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情事

第216章 情事

李達剛回到府上,就有小廝來回話,說裴闕把他的人都殺了。

「爺,裴闕他也太囂張了。」小廝憤憤道,「他以為他是誰啊,不過是裴家的一條狗,日後等您登上大位,弄死他是輕而易舉的事。」

李達冷冷地瞟了一眼小廝,「沒點見識就閉嘴。」

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這對大部分的臣子來說,是有用的,但對於裴家這樣的世家大族,卻不能由著性子處死,得有層層布局才行。

小廝被主子這麼一懟,立馬閉了嘴,後背冒了點點汗珠。

「去找人再跟著裴闕,這次別跟那麼緊。」李達就不信了,他養了那麼多高手,總有能跟著裴闕的人,結果剛進庭院,管家就來稟告說花園的池塘里有屍體,「欺人太甚!」

「爺,咱們接下來怎麼做呀?」小廝顫抖著問。

人死人都送到府上來了,還能怎麼做!李達想要裴闕的命,但眼下的他,不能全心全力對付裴闕,得借把刀來殺裴闕。

~

穆王府

李耀已經醒來有一會,他醒來的第一句話,就是問誰要殺他。

等太醫們給李耀把脈后,一直守在寢殿里的林帆讓其他人都退下了,「殿下有傷在身,先聽臣說。刺客已經查到了,是四王妃派的人,不過前一陣子四王妃突然痛失愛子,臣覺得四王妃是被人利用了。」

林帆從第一次被降職后,就搭上了八皇子這條大船,之前春風樓的事,就是林帆在背後替八皇子出謀劃策,讓八皇子幸免於難,還挑撥了裴闕和五皇子的關係。

李耀這會疼得厲害,可他卻沒有力氣動,頭皮也疼的厲害,艱難開口問,「查出誰借的刀嗎?」

林帆動了下嘴唇,搖頭說不知道,「該查的都查過了,就是沒發現蛛絲馬跡。不過這事,很像五皇子的手筆。」

「五哥?」李耀有些猶豫,「不是雲家嗎?」

林帆分析單,「雲家那群人腦子裡只有一根筋,這麼些彎彎繞繞的事情,不像是他們會做的,反而像一直在蟄伏的五皇子。」

如今還在京都里的皇子,有五、八、六、十二、九、這五位,其餘的三皇子和七皇子都去了番地。

而最近一直在冒尖出頭的就是五皇子。

林帆之前並沒有關注五皇子,因為五皇子在四皇子出事之前,是皇子里比較不起眼的一個,也不見他有什麼本事。直到四皇子死後,林帆發現五皇子開始冒頭了,這才查出一些關於五皇子的事,但眼下知道的並不多。

