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出門

第228章 出門

福祿沒有老爺的意思,並不敢動,「多謝小姐心疼小的,不過小的是前院的人,是跪是站,沒有老爺的吩咐,小的都不敢隨意起來。你們的話,小的記下了,跪這麼點時間,不影響小的辦事。」

安芷聽福祿堅持,便不再多勸,帶著冰露走了。

而朝露看小姐都走了,她一個沒破身的丫鬟,不好在前院待太久,便去追小姐。

福祿看著小姐幾人走後,又過了一會兒,才聽到老爺喊他,忙提著食盒進屋,把話複述了一遍。

安成鄴這會只傳了一條泄褲,叉開腿躺在床上,兩條袖子都被卷了起來,露出紅腫一片的皮膚。

「把蓮子湯拿過來吧。」安成鄴這幾天,急的不行,派人去找桃紅,結果桃紅已經被其他人給贖身帶走了,而他又不敢大鬧起來。

好在大夫說還有治的可能,讓他不是太絕望。

只不過都過去那麼多天了,她身上的紅疹半點好的跡象都沒有,反而越抓學癢。

這會就連福祿看到老爺身上的紅疹,他都不敢靠太近,生怕被老爺傳染。

把蓮子羹遞給老爺后,慢慢往後退了一步。

安成鄴端著碗,剛吃了一口,就覺得味道不錯,一口氣全吃完了。只不過等吃完后,他又開始癢了。

「桃紅那個臭娘們,還沒找到嗎?」安成鄴現在想到桃紅,就恨得牙痒痒,看到福祿搖頭,啪地摔了手裡的碗,「沒用的廢物!老子養你們這樣的廢物有什麼用,連個女人都找不到!」

福祿顫抖著回話,「主要是不知道誰替桃紅贖身,老爺,小的們已經盡全力在查了,可桃紅姑娘就像消失了一樣,半點消息都沒有。現在找不找得到桃紅不是最重要的,是老爺您把病養好才最重要啊。」

「廢話,這我還能不知道嗎!」安成鄴想到身上的紅疹,就氣到想罵人,在身上胡亂抓了一通后,他更難受了,「這幾天上朝,我都要忍著不敢抓,但凡有人靠近,都能把我嚇個半死。我的老天爺誒,這樣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才是頭啊。」

福祿也很想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,老爺不舒服,他這個當下人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。

另一邊,安芷和朝露分開后,才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冰露也很開心,雖然心裡覺得有點大逆不道,但像老爺這樣的人,就該受到懲罰,「小姐,今兒太太讓朝露姐姐送了蓮子羹去,萬一解了老爺身上的藥性,那該怎麼辦?」

安芷笑著說沒事,「一碗蓮子羹只能緩解一下,還是得要靠藥物治療,我既然要讓他難受一個月,只要沒有特殊情況,他這個月就得給我難受著。」

比起母親的鬱鬱寡歡到離世,安芷覺得一個月的時間還太少了,但是時間太長,容易引起家裡其他人的懷疑,所以她只能做到這麼多。

「唉,只希望老爺經過這次之後,不再去外面找亂七八糟的女人了。」冰露嘆氣道。

安芷抬下眉毛,從長廊往園子里看,二月初的園子,已經是滿園新綠,青翠得很。

她深呼吸一口氣,「不敢保證父親能老實太久,但這幾年,他是不敢再去外頭找女人的。現如今家裡一派和諧,再來新人也不太好,所以父親最好是老老實實地繼續當他的縮頭烏龜,不然我總能再把他伸出來的頭給打回去。」

和冰露說著話,主僕兩人就回到了院子。

等進屋后,安芷看到桌上有拜帖,打開看到是李家送來的,是李婉的春日貼。

「小姐,這李家小姐的帖子,咱們不去吧?」冰露不喜歡李婉,以前威遠侯的爵位還在時,李婉的眼睛長在天上,對她家主子從沒給過好臉色,這會送拜帖來了,擺明了就是李家落寞,想要巴結她主子。

安芷也不喜歡李婉,但李婉到底是名義上的親戚,若是她不去參加李婉的春日宴,到時候肯定會被李婉母女說死。

不過被李婉母女說壞話,安芷倒是不介意。

但她想去給姑母撐撐場面,她父親這個人,從來都只管自個兒逍遙,很少能想到還有個苦命的妹妹。

而安氏對安芷而言,算是真心待安芷,所以為了安氏母子三人能在李家過得好一點,她也應該去一趟。

「去吧。」安芷放下手中的拜帖,「你去準備三份禮物,兩份貴重一點的,到時候送給姑母和李婉母親,再準備一份胭脂水粉之類的,到時候給李婉帶去。」

冰露有點不理解,「小姐,您幹嘛對李小姐那麼好啊。」

安芷笑了下,「傻丫頭,我不是對李婉好,我是為了姑母他們,別叨叨了,快去吧。」

冰露聽主子都這麼說了,只好點頭去準備禮物。

等到了春日宴的這一天,安芷穿了新綠色的裙子,首飾配了鵝黃色的寶石,整個人都顯著濃濃的春意。

因為安靖今兒休息,安芷想著弟弟往日出門少,所以帶著他一塊出門見見人,順便鍛煉下膽子。

拉著弟弟的手上了馬車后,安靖有些局促,黑溜溜的大眼睛緊張得不時偷看安芷。

安芷拉住弟弟的手,安撫道,「咱們是去姑母府上做客,並不是去別人家,思慧表妹就比你大四歲,正是愛玩的年紀,你不用擔心的。」

安靖以前也去過李家,不過那是李家爵位還在的時候,那會出門前,他被母親反覆交代不能得罪李家的人,所以這會是下意識地怵李家人。

「長姐,我待會可以和你一直待一塊嗎?」安靖被成姨娘養的仔細,皮膚白嫩,頭髮也梳得一絲不苟。

安芷聽到他這麼問,便知道安靖不懂現如今他們家和李家的情勢已經調轉過來,不過小孩兒既然還單純,她就不多說了,「行啊。」

說完后,看弟弟的小臉一直綳著,安芷忍不住捏了下,手感滑嫩,特別好。

等馬車停下后,安芷聽到車夫說李家到了,先掀開車簾往外看,結果看到了剛下馬車的林書瑤。

有大半個月沒看到林書瑤,安芷發現林書瑤瘦了許多,眼睛底下用了厚重的胭脂遮擋,卻遮不住那深深的黑眼圈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8章 出門

26.36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