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難當

第225章 難當

在安芷狐疑的一會裡,裴闕已經走到了她跟前,眉眼裡帶著淺淺的笑意,「安世叔和我同一桌,我瞧他有些醉了,不放心他一個人回來。」

往前走了一小步,小聲道,「也順道來看看你。」

安芷抿唇看了眼正院的方向,裴闕現在還是是外男,不好帶裴闕到正院里去看太太,「多謝裴四爺了,我送您出去吧。」

裴闕哦了一聲,癟嘴道,「你就不請我喝盞茶再走?」

「那就去正廳吧。」安芷換了個方向看,但就是不去看裴闕的眼睛。

裴闕把安芷的小表情都看在眼裡,覺得可愛又有趣,若不是他這會還有其他事,肯定要留下來喝茶,「行了,我逗你的,就勞煩你送我到門口了。」

說話時,裴闕已然轉過身,面向大門的方向。

安芷做了個請的手勢,「裴四爺是要再回穆王府嗎?」

「不了。」裴闕搖頭道,「和那些人喝酒沒什麼意思,好不容易出來了,就不回去。不過,看不到公雞拜堂,好像是有點可惜。」

安芷詫異,「八皇子還沒大好嗎?」

在安芷的記憶里,八皇子已經受傷半個月,雖說時間不長,但該好的傷口應該結痂了才是,不應該連拜堂的力氣都沒有。

「照理來說就算沒好全,但拜堂的力氣還是有的。」裴闕和安芷並排走著,「不過,如果八皇子不想拜,這會也沒人敢說什麼。」

安芷細細品了裴闕的話,還真是這麼一回事。雖說拜堂對於林書瑤來說,是件特別重要的事,可八皇子確實有傷在身,就連前幾天皇上都說了希望這場婚禮可以給八皇子沖喜,所以用公雞代替八皇子,也沒什麼不可以了。

而婚宴上的人,都沒能瞧到八皇子到底如何,所以呢,總會有人開始遐想,若是流言傳了起來,大家勢必要看不起林書瑤這位王妃。

「八皇子倒是一如既往地任性。」安芷道,「林書瑤以後是他的王妃,當王妃的沒了面子,這王爺的臉上,又能有幾分面子。」

裴闕看安芷通透,多的便不再說了,到了門口就和安芷道別。

等第二日安芷用早飯的時候,翠絲又急急忙忙帶來消息,安芷這才知道,八皇子是任性到了極致,林書瑤也是徹底沒臉了。

按道理來講,就算八皇子這會受傷不能圓房,但已經沒了生命危險,拜堂都省了,總該掀個蓋頭,喝完交杯酒,睡在一間屋子才是。

結果八皇子讓人去給林書瑤傳話,說住習慣了現在的寢殿,加上他有傷不好輕易挪動,禮就先欠著,等他身體大好了,再說行禮和圓房的事。

而且八皇子做這事,並沒有遮擋下人的口風,這天亮才一個時辰,便傳到安芷這了,更別提其他人家。

冰露聽得直瞪眼,「小姐,八皇子這麼做,明顯是還介意林小姐之前喜歡裴鈺,所以不給林小姐留面子啊。」

安芷放下筷子,她是真沒想到八皇子處事能那麼隨性,這下可要苦了林書瑤,「皇家圓房有特定的禮儀,如今的八皇子確實不適合圓房,可他把事情做得那麼不好看,確實是在打林書瑤的臉。」

說到這兒,安芷無奈地笑了下。

以前的林書瑤多得意能嫁給皇子當王妃,結果呢,臨了是當了王妃,可剛進門就受了最大的羞辱,可見往後的日子有多不好過。

所以說啊,嫁人這事不能光看外表光鮮,還要看嫁給什麼樣的人,合不合自個兒的心意。

對於林書瑤的事,安芷關注到這也差不多了。

吃過早飯後,便去正院給太太請安。

她到正院的時候,碰到太太在院子里散步,這會天暖了,兩人讓丫鬟們搬了凳子到院子的石桌邊上。

安芷看太太這次是吃一塹長一智了,便沒有多說如何保胎的事,「大夫說太太剛懷孕一月多一點,加上您昨兒又動了胎氣,如今正是最艱難的時候。父親一早就派人到我那說,希望最近兩個月,讓我幫忙太太處理家事來著。」

「是我昨晚和老爺這麼提的。」孟潔現在已經不擔心安芷兄妹會不會惦記安府的家業了,畢竟一個娶了長公主的獨生女,還一個嫁給了百年世家,不管是哪一個,都不是安府這點小東西可以比的,「其實府上事情還是和以前差不多,你不用太操心,主要是你婚事要辦的東西比較多。雖說你母親之前替你準備了許多東西,但時隔這麼多年,有些東西難免壞了,需要重新替換清點。」

孟潔讓安芷自個兒置辦,除了她身體不便,還有一個就是和安芷表明,她沒有要吞安芷嫁妝的意思。

安芷知道繼母難當,所以便點頭答應了,「不過有些事情,還是要來叨嘮太太的,正好眼下萬物復甦,咱們可以一起活動下。」

孟潔點頭說好,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她已經和許多生了多個孩子的婦人討教過,這生孩子並不是一味地躺著才好,也不能過多地吃,孩子太大了是不好生的。

好不容易再次懷孕,這次不管是兒是女,孟潔都要好好生下來。

就算安旭和安芷再有出息,這往後,頂多是敬著她,到底不如自己生的孩子親厚。

安芷是無所謂太太生什麼,只要能孩子能平安出生就行,她父親那麼不靠譜的一個人,又大太太一輪多。而太太又不是個強勢的女人,若是沒個孩子傍身,這往後的日子得多沒意思。

兩人在院子里商量好各自要忙碌的事後,安芷便從正院走了。

轉出正院的大門,安芷去了張姨娘那。

如今三妹妹已經會認人笑了,六個多月大的孩子,特別可愛。

安芷剛到張姨娘院子的門口,就聽到裡頭傳來成姨娘的嘆氣聲,走進去后,看到伺候的只有兩位姨娘親厚的丫鬟,便問怎麼了。

成姨娘看到安芷進來,猶豫地看了眼張姨娘,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安芷坐下后,越發好奇,「你們到底怎麼了,兩個人都喪著氣,是為了太太懷孕的事嗎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5章 難當

25.9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