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懷孕

第224章 懷孕

其實按裴闕的想法,是想再快一點。萬一皇上突然駕崩,那婚期就得延後,眼下正是多事之秋,有著太多的未知。

只不過裴懷瑾沒同意,因為他覺得如果太快了,別人就會真的認為裴闕和安芷有私情,甚至暗結珠胎。所以為了裴家的名聲,裴懷瑾把婚期定在了六月初六。

而安成鄴和孟潔,他們並沒有啥想法,只要裴家滿意就行。

安芷這會聽到還有四個月的時間,也是鬆了一口氣,她並不急著嫁人。

聽到父親說到哥哥,安芷嘆氣道,「哥哥這才剛去西北,怎麼可能又回來。」話里的語氣都是可惜,哥哥是她現在最在意的親人,她是真的很想在成婚當日,是哥哥背著她上花轎。

只不過可能性不大。

安成鄴心態好,笑呵呵地道,「就算你哥哥回不來,你那兩位表哥和表嫂應該可以回來。」

安芷點頭說希望可以吧。小時候她常去白府玩,兩位表哥都大她許多年歲,所以打小事事都讓著她。

想到如果表哥們能回來,安芷也挺高興。

眼下婚期定了,安芷的人生走向,和最開始完全不同,所以她也不必急著擴大生意。只要按著眼下的規模經營,不管是成衣還是藥材,都已經是筆非常豐厚的收入。

「太太。」安芷朝太太那看去,「既然我婚期定下了,日後若是還有不必要的宴席送來,您就幫我推了吧,就說我要在家中綉嫁衣。」

安芷暫時不想再出門交際了,等她成婚以後,會有數不清的場合需要她去,趁著眼下的四個月時間,她該舒適地休息才是。

孟潔也正有此意,畢竟外頭流言還是很多,這會安芷老實待在家裡,於她而言,也能省掉許多操心。

三人又聊了一會天,安芷留在正院吃了飯,才踏著月色回自個兒的院子。

「恭喜小姐,賀喜小姐。」

安芷剛走進院子的拱門,就看到丫鬟婆子們左右各佔兩排,對她行禮道喜。

她靦腆地笑道,「我的喜事,也就是大家的喜事。我已經和管事的說了,咱們院子里每人多發兩個月的月銀。」

丫鬟們聽到有錢獎,一個個好話說不停。

等安芷回屋時,臉都有點笑僵了。

「冰露,幫我捏捏肩膀。」安芷坐在裡屋的軟榻上,指著背說完,感受到冰露今兒的手勁有點兒大,忙皺眉喊輕點,「冰露,就算你今兒高興,也不用那麼賣力吧。」

身後的人聽到這話,立即輕柔許多。

「對,就是這個力道。」安芷舒服地閉上眼睛,擔憂道,「你說今兒就是定個婚,我都沒怎麼出面,便累的腰酸肩膀疼,等真的到了成婚的時候,豈不是我要更難受了。」

「那……到時候我也幫你捏捏。」裴闕說話時收下的動作並沒停。

他進來有一會兒了,只不過安芷沒發現他,還錯把他當成冰露。

而安芷聽到是裴闕的聲音,嚇得啞聲掙扎,卻被裴闕拉了回來。

「你怕什麼?」裴闕繼續幫安芷捏肩,「方才你不是說舒服嗎,怎麼這會知道是我,反而怕了?」

「不……不是怕。」安芷是被嚇的,「你怎麼進來,都不出個聲呀?」

裴闕笑道,「我若是出了聲,你外頭的那些丫鬟不都知道了。」

聽此,安芷覺得還真是這麼一回事。

不過讓裴闕幫她捏肩膀,總歸有點不自在,過了一會,她便轉身躲開裴闕的手,「你今兒來,可是出了什麼事?」

裴闕往後一坐,坐在紅木凳子上,和安芷隔了一丈的距離,室內燭火搖曳,裴闕覺得四個月的時間真的太長了,「沒有出事,就是來告訴你一聲,接下來的時間,你安心備嫁便好,剩下的事都有我來。還一個,五皇子最近一直在冒尖,我接下來會很忙,來看你的時間會很少,你若是想我了,就讓福生去找順子。」