李耀對於刺殺他的人,是恨之入骨,他身上的傷沒一兩個月不能好全,而且日後還會留下病根。他倖幸苦苦策劃了那麼久,眼看著希望越來越大,結果出了這種事。

「去查,查個清清楚楚,老五做了什麼,我都要知道!」李耀吩咐道,「四嫂那就交給父皇處理吧,你幫我盯著雲家和老五,他們只要有點風吹草動,都別放過。」

「臣明白。」林帆如今是把全部身家的壓在了八皇子的身上,所以辦這些事肯定會竭盡全力,「還請殿下保重身體,這些事都有臣在,您只有養好身體,才能考慮後頭的事。」

「對,我要養好身體!」李耀不是心思太多的人,想到一點就是一點,「你退下吧,我累了。」

林帆應了一聲是,交代完王府侍衛后,他才去了工部附近。

以前到現在,林帆都不喜歡裴闕,因為裴闕事事都壓他一頭,打小他就不服氣。可他不是個會被一個觀念捆死的人,該來談合作就該來。

現如今八皇子受傷,代表未來的一段時間,八皇子手中的權力會被其他皇子瓜分,而且皇上沒了八皇子與雲家抗衡,指不定真的會扶起五皇子。

其實從各方面角度,如今的皇上扶持五皇子確實不錯,因為五皇子沒有厲害的母家,也還沒有岳家,一個沒啥背景權力的皇子,會更依賴皇上。

所以為了防止其他皇子攬權太過,林帆只好來找裴闕。

不過他與裴闕是宿敵,之前還有天大的過節,林帆已經做好被裴闕拒絕的準備。

候在工部大門附近,一直到天色將黑,林帆才看到裴闕從工部出來。

裴闕看到林帆的隨從時,並沒有意外,他知道林帆的來意,答應去見林帆。

兩人到了一處偏僻的小院。

林帆親自給裴闕煮茶,「我還以為裴四爺會記著我的仇,不肯來呢。」

「仇呢,我是記著的。」裴闕並沒有端茶盞喝茶,他對林帆還不是很放心,「但眼下你我的目的一致,我可以等事情結束,再和你清算我們倆之間的事。」

林帆笑了笑,「其實我們之前也沒什麼事,那會是我道行淺,不懂裴四爺的厲害,所以我在此賠罪里。」聽到裴闕說目的一致,林帆心裡是有點意外的,但意外之餘,便是互相之間的套話了,「裴四爺可知道,我是要對付您一直以來的好朋友五皇子嗎?」

裴闕聽到好朋友三個字,不爽地皺眉,「林帆,你有話就直說,我和五皇子的那點事,你不是都算計得清清楚楚,還需要我浪費時間再說?」

林帆原以為裴闕都跟他來了會委婉點才是,沒想到還是那麼地語氣不善,「前兩天,五皇子領了鹽稅複查的事,裴四爺知道吧?」

國庫的充盈與否,有一半都是靠鹽稅,經手鹽稅的官員里,每年都能查出許多貪官。而派去複查鹽稅的人,就等於是在金山銀山上查賬本,有心偏袒誰,又或者想害誰,都是比較容易的事。

總的來說,鹽稅複查是個大肥差。

裴闕自然是知道這件事,只不過像鹽稅複查這種事,裴家一直沒有涉及,因為貪官是查不完的,就連裴家也不能說完全乾凈。

「你想怎麼做?」裴闕直截了當地問。

林帆抬眉笑了下,看著裴闕,笑容漸漸消失,「我聽說五皇子蟄伏的那麼多年裡,養了不少的人。要養人,勢必要話費大量的錢財,五皇子之前的錢財從何而來,我不知道。但眼下他冒尖出來,便需要調用以前養的人,也就是要更多錢。鹽稅複查是件肥差事,可越肥的差事,風險也就越大呀。」

聽林帆這麼說,裴闕滿意地點下頭,「沒錯,鹽稅複查看著是好事,但對於這會的五皇子而言,並不是好事。」

若是裴闕還沒和五皇子鬧翻,他還會給五皇子行個方便,讓五皇子把錢袋子裝滿,可眼下,他不僅要五皇子一分錢都拿不到手,還要讓五皇子後悔接手鹽稅複查的是。

裴闕和林帆對視了一眼,心中都有了算計。

林帆端起茶盞,抿了一口,唇齒留香,「五皇子的人已經在路上了,第一站會去淮州。」

裴闕聽到淮州,就想到了安芷,因為淮州是安府的老家。

林帆:「我能力有限,差不到五皇子打算如何做賬本,這點就需要裴四爺你幫忙了。」

裴闕說沒問題,「賬本的事,我可以弄清楚,只不過林指揮使精於算計,你得算算五皇子除了鹽稅複查,還有什麼打算。」

有些事,裴闕自個也能做到,但他看不得林帆清閑,總不能讓人白嫖了。

林帆要和裴闕一起扳倒五皇子,心裡早就做好了出手的準備,所以這會聽到裴闕的要求,並沒有太意外。

兩人一直談到天黑,裴闕才從小院出來。

春日的夜晚還是有些冷,順子提議坐馬車回去,但被裴闕拒絕了。

「爺,這一路走回府上,還得花上兩刻鐘,而且眼下時局亂,咱們還是先回去吧。」順子操心道。

裴闕搖頭說不用,他停在一家酒樓門口,摘下錢袋拋給順子,「你去買兩個鹵豬蹄。」

順子只是以為主子饞了,忙跑進去買了鹵豬蹄,結果等他買完出來后,主子無情地把他拋下。

「你先回府吧,我不急著回去。」裴闕道。

順子不用想都知道主子要去哪,明明睡一晚起來就要去提親了,結果現在那麼迫不及待地去找安小姐。

哎,英雄難過美人關哦。順子在心裡長嘆一聲,因為現在有朔風在暗中保護主子,他便不用一直跟著。

~

安芷今兒一整日都在想裴闕給她的諾言,只要睡一晚醒來,裴闕就會來提親了。

想到裴闕要來提親,安芷心裡是期待的,這次的婚事,是她擦亮眼睛自個尋來的。

因為相信裴闕不會食言,所以安芷不會有不好的念頭,一心一意想著明兒裴闕會怎麼來提親。

「小姐,您要不要開始買布料繡花啊?」冰露知道裴四爺會來提親后,就一直想說這件事,她家小姐於女紅上也是不錯的,之前準備的嫁衣是為了和裴鈺成婚用,現在新郎要換人,總不好再穿以前準備的嫁衣。

