廳里,唯一沒意外的就是白騁夫婦。

白騁站在錢氏邊上,皺眉小聲問,「這位裴闕,怎麼追得那麼緊?」

錢氏撇下眉毛,哼了一聲,「他要追得不緊,那天就不會迫不及待去咱家找咱們說那些話,你不懂,眼下咱們外甥女搶手著呢,就那衛氏也想要安芷做兒媳。」

「要我說啊,就不能那麼容易讓裴闕得手。」白騁依然憤憤,「要不然,他還以為咱們家好拿捏呢。」

錢氏看得很清楚,懶得和自家腦子只懂打戰的相公說。如果安芷真的好拿捏,裴闕可犯不上這麼眼巴巴地找來,能這麼急着找來,說明裴闕才是被吃得死死的那個。

安芷聽到她父親在和裴闕問好,因為很是好奇,視線便一直停留在裴闕的臉上,有一瞬間與裴闕的眼神對上后,慌忙移開視線,左右看了下,發現大家都在看裴闕,這才安心點。

剛才太大意了,在這種人多的場合,她怎麼可以表現出羞澀。

聽到裴闕說是聞着鹿肉香味進來,安芷稍微往邊上進來,以免和裴闕搭上話。

可裴闕今兒就是特意為了安芷而來。

家宴嘛,都是未來親戚,裴闕不在乎別人說臉皮厚不厚,他從來就不在意別人的看法,所以想來就來了。

他目光尋到安芷,和想和他搭話的元家人微微點個頭,就走到了安芷的邊上,聲音不大不小,「聽聞安妹妹喜歡吃鹿肉,不知道哪塊肉才好吃呀?」

安芷抬頭,看到裴闕眼底淺淺的笑意,「我看裴四爺的牙口甚好,後腿的肉有嚼勁,最適合您。」

說話的時候,安芷一直在給裴闕使眼色,想讓他走開。畢竟裴闕這樣的人到哪都是焦點,特別是安芷發現站在對面的元清婉的眼神有點不對勁,她可不想被人吃飛醋。

裴闕卻像沒接收到安芷的信號一般,他今日過來,其實就大有和別人暗示他對安芷有意的想法,不然以安芷溫吞的念頭,他不知何時才能上位。

安芷不知道裴闕有那麼多小心思,只是覺得臉上熱得厲害,想讓裴闕和別人說話,又不能當着其他人面開口,只能由著裴闕和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。

下午暖閣里有賞菊,這是安家讓人在暖棚里種的菊花,秋日裏不稀奇,冬日以皚皚白雪為背景,看着倒是別有一番意味。

「不過是幾盆菊花嘛。」元清婉從裴闕進來起,就一直喪著臉,這會看到安府的菊花,心情不好,看什麼都不好看,忍不住小聲吐槽。

邊上的衛氏聽了直皺眉,轉頭瞪了一眼女兒,小聲教育,「在別人家別耍性子。」

元清婉向來怵母親,低聲回了句知道了,臉上的表情卻還是忍不住落寞,偷偷望着裴闕的背影,眼神里寫滿了傾慕。

如果……如果說她不是這樣的一副病體,她也是有資格和裴闕這樣的人物站在一起吧?

元清婉覺得命運太不公平了,憑什麼那麼多人可以生來康健,而她卻要從小與葯相依。

想着想着,元清婉不自覺落下一行長淚,正好被一旁的何氏給看到了。

元家的事,何氏一直鬥不過衛氏,但任憑衛氏再聰明厲害,也要因為一個生病的女兒被人說道。

「清婉,你怎麼哭了?」何氏音量不小,邊上的人都看了過來。

衛氏一聽合適這話,恨不得把何氏的嘴給縫上,但這會只能幫女兒解釋,「清婉比較怕干,暖閣里有些熱,所以眼睛會有些澀。你們先賞花哈,我帶着清婉出去走走。」

把女兒拉到暖閣外后,衛氏不耐煩地壓着嗓子道,「不過是看見個人就這般要死要活,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,裴家不同意,難不成你願意嫁到裴家做妾?」

元清婉的心思,衛氏是知道的,早兩年就去裴家問過,可裴家覺得元清婉身體不好,不能堪當主母,所以婉拒了。

衛氏對自己女兒也是了解的,對裴家的拒絕倒是沒記恨,只是沒想到女兒的心思一直沉浸在裴闕那,讓她困擾許久。

做妾這事,以前的元清婉肯定不願意,她好歹是三品大員的嫡女,自身還是有氣節在的。可兩年過去,那些家世人品一般的,她看不上,可條件好的有嫌棄她身體不好。這麼蹉跎了兩年,性子被磨了許多。

「若是裴四爺願意……我也……」

「住口!」衛氏聽女兒真想給裴闕做妾,人都快炸了,「你是想看你父親母親去死嗎?堂堂三品大員的嫡女給人做妾,是想讓人戳死元家的脊梁骨嗎?」

元清婉也知道父母不會同意,所以她只是一直想想,從沒說出口過。

衛氏拉着女兒進了客房,又是一番說道。

殊不知她們方才經過的路上,有個小丫鬟抱着果子,藏在沒人看到的假山裏偷吃。

翠絲不懂裴四爺和自己小姐的關係,但知道這樣勁爆的八卦,一定要和小姐說啊。

所以等客人走了后,翠絲便笑眯眯地找主子說了元家小姐的心事。

「我就說,那會她怎麼一直盯着裴闕看。」安芷想到元清婉的那個眼神,幽幽怨怨,吃鹿肉那會,巴不得殺了她吧。

「小姐,你怎麼看着有點兒害怕?」翠絲看不懂主子的表情。

「沒呢。」安芷皺眉,嘖了一聲,「這事你今兒聽了就忘了吧,可不敢再和別人說。」

「我知道,我就和小姐說。」翠絲笑出甜甜的酒窩,「那小姐您休息,奴婢先出去啦。」

安芷說了聲去吧,她這會確實有點累,斜坐在軟榻上,捏著大腿想到了裴闕今日的表現。

雖說她覺得裴闕這樣做,有些太明目張膽,可她心裏卻不惱,反而有種竊竊的欣喜。

「小姐。」冰露走了進來,等走到主子身邊后,才從袖口裏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封信,「這是裴四爺留下的,說寫了很重要的事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6章 嫉妒

22.9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