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情敵

第235章 情敵

元清婉哭得可憐,安芷卻是一頭霧水。

「元姐姐,你這是做什麼?」她和元家大房沒仇沒恨,元清婉這一跪,讓她覺得莫名其妙,手伸了伸,最終還是沒去扶元清婉。

倒是冰露眼疾手快去扶元清婉,可元清婉看著輕飄飄一個人,冰露硬是沒把人拉起來。

正廳這裡,有一面是敞開的,所以外頭經過的下人都能看到這裡頭的情況。

安芷看冰露沒能把元清婉扶起來,給福生使了個眼色,讓福生去把院子里的下人都驅出去。

她聽元清婉哭得實在煩,坐下后,語氣淡淡,「元小姐,你我兩家並沒有仇恨,你我之間更沒有過節,你今天這般跪著求我,又不說什麼事,你是想看我安家出醜呢?還是想看你元家出醜?」

這話已經很不客氣了,元家雖然漸漸不得勢,可到底是還有底蘊在的,元清婉作為嫡女,這般沒由來地作踐她自個,安芷是真的不喜歡。

元清婉這會已經哭累了,抬手擦了擦眼淚,眼神上下瞟著,就是不敢拿正眼瞧安芷,「安妹妹,我……」她看了眼還在正廳里的幾個丫鬟,把嘴唇咬出印子。

安芷看她這麼猶豫,便讓除了冰露的丫鬟都出去了,「行了,現在可以說吧?」

元清婉兩手揪著帕子,從臉頰漲紅到后耳根,深呼吸一口氣后,彷彿是豁出去了,「安妹妹,你能不能成全我?」

「我一心欽慕裴四爺,不求與你平起平坐的名分,只要裴四爺願意娶我當平妻,日後我定以你為尊!」

有那麼一瞬間,安芷以為聽錯了,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了。

「平妻?」安芷忍不住嘲諷地笑了笑,別說是平妻了,就算是妾,她都不想看到,只不過她眼下還沒過門,元清婉就來求她,這也太奇葩了!

冰露聽了先震驚,再氣憤,沒好氣道,「元小姐,如今我們家小姐還沒進裴家的門,裴四爺娶不娶平妻,你應該去裴家啊。」而且一個高門小姐,這麼沒皮沒臉德來求婚事,也不覺得丟臉!

元家的人自然是去過裴家的,只不過裴闕見都沒見元家的人,所以衛氏已經讓元清婉放棄了。

只不過元清婉婚事一直艱難,加上她心中對裴闕有執念,想到安芷這種四品官員的女兒都能嫁給裴闕,那她也不差。

一個平妻而已,她都願意承諾伏小,安芷應該答應她才是。

「安妹妹。」元清婉淚眼汪汪地望著安芷,「我真的沒有要和你搶的意思,我就是太喜歡裴四爺了,你就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?」

安芷越聽,越覺得不可理喻,臉色已經沉下來了,「元小姐,方才我丫鬟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,你要想嫁給裴闕當平妻,那你應該去找裴闕,而不是來找沒過門的我。而且你這麼做,你父親母親若是知道了,京都里的人知道了,你又該怎麼辦?」

未出閣的小姐,親自求著別人讓她做平妻,這種事情一旦宣揚出去,元清婉這輩子就不用嫁人了。

「再差,也差不過給老頭做續弦吧。」元清婉苦笑下,「安妹妹你不知我的苦,如果我不是身體差,家裡早就會有無數人提親,可就是因為我身體差,我就耽擱了不少年歲。到現在,我母親竟然要我給四十歲的老男人做續弦,他年紀都可以當我父親了呀!」

元清婉不想給老男人當續弦,她現在的身體也不知道能活多少年,所以乾脆豁出去來找安芷,「安妹妹,你就幫幫我吧。我知道裴四爺心儀你,只要你和裴四爺說一聲,他肯定會願意的。等嫁到裴家后,我一定不和你爭寵,只要能默默地看著裴四爺就行。」

安芷不信這些的話,人都是貪心的,只要現在得到一點,就會想要更多。如果元清婉真的是能歲月靜好的人,今天也不會上門來求她。

「元小姐,你不用說那些話了,恕我愛莫能助。」安芷起身站了起來,「今兒的事,看在我嫂嫂的面子上,我不會說出去,你還是請回吧。如果你不願意給人當續弦,好好與你母親說說才是王道。」

說完,安芷就要往外走。

「安芷!」

元清婉卻突然大吼,「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嗎?為什麼我的這一點小要求,你都不滿足啊?那這樣好不好,我不做平妻了,只要你願意讓我進門,我……我當妾也可以!」

一個高門裡尊貴著養出來的嬌小姐,卻能放棄自尊,願意給人當妾。安芷聽到元清婉這話,不知道該笑她可悲,還是要為元清婉的愛情而感動了。

可不管是平妻,還是妾,別說她現在還不能插手裴家的事,就算可以,她也不願意幫裴闕擴充後院。

人重活一次,能看明白很多道理。若是上輩子,安芷肯定會覺得男人三妻四妾是尋常,只要相公敬她愛她就行,畢竟這是所有官員家的常態。

可她死過一次,再看那些界限規則,便不是那麼順眼了。

她這次的婚事,不是她去求來的,而是裴闕追她追來的。

至於元清婉說要當妾的事,她只當做沒聽到,繼續往外走的同時,也當元清婉的喊聲不存在,「冰露,你待會親自送元清婉回去,順便幫我問問衛氏,他們元家若是想以後都不嫁女兒,那就由著元清婉去鬧吧。」

冰露聽得出主子話里有氣,她也氣元小姐,「這個元小姐也真是的,怎麼能那麼厚臉皮,小姐,這事咱們要不要和裴四爺說一聲?」

「和他說做什麼?」安芷雖然生氣,但還能能分清是非,至少她現在是這麼認為的,「又不是裴闕和她有了什麼,沒啥好和裴闕說的,而且裴闕那應該也知道了。行了,你快去看著元清婉,我自己回去就行。」

安芷一個人回了院子,因為元清婉的這件事讓她心情不太好,進了屋子后,便沒讓丫鬟進來伺候。

「哎,這叫什麼事啊。」安芷坐在軟榻上,單手撐著頭嘆氣。

「什麼事讓你心煩了?」裴闕從屏風后出來,看安芷很明顯地聳了下肩膀,「你怎麼還怕成這樣,做虧心事了?」

「你才做虧心事了呢!」安芷聽裴闕這麼問,順口就吐槽,「還不都是因為你,哼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5章 情敵

27.49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