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瘦馬

第213章 瘦馬

安芷被裴闕突如其來的情話弄紅了臉,不好意思地撇開目光,「那……那你都說完了嗎?」

裴闕看安芷耳垂鮮紅,很想伸手捏一下,他也造做了,姑娘家的皮膚很不一樣,宛若嬰兒般細嫩。

安芷愣了下,很快退後一步,躲開了裴闕的手,小小聲地嗔道,「裴四爺,你做什麼呢?」

裴闕看安芷如此害羞,真是心猿意馬,恨不得立馬把人娶回家。舔了下嘴唇,淺笑道,「我就是看你耳垂紅得好看,好奇捏一捏。沒其他事了,既已見了你,今兒我滿足了,你先出去吧。」

安芷哦了一聲,往假山外走時,覺得就這麼走了感覺少了點什麼,又回頭看去,發現裴闕正看著她,莞爾勾唇道,「裴闕,你要好好的呀。」

聽到安芷喊名字,裴闕很明顯額額愣了下,再揚唇笑得極樂,「嗯,我會的。」

安芷從假山出來后,心情大好。

冰露感受到主子的喜悅,好奇主子和裴四爺發生了什麼,可她又不敢問,只好看著主子的笑容,跟著一起笑。

安芷記著裴闕的話,先去了正院一趟,說要查查家裡的事,兩人便聯合演了一場首飾沒了的戲碼,把家裡過於不安分的下人都攆了出去。

兩人想著這麼一來就能無憂些,結果初四這日晚上,安成鄴醉酒帶回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。

安芷次日早上剛醒來一會,就聽到院子里太太的哭聲。

她頭髮都還沒挽好,便急著出門,看到太太紅了眼眶,趕忙扶著太太進屋,「冰露,你再去打盆熱水來,春蘭你去拿點小食過來,其他人都先退下吧。」

兩人進了裡屋,不一會兒水和小食都送了進來,安芷只留下冰露一個人,她還不知道父親帶人回來的事,坐在太太的對面問,「怎麼了?」

能讓太太這麼一大早過來哭的事,安芷不由擔心起來。

孟潔拿帕子擦了擦眼角,再抬頭和安芷道,「昨兒你父親醉酒回來,他……他帶回來了個瘦馬,嗚嗚。」

孟潔並不是不能容人的人,像她這種官宦人家出身的小姐,對於男人納妾看得很平常,可就算家裡老爺要納妾,也是不能隨便納的,得要良家子出身才行。

像瘦馬這種不入流的貨色,若安成鄴真的納了,就是在打孟潔的臉。

聽到太太說瘦馬,安芷的眉頭立馬皺了起來,問,「父親說要納了她嗎?」

孟潔搖頭,「你父親醉成爛泥,到這會都還沒醒來,但福祿說他收下瘦馬的時候,說肯定會納的。」

「芷兒,瘦馬是什麼你也知道,可千萬不能讓這種人進咱們家啊!」

孟潔是安成鄴的妻子,她要個賢名,也還要顧忌夫妻情分。所以這事得來求安芷。

安芷也不同意父親納瘦馬為妾,這事若是傳出來,別人都會說父親風流,這點她倒是無所謂,只不過連帶著就會有上樑不正下樑歪的留言傳來。

「冰露。」安芷看向冰露,「你讓福生跑著去把福祿叫來,就說我有急事找他,讓他快點。」

沒讓冰露去,是因為安芷想著福祿記掛冰露,怕冰露尷尬。

等冰露出去后,安芷又問太太,「那人呢?」

孟潔已經不哭了,她會難過是因為她也還年輕貌美,結果相公就這麼等不及納新人,也不知道顧忌她,但她心裡對安成鄴並沒有太多感情,只是在妻子的身份上才有的那麼點情愫。方才哭了好一會兒,這會沒了眼淚,「讓我叫人關偏房了。」

「咱們去看看。」安芷讓冰露簡單挽了個髮髻,顧不上吃東西,吩咐春蘭待會帶福祿去偏房找她,便和太太一起往偏房走。

一路上,安芷都在勸解孟潔,「太太是咱們府上的女主人,父親要納妾肯定要經過您的同意。若是普通良妾,您攔著有些影響名聲,但對方是個瘦馬,您大可直接說明不行。這事就算是開宗祠去說,家裡的族老長輩們都會站在您這頭。」

孟潔被安芷這麼一勸,回過神了,「方才是我太心急,不過你父親那人你也懂,那女子真真漂亮,他……恐怕不會不願意。」

安芷聽到太太說漂亮,心裡好奇到底有多漂亮,笑了下,「咱們先去看看。」

偏房在安府的最角落,地方陰冷又潮濕,尋常人都不會到這邊來。這是孟潔嫉妒對方,所以才故意安排的。

等安芷到了偏房后,見到坐在床上的女子,還真有點驚艷,眉如青黛,薄唇不點而紅,眼神楚楚可憐含著一滴淚要落不落。

這……是個男人,都得多看兩眼吧。

看到來了人,床上的人立馬滾到地上,磕頭道,「奴婢鶯兒,見過府里的主子們。奴婢只是大人們的一個玩物,不敢奢求夫人的寬容,只求能給我一個容身之處,就是給夫人端盆倒水洗腳,奴婢都是心甘情願的。只求夫人行行好,別讓奴婢再回那種地方。」

說著,鶯兒又連著給孟潔她們磕頭。

鶯兒的這一番話,說得孟潔胸口鬱結,卻又說不上話回懟。若是她這會拒絕吧,就顯得她不近人情,可是答應把人留下來,就這麼個嬌美人,別說是老爺,她現在看著都可憐。

孟潔只好朝安芷投來求助的目光。

安芷細細打量了跪在地上的鶯兒,模樣好,規矩也好,甚至一眼就認出孟潔是家裡的太太。

她走到鶯兒跟前,問:「我們都還沒表明身份,你怎麼知道這裡有夫人,明明是我和我姐姐都是未出閣的小姐呀。」

孟潔只比安芷大四歲,不知道的人,確實會以為他們是姐妹。

而且孟潔今兒因為急著想去找安芷求助,還沒來得及梳婦人髮髻。

鶯兒低著頭,在沒人看到的方向,微微抿了下唇,嬌柔地回話,「回小姐的話,奴婢是下等人,並不敢直視你們,所以方才沒有看清是兩位小姐,還請你們恕罪。」

安芷見鶯兒反應那麼快,聯想到裴闕交代的話,心裡覺得更可疑了,轉身看向太太時,微笑著道,「太太,這丫頭聰明又漂亮,留在您跟前總歸是個禍患,直接賣了吧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3章 瘦馬

24.91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