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婚期

第223章 婚期

順子有些為難,「爺,那可是尚書大人,您真不去嗎?」他怕主子又要挨老爺的跪了。

裴闕放下手裡的書,瞥了眼順子,「我做事,就講究一個貫徹到底,你什麼時候見我慫過一回?」

既然事情都做了,最後慫了可就沒意思了。

裴闕並不怕林尚書,他就是要拿林書瑤殺雞儆猴給其他人看,他護著的人,誰也不能欺負。

順子聽主子都這麼說了,只好去給林尚書回話。

林尚書沒想到裴闕那麼不給面子,想他堂堂一品大員,到了裴家,竟然連個小輩都見不到,心裡窩火。

見不到裴闕,林尚書就想去見裴懷瑾,順便告狀,可裴懷瑾身邊的人來回話,說老爺子已經脫手不管事了,讓林尚書氣消了,可以再來喝茶。

到頭來,林尚書是什麼好都沒討到,反而白白費了好些時辰。

而這會的裴懷瑾,正悠閑地坐在院子里,膝蓋往上蓋了一件黑色貂裘。

朔風剛走進來,他就睜開眼睛,「林老頭走了?」

朔風應了一句是,雖說他覺得主子這麼做有些任性,但主子就是主子,不是他能說道的,便靜靜地等待老爺接下來的話。

「這個臭小子,辦事還是這麼不管不顧。」裴懷瑾嘴裡說著罵人的話,可語氣卻很平和,半點沒有生氣的意思,「罷了,林老頭目光短淺,林家在他手上註定走不長遠,倒是林家的那個庶子有點能耐,不過也不足為懼。朔風啊,你回吧,以後沒事別來我這院子了。」

朔風知道老爺這是要完全放權給主子,道了一聲是,便退出院子。

等朔風走後,裴懷瑾布滿溝壑的眼窩裡,漸漸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。

他的裴家,得以再次延續。

~

安芷是這會才聽到外頭人傳林書瑤喜歡裴鈺,一聽到這消息時,她就知道出自裴闕的手筆。

不過之前安芷就有讓人傳過一次,效果並不是很好。

來回話的福生似乎看破她的想法,補充道:「裴四爺人脈廣,所以現在京都里的官宦世家都知道了,只不過他們礙於林小姐馬上要和八皇子完婚,不敢拿到檯面上來傳,但私底下已經傳了個遍。聽說本來要和林家幺兒說親事的那戶人家,已經把禮品送回林家。看來此事,對林小姐和林府的影響都頗大。」

冰露聽得心下爽快,「這都是她活該的!讓她禍害人,現在天道好輪迴,遭報應了!」

向來寡淡的福生接了一句是,唇角帶著淺淺笑意,「所以小姐大可不用再操心之前的事,眼下有林小姐的事擋著,別人也能知道之前是怎麼回事。」

安芷心裡爽快,笑著道,「確實是,今兒個高興,你們讓小廚房多做兩道菜。」

福生對於吃食沒什麼感覺,平淡地說了句好,只是他出去傳話后,安芷就聽到了翠絲小丫頭的歡呼聲。

之後的兩天里,安芷有特意讓人打聽下林府和穆王府的消息,只不過這兩處都把消息藏得死死的,安芷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。

不過這讓安芷更舒心了,因為沒事的話就不會藏得這麼嚴實,這樣只說明林書瑤或者八皇子不太好。

直到安芷自個兒等來了裴家定親的人。

本來定親這種事,有裴闕大哥來就行,畢竟裴懷瑾年紀大了,但因為裴闕和大哥之間有了嫌隙,最後來的便是裴懷瑾和李氏。

男人們在正廳里說話,定成婚時間。

李氏則是在孟潔屋裡和孟潔說話。

對於安芷,李氏是很複雜的。

以前李氏是真心實意把安芷當兒媳看待,也是真的為了安芷著想,雖說後來兒子退婚的事鬧得轟轟烈烈,壞了兩家人的情誼,但李氏還是真心為安芷想。

但這會,安芷身份突然要變了,馬上會和她成為妯娌。

說不變扭,那是假的。

可要說討厭吧,李氏也覺得沒到那個程度。

她也是女人,知道婚姻這種事,女人的無奈總是更多。

這會沒有看到安芷,李氏的心裡大大鬆了一口氣,不然看到安芷,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出於禮儀,安芷應該去和李氏打個招呼,然後再退下。

原本的安芷,也是這麼想的。

當初答應裴闕的時候,她就想到會有這麼尷尬的一天,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只是往常李氏過來,都會讓丫鬟先來她這裡一趟,但今兒並沒有,所以她就拖了點時間,等下午李氏他們走的時候,才去正院相送。

再次看到李氏,安芷心情複雜,她知道李氏對她好,可她與裴闕的事,她並不覺得有錯。

好在兩個人都是常年在宴席里交際的人,所以儘管心裡尷尬,面上卻都是一派和煦。

安芷是未出閣的姑娘,不好送李氏到大門口,因為大門還有其他外男在。她只送李氏到前院,便停住了。

在正廳里坐了一會,她父親和太太便笑盈盈地回來。

安芷期待地看著他們。

「芷兒啊,你可真是好福氣。」安成鄴打從進正廳起,嘴上的笑容就沒合上過,「你知道裴家給你多少聘禮嗎?」

安芷並不在乎聘禮,但還是配合地問,「多少?」

孟潔把聘禮單子拿給安芷,厚厚得有一拿高。

安芷打開后隨便看了一眼,就被裡面的富貴給驚住了,光是廣南產的珍珠就有一箱,其他的奇珍異寶更是看不過來。

安成鄴原想著裴家應該不會太禮重,結果裴家送的聘禮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多的,足見裴家的重視,「芷兒啊,這可是你的好福氣,裴闕如今是裴家家主,這往後你就是當家主母啊。」

孟潔現在已經不想什麼尷尬不尷尬,跟著點頭說對,「裴家老爺說了,等你過門后,就讓你當家呢。」

安芷可不覺得當家是好事,不過這話她不好和父親他們說,見他們說來說去都說不到重點,只好自個兒開口問,「那……婚期呢?」

安成鄴用手指比了個六,「定在六月初六,還有將近四個月的日子,我們這會往西北送信,說不定你哥哥還能回來參加婚禮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3章 婚期

25.84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