安芷知道冰露的意思,笑著說不用,「如果我與裴闕的婚事定下來,那婚期不會拖太久,我要在幾個月的時間裡趕製嫁衣,眼睛得瞎了才是。所以到時候讓張姐她們幫忙綉就行,我自己綉塊紅蓋頭就行。」

說到紅蓋頭,安芷不由紅了臉。

這時她突然聽到屏風後有開窗的聲音,和冰露對視一眼后,冰露會意出去,還幫主子關了門。

安芷知道來的是裴闕,雖說沒有從軟榻上下來心裡卻急得砰砰直跳。

裴闕拿著油紙包好的鹵豬蹄,走到了安芷的軟榻邊,坐了下來,「上回和你在酒樓時,看你愛吃這個豬蹄,所以過來的路上就給你買了點。」

安芷聞著鹵豬蹄的香味,舌舌頭一舔,有點想吃,卻又不好意思在晚上當著裴闕的面吃。

裴闕看得出安芷的顧忌,拆開了油紙,「在我跟前,你想吃什麼,想做什麼,都可以去做,不用去想著當小姐是什麼樣。只要是你,在我眼裡做什麼都是好看的。」

安芷被裴闕說得不好意思,拿茶盞給裴闕倒茶,「那你也一起吃點。」

裴闕點頭說好。

兩人面對面坐在軟榻上,安芷慢條斯理地吃了兩塊豬蹄,再端著茶盞放在唇下濾香,「你今兒怎麼過來了呀?是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沒什麼事。」裴闕也吃好了,想伸手用袖子擦嘴十,安芷給他遞了一方帕子,「就是路過酒樓,聞到裡頭鹵豬蹄的香味,就想帶給你嘗嘗。」

安芷輕聲嗯了下,看裴闕擦完嘴,又給他添茶,「我聽說八皇子醒了,這裡頭會牽扯到你嗎?」

裴闕聽安芷關心他,心裡很受用,笑著道:「牽扯是肯定會有一些,不過動手的是四王妃,估計明兒就會被皇上的人查到。你且放心,這世上,並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到我。」

安芷很相信裴闕的能力,畢竟這一路走來,她親眼看著裴闕解決了許多她破不了的難題。

兩人就這麼坐著,靜靜地看了會對方。

等裴闕走的時候,他們都沒提到明兒提親的事,因為從對方的眼神中,他們都能明白這份情感。

這一晚,安芷很遲才睡著。

次日醒來,安芷梳洗完后,因為想著要安排鶯兒,便去正院找太太。

等她到正院的時候,她父親也在。

安成鄴前兩日已經重新上朝,今兒正好是他休沐,所以在家。

看到女兒進來,安成鄴深有感慨,他的女兒長相人品樣樣都是最拔尖的,以後肯定要給女兒找門好婚事。

安芷請安后,本想說鶯兒的事,但她父親先說了裴闕今兒要接任裴家的事。

「裴闕是我上司,我本該去慶賀一番。」安成鄴道,「不過出了八皇子的事,裴家並不打算對外宴請。裴闕以後啊,肯定會前途無限,不知道哪家姑娘會那麼幸運嫁給裴闕哦。」

從裴闕幫忙調職后,安成鄴對裴闕的印象便很好。

孟潔聽到這話,不由看向安芷。

安芷笑著說是,她這會關於裴闕的事什麼也不能說,便把話題拉到鶯兒身上。

孟潔和安成鄴都希望早點把鶯兒送走,不然就在家裡總歸不能安心,安芷早就準備好送鶯兒的人,和太太他們說完后,她就去安排的鶯兒的事了。

等安芷送走鶯兒后,已經快到正午,回院子的路上,她正想著裴闕怎麼還沒來時,身後突然傳來了朝露驚喜的喊聲。

朝露跑著過來,一邊喊,「小姐,您快去正院一趟,裴四爺抬著聘禮,來給您提親啦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6章 情事

25.2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