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成嫿

第21章 成嫿

安家底蘊薄,安成鄴自己官職又不高,而且前一陣子安蓉的事爆了出來,還有個風流的花名在外,安氏能找來眼下的三位女子已經算不錯了。

不過這三位,每個都挺有意思。

冰露給安芷端來桂花茶,茶蓋一開,甜香撲鼻,「小姐,我知道成國公家這位嫡女,聽說是出了名的不羈,在夫君過世后,是她自己提出留下一半嫁妝給婆家,然後回了娘家。」

「成嫿是成國公唯一嫡女,他們家兄弟多,成嫿打小就見識過各種各樣的男人,所以不羈些是正常。」安芷曾見過成嫿幾次,但兩人沒有說過話。其實她還蠻喜歡成嫿的性格,豁得出去,自己逍遙就行。

冰露見燭光閃了閃,拿剪刀剃了灰燼,「小姐覺得,這三位誰嫁過來最好?」

「成嫿吧。」安芷分析了下,「雲家那位嫡母不是個省油的燈,家裡的幾個庶女不是給貴人做妾,就是做續弦,結親講究的是兩姓之好,不關關是兩個人的事。而孟家我聽舅母說過,嫡子和長女歲數差太多,以後難免要幫扶幼弟。還是成嫿好,看得開又彪悍,最適合父親這種人。」

安成鄴耳根子軟,又管不住自己的褲腰帶,小門戶出來的人震不住他,大門戶的尋常姑娘看不上他,所以成嫿比較適合。

冰露是小姐說誰好,她就覺得誰好,次日把話傳給安氏后,又領了話回來,說安氏會安排兩邊見見,讓安芷先和安成鄴說說。

安成鄴自從破了做裴家公子的丈人夢,整個人都萎靡得很,這幾日大多歇在張姨娘這,另一位姨娘因為照顧幼子,來的時間就比較少。

「小姐來了。」張姨娘剛和安成鄴吃了午飯,見安芷來了,忙起身讓丫鬟給安芷加碗筷。

「姨娘不用麻煩,我是吃了過來的。」安芷坐在一旁,看安成鄴臉瘦了一圈,心裡是挺滿意,「父親這幾日好像消瘦了一些,待會等聽了女兒的好消息,應該能多吃兩碗飯。」

張姨娘一聽這話,便知道安芷為了什麼來,識趣地找了借口先出去。

安成鄴放下碗筷,低聲道,「能有什麼好消息?」他現在吃飯,感覺嘴裡都是苦苦的。

「當然是好消息,姑母為您尋了三位年輕貌美的姑娘做續弦,您馬上就要有新夫人了,這還不是好事嗎?」安芷笑到。

聽此,安成鄴面上果然來了點喜色,「你姑母都找了哪家姑娘?」

安芷說了三位姑娘的家世門第,「她們三位我都見過,都是美人兒,等父親見了就知道。」

「雲家和孟家倒是可以,可成家那個寡婦,你姑母是怎麼想的?」安成鄴忘了自己是個鰥夫,嫌棄道。

若不是這會想著讓安成鄴轉移對徐氏的寵愛,安芷就要脫口罵人了,「成嫿雖說是個寡婦,可她是成國公府的嫡長女,很得成國公的喜歡。您若是娶了她,日後的前程說不定還能更上一層。」

「不行,成嫿不行。」聽到安芷說娶成嫿能得到事業上幫助,他更不要了,前半生他為了事業家族娶了白氏,導致自己在家裡大氣都不敢喘,好不容易有機會娶新夫人,他只要年輕貌美,家世最好和他一樣,或者比他低一些都行。

安芷在心裡罵了句目光短淺,嘴上卻只能勸道,「父親就算不願意,也去見見吧,畢竟姑母已經安排好了,若是不去見,得罪了成國公不說,還會傷了姑母的心。等見完后,父親私下再和姑母說想法就行。」

安成鄴嗯了一聲,想到什麼,剛張口,又搖搖頭說算了。

~

成國公府

成嫿對著銅鏡描眉,邊上的丫鬟蕊兒端著胭脂由成嫿選。

「你都打聽清楚了嗎,那個安成鄴真的養外室?」成嫿今年不過二十有一的年紀,五官明艷動人,算是個大美人。

「是真的。」蕊兒彎著腰,小聲道,「前一陣子安裴兩家退婚的事在京都里鬧得沸沸揚揚,而勾引裴公子的就是安老爺外室生的女兒。聽說安老爺之前的原配,就是被那位外室給氣死的。」

蕊兒為小姐抱不平,「您好歹是國公家的嫡小姐,夫人怎麼就給您找了這麼一個人。」

成嫿無所謂地笑了下,「母親會看上安成鄴,自然有她的道理。安家沒有婆母,人口簡單,安成鄴雖說風流,可我也不是吃素的,母親是覺得我能降服安成鄴,等我嫁過去后兒子一生,關起門過自己日子就行。娘家現在還能留我護我,那是因為父親還健在,若是以後哥哥嫂嫂當家,他們肯定又是另一張嘴角。」

成嫿把一切都看得清,嫁過一次人後,對情情愛愛的就看得不是那麼重,反而更關心實際上的利益。不過就算嘴上分析得頭頭是道,可心裡也還是有一絲落寞。

「小姐,那你真的要去見安老爺嗎?」蕊兒懂自己小姐的心裡還藏得有其他人,只不過對方已經成了婚,「奴婢聽聞,張家最近一直在尋名醫,估計……」

「蕊兒!」成嫿厲聲呵住蕊兒的話頭,「這話我早就跟你說過,不要再提,他張家日後不管如何,都與我無關。當初第一次他不娶我,就別想再有第二次機會。」

說完,成嫿就拂袖離開。

蕊兒自知說錯話了,忙抿嘴跟上。

成嫿剛出了院子,就看到自家哥哥和裴闕在一塊釣魚,眉心一擰,剛想掉頭走,就被她哥哥叫了過去。

「三哥好,裴四爺好。」成嫿不喜歡裴闕,準確地來說是討厭裴闕,因為打從她三哥和裴闕成了朋友,她三哥就不再帶她出去玩了。

打完招呼,成嫿轉身就走,便沒聽到兩人的對話。

裴闕目光望向遠處,「你母親真想把女兒嫁給安成鄴?」

「是啊,我不懂母親怎麼想的,安成鄴名聲不好,還沒作為,我妹妹那麼明珠一樣的人,她竟然也捨得。」成毅想到這事,就想吐槽,可長輩的意思,他又不能違逆。

「這樣啊。」裴闕丟下手裡的魚竿。

「你去哪啊,魚都還沒上鉤呢?」成毅朝裴闕的背影喊。

裴闕回頭應了一聲,「不告訴你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章 成嫿

2.4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