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三雕

第202章 三雕

這有什麼不敢呢。

已經徹底緩過來的安芷,在心中直冷笑。

都說帝王家沒有手足親情,還真是這樣。

眼下和雲家爭得最凶的就是八皇子,而其他幾位皇子在各方面都不夠出彩,所以雲家是認定了,只要八皇子死了,十二皇子就能繼位成太子。

只能說啊,眼下雲家人是太心急了,急到病急亂投醫,眼下皇上雖說身體不好,但還是頭腦清晰的,這不是自個兒往皇上和八皇子那送把柄嘛。

既然關心的人都沒事,安芷也是不再提心弔膽地想這件事了。

「父親,春風樓著火,裡面燒的又都是一些名門高官,明兒你也別去送舅舅了,上摺子說被嚇到了,請假一段時間吧。」安芷想到八皇子和雲家的爭鬥,暗暗覺得這件事不能善了。

安成鄴最有危機意識,在聽到女兒這麼說時,他也想到了雲家可能會和八皇子來個殊死決鬥,他這會還是在家躲著比較好,就算被扣掉一些俸祿都無所謂,錢沒了可以再掙,但是命得在。

「對,就按芷兒你說的辦。」安成鄴拍著胸口順氣,這件事實在是太嚇人了,「這幾日,你們也別出門了,明兒送完大舅子夫婦,咱們就窩在府里,祈求老天爺讓咱們平安度過這一關吧。」

「這樣也好。」孟潔愣愣地點頭,不由想到了娘家人。

安芷看出太太心思,出聲提醒,柔柔的聲音裡帶了堅定的力量,「太太若是記掛孟家,現在就能派人去給孟家送信,讓他們這段時間少出門。但關於八皇子和雲家的事,就別說了,不然這事傳了出去,最後不管八皇子和雲家有沒有事,咱們家肯定要被治個擾亂大罪。」

聽到安芷的話,孟潔趕忙點頭,「我知道的。」她二嬸不是個最嚴的人,若是她前腳送信,保管二嬸娘家立馬知道,這麼一傳十地遞消息,得把整個安府都傳到菜市口去。

「父親太太也不比太擔憂。」安芷道,「咱們家從不參與皇權爭鬥,只要咱們都小心些,定能遠離是非。」

說到這裡,安芷有些累了,「今兒不早了,女兒就不在這裡叨嘮父親太太了,明兒說不定還有更多的事,咱們還是早些休息吧。」

安成鄴道了聲好,看著女兒退了出去后,由衷地感嘆道,「芷兒小時候就很聰明,若她是個男兒,肯定能夠封侯拜相。」

「就算是個女兒,芷兒也不差。」孟潔是真心實意覺得安芷很不錯。

經過今晚的是,孟潔徹底分出她和安芷的差別。在馬車上那會,她雖然擔心相公,可因為害怕,兩腿軟綿綿沒有力氣,動都動不了,更別提下馬車去找人。光是這份氣魄,就是她不能比的。

看了看相公亂了的髮髻,孟潔張嘴猶豫要不要說裴闕的事,思考了一會,心中雖然覺得很可能是真的,但她又沒有確鑿證據,眼下想的一切不過是猜想,又把話給吞回去了。

也不知道,裴闕和安芷,最後到底會如何?

孟潔想到兩人之間隔著裴鈺退婚的事,就覺得很難,只求安芷對裴闕無心吧,不然就這麼嫁到裴家,那日後可怎麼辦呀。

被孟潔操心中的裴闕,他剛從府衙做完筆錄出來,關於刺客的事,他只說了現場發生的事,並沒有多說自個的猜疑。

「裴闕,你走得那麼急,是要去找你的老朋友算賬嗎?」

裴闕的身後,突然傳來八皇子的聲音。他回頭看去,看到八皇子正站在一輛馬車邊上。

裴闕和八皇子作揖行禮,並不打算和八皇子多說,「夜深了,今晚又鬧了事,外頭不安全得很,王爺還是快些回府吧。」別留在外面當靶子了。

李耀聽到這話沒氣反而笑了,踱步朝裴闕走來,「刺客都被你我解決,現在已經沒有危險,我只是覺得今晚的事蹊蹺得很,原以為是雲家要殺我,沒想到還有人想接雲家的手殺你呢。」

李耀走到裴闕跟前,很得意地挑下眉毛,「是不是很詫異我知道雲家的事?還是說今晚之前,你不知道你的那位老朋友要殺你啊?」

裴闕在京都里,最常來往的只有一個五皇子李達,他是李達的侍讀,是一起長大的情誼。

可今天說雲家要在春風樓殺八皇子的是李達,說雲家要在春風樓滅口的也是李達,說明安府也要去春風樓的還是李達。

這一連串的巧合,若說裴闕一點懷疑都沒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可要是細細想起來,以李達隱忍的性子,又怎麼會給他設下這麼明顯的局呢?

他和李耀就站在京都府衙的大門口,這會因為春風樓走水,府衙里不時還有人出來。

可兩人都沒有要走的意思,裴闕是想知道李耀接下來想說什麼,而李耀好似故意站在這裡給人看一樣。

「裴闕,你是不是在想李達不會那麼笨,而且他好像沒必要殺你,是嗎?」李耀最近這段時間,新得了一位門客,那位門客恰好是裴闕的死敵,所以對裴闕很是了解,「人人都說裴四爺手段狠戾,可他們卻不知道,你裴闕若是認定一個人時,有多講義氣。裴闕啊裴闕,我真為你不值得。」

「今兒的事確實不是我那位五哥的風格,但是啊,萬一呢,凡是都講究個萬一,若是今晚雲家刺殺成功,你再死了,裴家勢必會和雲家對上。這麼一來,裴家便會把十二弟給拖下水,一箭三雕,我這位五哥真是好算計,以前還真是我小瞧他了。」

「你仔細想想吧,若是我哪裡說錯了,歡迎你來穆王府找我。」

直到八皇子離開許久,裴闕的手和腳還是冰冰冷。

順子小聲喚了主子幾句,卻都沒得到主子的回應,嚇得他站都快站不住了。

他從小跟著主子一起長大,知道就算後來主子不打算扶持五皇子,可還是會下意識給五皇子行方便,誰曾想五皇子竟然會在背後害主子呢。

「你先回府。」裴闕道

順子不放心,「爺,小的還是跟著您吧,夜深了,您一個人......」

「回去!」裴闕吼到。

順子很少聽主子這麼吼人,忙退下,可還是不放心主子一個人,只好在後頭默默跟著。

這一路,長街寂寥,只有嗖嗖冷風呼嘯而過。

順子冷得抱緊自己,心中記掛著主子會不會著涼,就看到主子翻過一堵圍牆,仔細去看時,才發現主子進的是安府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2章 三雕

23.63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