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新人

第212章 新人

因為八皇子重傷昏迷一直不醒,弄得整個京都人心惶惶。

這會的八皇子府,每個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,若是主子有個好歹,他們八成活不了。

皇上得知兒子受傷后,因為太醫說八皇子可能不太好,當場昏厥過去,讓王府更亂了。

朔風本就在王府來去自如,現在更好探消息了。

在摸進八皇子寢殿後,他注意到有個小太監步履過於穩,一看就是練過的。

想著主子說的別管閑事,他便沒有急著出手,等小太監得手后他再跟上就行。

但讓朔風意外的是,小太監剛踏上台階,就被床上假扮的人給踹倒在地上,外頭立馬響起侍從拔劍的聲音。

朔風見情形不對,趕忙跳窗逃離。

~

皇后寢宮

皇后聽太醫說皇上無礙后,剛從仁政殿回來,她剛坐下,就只留下身邊親近的幾個宮女。

「娘娘,八皇子這事,一看就是有人想嫁禍給雲家,咱們要做點什麼嗎?」秀禾是皇後身邊的大宮女,在皇後跟前最能說上話的幾個之一。

皇后四十有餘,中庭飽滿,從面向上看是個有福的本來還算保養得宜,但因為太子病逝,讓她瞬間憔悴許多,這會看著鏡子中鬢角的白髮,從容又淡定道,「既然你都知道是嫁禍,那皇上肯定也知道。只不過咱們這位皇上的疑心病太重,就算心裡覺得不是雲家做的,這會不也派人盯著咱們么。」

皇后餘光往寢殿外瞥去,看得秀禾腳底發麻。

皇后微微勾唇,摘下她的東珠耳環,一邊慢悠悠地道,「這事啊,咱們什麼都不用做。明年上看,老八遇刺的事和我們有莫大關係,可實際上是幫了我們。我聽說刺客的那一劍,雖說沒直接要了老八的命,卻也刺中老八的要害。且不說老八能不能活過來,就算活了,也不過是苟延殘喘的病體,幹不了大事。」

秀禾聽主子這麼一分析,便明白了,誇道,「還是娘娘有見解,您的這些分析,奴婢是萬萬想不到。」

皇后習慣了身邊人的拍馬屁,笑著說句行了,吩咐道,「既然老八出事,你就讓人去裴家說一聲,讓裴家大房夫人先不用進宮,就說我傷心過度,改日再找她。」

雲家想和八皇子斗,還是有點難度,但如果能拉上世家第一族的裴家,便能勝券在握。所以皇后想和裴家聯姻,最好是和下任家主裴闕聯姻,所以皇后想把裴家大房夫人叫進宮,到時候給她下個套,讓裴家不得不答應婚事。

可眼下老八受傷未醒,她再賜婚裴家,便大大不妥。

不過皇后並不著急,反正裴闕挑得很,之前一直沒聽說裴闕要定親,所以她不用急。

「秀禾。」皇后把頭上的珠釵拿了大半,換了素凈打扮,「我之前讓你準備的那些美人,如何了?」

秀禾俯下身,小聲回話道,「都調教好了,她們的身家把柄也都拿捏得死死的,只等著過些日子,悄悄送給那些大臣們。」

「調教好了就行,你辦事,我放心。」皇后想要拉攏朝臣,可總有些不想站隊的官員,「只要睡了咱們的人,到時候想下船都難。」

秀禾笑著說是,心裡旁算著要怎麼把事情做得更漂亮。

此時的安芷,並不知道皇后盯上了裴闕,又盯上她父親。

只看安成鄴自個兒的話,皇后是沒必要關注他,奈何安成鄴有個好岳家,還有個好兒子,所以皇后也想要拉攏白家。

這會的安芷,剛用過晚飯,和冰露在園子里散步。

走了有一會後,經過一處假山時,她們身後突然出現一個人影,嚇得安芷差點叫起來。

「是我。」裴闕靠在假山上,對安芷招手道,「你過來些,我有話與你說。」

安芷回頭看了下,確認沒有其他人看到,讓冰露在外頭望風,她自個跟著裴闕進了假山裡面,「什麼事呀?」

「是八皇子的事。」裴闕已經查清楚了,「八皇子已經脫離了危險,人醒來喝了葯,太醫說已經無礙,只要好生養著就行。」

「那你知道是誰做的嗎?」安芷好奇問。

裴闕點頭說知道,「是四皇子妃做的,本來四皇子的死就讓王妃記恨上八皇子,但她從四皇子過世后,就一直低調隱忍。這次會對八皇子出手,是因為她唯一的兒子得了風寒死了。」

安芷不解,「雖說四皇子府落魄了,可照顧小孩子的奶娘和嬤嬤肯定有,怎麼就能得了風寒呢。」

安芷覺得,這裡頭有問題。

「是啊,誰都能看出來有問題。」裴闕想到來回話的人說王妃整日抱著兒子的衣服,整個人都有些瘋癲了,所以衝動形事是有可能的,「所以王妃徹底崩潰,把仇恨記在了八皇子身上。」

安芷聽裴闕這麼一說,若有所思地皺眉,「這麼一看,倒是合情合理。畢竟八皇子和四皇子是宿敵,滅了四皇子最後的血脈也是有可能。可從我和八皇子的接觸上看來,八皇子不像是會幹這種事的人,不然八皇子早就對十二皇子下殺手了。可如果不是八皇子乾的,那就是有人在借刀殺人!」

分析完后,安芷被最後的結論嚇到了,不管是誰動的手,也未免太殘忍了一點,那還是個孩子啊。

裴闕點頭說是,「確實有人在借刀殺人,不過這都和你沒關係,我今兒來,是要提醒你,今後府上盡量別再買新人,就是以前還在的下人,都要查個清楚。」

「我明白的。」安芷有個炙手可熱的哥哥,還有威名遠揚手握兵權的舅舅,她想在京都默默無聞都不行。

抬頭看向裴闕,見他眼底浮了一些黑色,關心問,「我查府上容易,但你處在風口浪尖里,應該多加小心才是。若是再有今兒這樣的事,也不用親自過來和我說,萬一被人抓到把柄,對你不好,讓順子或者其他人來都行。」

裴闕知道他可以不用自己來說,可每次分別,他就想快點見安芷,定定地看著安芷,語氣輕又柔,「這些事確實可以讓下人轉達,可如此的話,我就見不到你了呀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2章 新人

24.5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