安芷臉一紅,低頭嗔道,「你說什麼呀,咱們既然婚期定了,等著成婚就行了呀。不過你是故意讓人知道,林書瑤的流言是你傳的吧?」

裴闕嗯了一聲,「殺雞儆猴,林書瑤現在是泥菩薩過江了。」

安芷想到八皇子風風火火的性格,想來日後林書瑤嫁給八皇子,也會因此在八皇子心裡扎一根刺,很難和諧相處了。

看著裴闕一副認真的模樣,安芷不忍太打擊他,委婉提醒,「你也不能太剛,最好還是別讓人知道,不然仇人也太多了。」

裴闕聽著安芷的關心,很是受用,「沒事,不差這一兩個。」

安芷哎呀道,「我差呀。」

說完,她意識到自個說什麼,忙起身推裴闕走,「行了,你快寫回吧,夜路黑著呢。」

以前婚期還沒定下時,安芷雖然也羞澀,可不如現在這般不好意思。

她現在看到裴闕,就覺得怪難為情的,因為總會忍不住去想他們婚後會如何。

裴闕看安芷耳朵尖尖都紅了,怕再逗安芷,她會真的生氣,便半推半就走到了窗戶邊上。

最後還是停下道,「這段日子,你還是警惕一點,有什麼不確定的事,一定要來找我。」

裴闕知道接下來他會有多忙,所以為了以防萬一,還是多交代兩句,生怕安芷不好意思找他。

等安芷說了好,裴闕才離開。

安芷關上窗戶后,突然有種把窗戶釘死的想法,雖說她不反感裴闕過來,但每次裴闕來得也太忽然,總能把她嚇到。

哎,輕聲嘆了口氣,安芷才把冰露叫進來。

之後的日子,安芷就真的沒出門會客,不過沒停下打聽外頭的事情,所以從雲家嫡幼子定親,再到戶部侍郎的女兒總算有人要了,她都知道。

悠閑的日子一直到了林書瑤成婚這日,因為林書瑤嫁的是皇子,所以就算安芷不去,孟潔和安成鄴也是要去的。

但孟潔自打上回被安芷拉住,讓她別去林府時,對林府就有個疙瘩在,這會又把安芷叫到跟前說話。

「芷兒啊。」孟潔長嘆道,「林府那位魏氏我曾聽人說過好幾回,都說她是個笑面虎,咱們家本來就和他們不對付,加上裴闕又傳了林書瑤的流言,我是真的怕呀。」

安芷也有點擔心太太應付不了林府的人,可如果她去了,就會吸引全場的注意力,到時候可能林府就更會拿捏把柄。

怎麼樣,都很麻煩。

「不如這樣吧。」安芷幫忙出主意,「今兒個,姑母也是要帶著表弟表妹去穆王府吃席的,您現在就派人去李家說一聲,讓姑母帶著您一塊去。有姑母在,應該不會有事。太太也別貪杯,別和面生的人說話,今兒是八皇子和林書瑤的大禮,林家的人應該也不想婚禮出事。」

頓了下,「如果到時候真的有什麼事,讓福生立即回來找我。」

看太太還是眉心緊皺,安芷突然想到昨晚裴闕的交代,「這樣,我讓福生陪您一塊去,到時候真的有事,就讓福生去找裴闕。」

今兒是八皇子大婚,裴闕肯定會去。只要有裴闕在,安芷便能安心些。

一頓安撫送太太上了馬車后,安芷回院子的路上,冰露操心道,「小姐,咱家太太雖說挺聰明的,可她見識到底少了一點,萬一被人騙了怎麼辦?」

「應該不會,」這點安芷倒是不擔心,「太太如今和父親越發像了,兩人對於生死上的事都格外小心。而且太太都嫁到我們家一年了,見識增長不少。我現在啊,就怕有人使絆子。」

總的來說,安芷還是挺相信孟潔的,畢竟這段時間她一直帶著孟潔長見識,不至於輕易被騙到。

事實上,孟潔也確實小心翼翼。

和安氏在穆王府附近匯合后,兩人一起進了王府,孟潔就沒從安氏身邊離開過,不管做什麼,丫鬟婆子都一直帶著。

在開席前,有好幾位前來說話的夫人,孟潔都沒怎麼熱絡。

一直到下午,年輕人開始遊戲時,安氏和孟潔說他們該走了,孟潔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安氏是寡婦,所以不參與遊戲和玩樂是很正常的事,而且她輩分高,要走沒人敢攔她。

