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狠話

第215章 狠話

安芷一瞬間就聽出鶯兒在暗示什麼,這姑娘真的太聰明了,一下就能看清雲家,又可以通過裴闕的話來套她。

「裴四爺的事與我府上沒關係。」安芷給鶯兒倒了一盞茶,「潤潤嗓子吧,再想想是要繼續留在安府,還是去其他地方。我既然開了口,那就不會食言。」

鶯兒接過茶盞,一夜沒喝水,她確實渴了,喝完后,問:「安小姐真的肯放奴婢走嗎?」

「當然。」安芷承諾鶯兒之前,就提前想過可行性,「眼下你沒有我府上任何把柄,送你離開,於我而言是件好事。當然了,如果你要留下,那肯定要幫我做一些事,也是好事。怎麼說呢,雲家把你送到我府上,就是個錯誤。所以想好了嗎?」

「想好了。」鶯兒道,「奴婢想去南方。」

「你確定嗎?」安芷問,「你若是要去南方,我可保不住你的平安。」

鶯兒很認真地點頭,「確定,奴婢是在六歲時被人拐賣,還記得家裡的桃花開得甚好,既然安小姐善良肯給努力一個機會,那奴婢就想回家看看。如果奴婢的家人還在當地,也好了卻一樁心事。」

「那行。」安芷見沒什麼好說的了,就起身道,「你在府上先養兩日,等盯著你的人鬆懈了,我就派人送你回鄉。機會難得,回鄉后好好過日子吧。」

說完,安芷就帶著孟潔走了。

等出了院子后,孟潔不解地問安芷,「真就這麼放了她?」

想到鶯兒是雲家派來的人,孟潔就覺得不太安心。

安芷說了句放心吧,就淺笑著和太太往正院走,「鶯兒是雲家偷偷送來的,我們怎麼處置鶯兒,雲家都不好說道。太太就當沒有鶯兒這個人來過,她到底,是個可憐人。」

「確實可憐。」孟潔想到鶯兒六歲就被拐賣,罵了拐子好幾句,見已經回到正院,擔心問,「那你父親那,怎麼說啊?」

安芷笑了笑,說進去就知道了。

安成鄴這人確實好色,但他更怕死啊,聽到鶯兒是有人故意塞給他的,頓時怕得坐都坐不住。

看到女兒和夫人回來,立即問鶯兒怎麼處置,聽到女兒說完一切后,安成鄴的脊背都濕了。

「哎,都怪我多喝了幾杯,不然萬萬不會同意的。」安成鄴很懊惱地看著夫人,「昨晚我實在喝得人事不知,就是那位鶯兒姑娘,我都不記得長什麼樣。」

這樣的話,孟潔可不信,她嫁過來時間不短了,自家老爺是個什麼樣的人,她心裡清楚。只不過她也聰明,這會和老爺計較起來,對她沒好處,瞟了老爺一眼,嗔道,「老爺都這麼說了,我自然信的。」

安芷看氣氛曖昧起來,知道不適合待下去了,主動退了出去。

等她從正院出來后,就讓福生去找人,等過兩日送鶯兒離開。

她自個兒,則是回到院子里,想到了鶯兒說裴闕的那幾句話,鶯兒還說了,這次雲家又給裴闕送了三個美人,環肥燕瘦都有。想到這個,她就有些不舒服,很想和那些姑娘比比誰更漂亮。

與此同時的裴闕,都沒讓那三位姑娘進門,直接叫順子給攔住了。

他從工部出來時,便碰上了特意在門口等他的五皇子。

自從春風樓出事後,兩人便再也沒有見過。

裴闕本來就很少主動找五皇子,特別是從五皇子動手殺了四皇子后,他就更少和五皇子來往。

而李達這段日子沒來找裴闕,一個是心虛,還一個是想觀望裴闕的態度。

現如今,兩人隔著八尺左右的距離,明明很近,卻又都感受到了疏遠。

最後還是李達先開口,「半月不見,你好似瘦了許多。」

裴闕不懂五皇子找他為什麼,所以這會保持著以前來往時的態度,調侃道,「公務繁忙,沒得辦法。想來殿下應該也十分忙碌,連胡茬都有了。」

李達摸了下胡茬,確實有了點扎手的感覺,「近來八弟出了事,到現在該沒查到兇手,我這個做哥哥的,自然記掛他。既然你今兒沒了公務,不如咱們找個地方喝酒?」

裴闕搖頭說不,「以前春風樓在時,還記掛著那裡的主體,眼下春風樓沒了,再沒有其他地方適合喝酒了。殿下事務多,我就不叨嘮了。」

他拱手行禮,準備離開。

李達知道裴闕是借春風樓沒了暗指他們的情誼走到盡頭,他們一起長大,裴闕是個什麼樣的人,他很了解,既然裴闕會拒絕他,便說明再沒有挽回的機會。

「我確實還有許多重要事務要忙,不過再忙,喝酒的時間還是有的。」李達定定地看著裴闕,還是希望裴闕能改口,畢竟要和裴闕這樣的人為敵,是件讓他非常頭疼的事。

裴闕並不接李達的話頭,在他這裡,過去了就是過去的情誼,而且李達可是想殺他,這樣的野心,已經把他們往斗獸場逼,不是他死,就是李達死。

「殿下公務之餘,也得多去看看陛下才是,我聽說陛下這會還難受著。」裴闕說完這句話,不等五皇子再接話,就帶著順子走了。

李達看著裴闕的背影,輕微地嘆了口氣。

他們兩個,總算是走到了今天的地步。

「爺,還要不要讓人跟著?」李達的隨從小聲問。

李達嗯了一聲,轉身朝他的馬車走去,「再多派幾個人,不緊裴闕要跟著,裴家的其他人,也全都盯著。」

只要裴闕讓他抓到把柄,他就要讓裴家再沒有翻身的可能。

眼下老八已經不足為據,雲家又過於張狂,都不是父皇會願意選的繼承人,所以在剩下的皇子中,是時候輪到他出場了。而知道他一切的裴闕,就是隱形的禍患,他必須要斬草除根。

與此同時的裴闕,已經走到一條沒人的巷子里。

他突然停了下來,只是餘光往紅牆上一望,順子就會意跳了上去,不一會兒就提了一具屍體下來。

一直隱藏在附近的朔風,同樣殺了五皇子派來跟蹤的人。

裴闕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,吩咐道,「把他們丟到李達府上,再派人把盯著裴家的刺客全殺了屍體也丟給李達。他既然要斗,那就讓他看看,惹怒我是什麼下場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5章 狠話

24.86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