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噗通

第236章 噗通

「因為我?」裴闕看安芷撅嘴,很是可愛,坐在了安芷對面,「因為我什麼?」

安芷意識到方才有點耍小性子,而元清婉的事不能怪裴闕,扭頭說了句沒什麼,問,「你怎麼來了?」

「我想你了,就來看你。」裴闕說得自然,眼睛也一直看著安芷,「你還沒說因為什麼呢?」

他想知道安芷在為什麼煩惱。

安芷看裴闕問個不停,乾脆和盤托出,說了元清婉的事,「她在我家跪著哭,最後連做妾都說出來了,可見她對你多喜歡。」

裴闕苦著臉喊冤枉,「那也不能怪我呀,元家人上我家時,我就讓人說清了。」看安芷臉色很快就緩和,知道安芷沒有真的生氣,又想到安芷這是吃他的醋,心裡突然甜了下,伸手戳了下安芷的臉頰,「我連元家那小姐叫什麼長啥樣都不記得,與她真的半分關係都沒有。」

安芷被裴闕這麼一戳,不緊臉頰痒痒的,就連心裡也痒痒的。

她轉過身子,抬眸朝裴闕看去時,外頭的陽光正好灑落在裴闕的身後,亮得讓她晃了下眼睛,「裴闕,你是不是長得太好看了一點?」

——所以才那麼招蜂引蝶。

裴闕乍一聽安芷這話,沒明白什麼意思,等反應過來后,看著安芷笑得眯起了眼睛,「安芷,你更好看。」

論長相,在場的兩個人,都是極好的。

裴闕俊秀英朗,五官立體帶著疏離的冷氣,但唯獨到了安芷這兒,會從一月寒冬化成陽春三月般和煦。

而安芷的美,從少女的嬌柔到如今的明艷大方,出門時總會引人矚目,卻又會讓那些人望而卻步。只有在裴闕跟前,她會臉紅羞怯,彷彿又回到最初的開始。

安芷聽你裴闕誇她好看,不由又臉熱起來。

奇怪,她怎麼老在裴闕跟前害羞。

「你還沒說今兒來做什麼呢?」安芷岔開話題,「難不成真是因為想我?」

裴闕點頭說是,「外頭事情多,也亂,但目前都是針對朝堂上的幾位皇子。安世叔不愛出頭,所以該交代的我早就和你說過了。我就是嫌外頭煩,來你這兒坐會,休息休息。」

安芷看裴闕眼底卻是浮著青絲,確實像是很疲憊的模樣,「那你就在這兒歇一會兒吧。」

裴闕嗯了一聲,兩手撐著軟榻往後頭一坐,還真的閉目休息起來。

安芷看著裴闕長又翹的睫毛,不由地想到了長公主的話——這世上哪有男人不偷腥。

那裴闕呢?

安芷搖了搖頭,她這會有點不清楚了。

以前的京都里,就有許多裴闕的流言蜚語,說什麼樣的都有,其中和記仇齊名的就是風流。

如果說,那些流言中有一分真,那……

安芷想到這時,裴闕突然睜開眼睛。

四目相對,裴闕先笑了起來,「我知道我好看,你多看一會也行。」

說完,裴闕又閉眼休息。

而安芷的心則是緊張得噗通跳。

在裴闕休息時,安芷從書架上拿了一本遊記看,只是翻了兩頁書,就會下意識往裴闕那看一眼。

最後安芷乾脆轉了個身,不去看裴闕。

裴闕休息了半個時辰左右,便醒了準備離開。

他走到書桌邊上,瞄了眼安芷手中的書,笑問,「你書都拿歪了,看得不累嗎?」

「啊?」安芷放下水,緊張轉身,搖頭回話,「不累的,你是要走了吧?」

「嗯,你自個兒休息休息。」裴闕道,「還有元家的事,那位元家小姐,你就放心吧,我不願意的事情,還沒有人能強迫我。」

安芷點頭說好,等裴闕走後,她才伸手揉了揉眼睛。

方才的書,她確實沒看進去。

「呼……」

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后,安芷才出去問冰露有沒有回來。

在長廊下打絡子的春蘭搖頭說還沒,「從咱們府上去去元家,得花上兩刻鐘左右的時間,冰露姐姐還要傳話。不過,應該也快回來了。」

話音剛落,院門口還真響起翠絲喊冰露的聲音。

安芷看到氣鼓鼓回來的冰露,忙讓冰露到裡屋回話。

冰露先端起茶盞喝了一盞茶,才皺著眉道,「我跟著元小姐回到元家,把話如實和他家太太說了,本以為他家太太會很抱歉,結果就回了一句知道了,辛苦我了,說改日親自來賠罪。」

安芷光聽這話,並不覺得有什麼錯處讓冰露生氣,所以猜是衛氏那會的語氣,她倒是不計較衛氏的態度,只要衛氏能管好元清婉,別讓元清婉再來找她就行,「衛氏那會聽到元清婉的事,估計氣到快吐血,你就別生她氣了。我今兒讓小廚房做了喜歡的桃酥,坐一會就能吃了。」

冰露看主子心寬,愁得眉頭皺更緊了,「小姐,你這樣隨和的性子,若是等以後嫁到裴家,裴四爺真的開始納妾,那該怎麼辦呀?」

安芷笑了,「冰露呀,你就是愛瞎操心,我哪裡隨和了。再說了,如果裴闕真有膽子納妾,我就讓他一個人過!」

剛翻出安府牆壁沒多久的裴闕,突然「阿切」一聲,回頭看了眼圍牆,確認四周沒人,才叫來順子。

順子關心道,「爺,您是不是夜裡公文看太多,所以著涼了?」

裴闕斜了順子一眼,嫌棄道:「你都好好的,我怎麼可能著涼,快些回去吧,五皇子最近可是杠上工部了。」

「裴闕,你說這話,我可要傷心了。」李達從巷子口拐了進來,笑眯眯地看著裴闕主僕。

順子立馬握住刀柄。

裴闕凝眸看著李達,這兒是安府後門,極為偏僻,李達會出現在這裡,肯定是特意在這裡等他,「殿下的心是鐵做的,我這兩句話,可傷不到您。」

既然已經撕破臉,裴闕也沒必要再去維繫表面的地和平,特別是在這種沒人的地方,指不定李達又安排了許多殺手在附近,那也是有可能的。

李達皮笑肉不笑地看著裴闕,他方才的話,不過是調侃,「裴闕,聊一聊嗎?」

這陣子工部在翻修後宮的一處宮殿,但從裡頭挖出了三具屍體,本來這種事一般都是大事化小,反正每年宮裡都會突然消失幾個宮女和太監,挖到死人並不是稀奇事。

可其中一人帶著翡翠扳指,那可是已故太子的東西,而皇上不懂為何知道了這件事,便讓負責工部的裴闕徹查。

本來這種事要麼給錦衣衛,要麼給衙門去辦,裴闕接到命令時還不大理解,現在看到李達,倒是有點思緒了。

他緩緩勾唇笑了起來,看著李達,正準備搖頭說不時,發現四周,還真的埋伏了一大批刺客。

看來,他今兒是在劫難逃嘍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大家有金幣的可以給我嗎,謝謝呀~晚安啦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6章 噗通

27.2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