但孟潔就不一樣了。

當安氏帶著孟潔去和主家告辭時,林書瑤的兩個嫂嫂,一左一右地拉住孟潔的胳膊挽留。

這會大家都是樂呵呵的語氣,明年上挑不出任何錯。

可孟潔在這裡待了半天,渾身都不舒服,現在安氏要走了,她不敢一個人留在這裡,推搡間不小心用了點力,把林書瑤大嫂推到地上。

這位大嫂是個會來事的,摔倒的時候,注意到大家都看了過來,忙張大嘴巴哎喲一聲,正想怪孟潔不識抬舉時,結果孟潔先捂著肚子,滑到地上。

「疼,我肚子好疼!」孟潔的額頭已經出現汗珠,臉色煞白,看得邊上的其他人都嚇到了。

安氏見過許多大場面,忙讓找大夫來。

一時間,眾人的目光都在孟潔身上,壓根沒人去關注林書瑤大嫂,氣得她自個爬起來后,忙跑去找魏氏。

而魏氏這會正春風得意,被一群尊貴的夫人圍著說話,等著女兒拜堂拜堂,聽到兒媳說的話,心裡怪兒媳沒用,卻也不敢讓孟潔就這麼出事,吩咐人快點找大夫。

穆王府就有養著大夫,所以很快就大夫就到了客房替孟潔把脈。

朝露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,「大夫,我家夫人怎麼樣了?」

大夫先是皺眉,但很快就舒展開了,「安夫人這是有喜了呀,只不過方才動了胎氣,這會得用人蔘穩住胎氣,之後再不能被氣到了。」

孟潔聽到再次有孕,先是開心,轉而就擔心起來,「大夫,方才我肚子疼得厲害,會不會影響我的孩兒啊?」

大夫說好好養著就沒事。

安氏一聽到嫂嫂懷孕,立馬擋在林家人跟前,「既然我嫂嫂動了胎氣,實在不好再繼續打擾了,謝謝你們的熱情招待。福生,你還愣著做什麼,快去耳房讓人準備馬車,順便和前院的老爺爺說一聲。」

福生腿腳麻利,得了吩咐,刷地就跑了。

林家的人看到事已至此,不敢再做其他了,方才那麼多雙眼睛都看到林家兩個兒媳拉著孟潔,若是孟潔這會流產,對林書瑤不吉利,還會引起紛爭,只好看著安氏的人把孟潔帶走。

等出了穆王府後,李思慧才不爽地呸了一聲,「這樣的人還好意思說她們是世家出身,這般潑婦留人,還好舅母今兒沒事,若是舅母出了半點閃失,她林書瑤這輩子都要不吉利!」

「行啦!」安氏聽女兒越說越來勁,呵聲道,「林家本來就和咱們有過節,眼下你舅母沒事就行,林書瑤吉不吉利,那是她自個的事。」

看女兒還鼓著臉,安氏嘖了一聲,「你個小丫頭,怎麼這般記仇。不過你且看著吧,林家的大廈將傾嘍。」

說完,安氏就去看孟潔的臉色,見孟潔回來一點血色,提著的心才鬆了一點。

孟潔方才休息了一會,已經好了許多,肚子不疼了,就是沒什麼力氣,「妹妹,你方才的話,是什麼意思?」

雖說孟潔比安氏小,但她嫁給了安成鄴,那就要從安成鄴的輩分算,跟著安成鄴喊安氏妹妹。

安氏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小聲道,「嫂嫂先休息吧,馬車外人來人往,咱們不好說事情。」

孟潔點頭說明白,閉上眼睛繼續休息。

一直在家裡記掛著的安芷,她看到福生匆匆跑來時,還以為出了什麼事,心都卡在嗓子眼。

聽福生說太太差點暈倒,安芷腿一軟,靠冰露撐著才站住。

直到福生說太太懷孕了,安芷驟然大喜,聽完福生說的全部后,安芷暫且沒心思去想林家的事,而是直奔正院。

這是太太懷的第二個孩子,安芷還是挺為太太高興的,畢竟太太那麼想要孩子,現在又懷上了,能添丁進口是好事。

安芷帶著冰露,匆忙走到正院,恰好碰到聞訊回來的父親,兩人對視一眼,安成鄴笑著踉蹌下,指著身後道,「我有點醉了,芷兒你去謝謝送我回來的裴闕吧。」

安芷順著父親的手看去,這才看到一身白衣的裴闕,今兒的他,打扮得格外素雅,少了往日的戾氣,有種翩翩公子的感覺。

不過,裴闕不是說很忙的嗎?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4章 懷孕

25.8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