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不急

第243章 不急

尋常人家的兒郎,送姑娘不是簪子,就是胭脂。雖說這些東西,裴闕也送過,可沒聽過有人送毒藥當禮物的。

冰露看主子還笑了起來,淡淡的柳葉眉愁得皺在了一起,「小姐,這毒藥,要不還是退給裴四爺吧。」帶著毒藥在身上,冰露總覺得心裡沉沉的。

安芷卻搖頭說不用,「我沒有高強武藝,有毒藥防身也不錯。這禮物,指不定日後能用上。」

冰露聽主子這麼說,趕緊呸了三聲,「毒藥這種東西,最好還是沒有用到它的時候。」

安芷也希望沒有用到毒藥的時候,但世事無常,誰也猜不到以後的事情。

把藥瓶用普通的香囊袋子裝好后,安芷把香囊掛在了腰上,為了以防萬一。

傍晚時候,冬蘭和秋蘭也回來了。

兩人已經買好倉庫,以不同人家的名義分別買了五萬石的糧食。

有這麼些糧食,別說今年,就是明年,安府都不用買糧食了。

因為後路準備好了,安芷的心安定不少。而且她住在京都里,肯定不會太亂,如果京都城裡都鬧起來,那她就是屯一百萬石的糧食都沒有用。

累了一天,安芷歇下后,很快就睡著了。

裴闕那,卻是燈火長明。

朔風站在書桌旁,輕聲回話,「今兒安小姐的人買了倉庫,還定了糧食,看來,安小姐也察覺到什麼。」

裴闕放下手中的信紙,想到安芷,緋色的薄唇輕輕彎了起來。「她素來是個有成算的,多存點糧食也好,今年怕是要鬧災荒,你讓去找管生意的門主,讓他也開始屯糧,越多越好。」

朔風領命點頭說好,屯糧的事不歸他管,待會去給辦事的人傳個話就行,他現在關心的是五皇子,「爺,眼下賀世子已經把毒藥弄來了,咱們是不是該出手了?」

「不急,等過段時日再說。」裴闕了解李達,「五皇子心思深的同時,也體現了他的多疑。你這會啊,不用真的給他下藥,只要派人在他身邊轉悠,他就會自亂陣腳。等他亂了一陣子后,發現什麼都沒發生,放鬆一點警惕時,再慢慢給他下藥。」

從春風樓的那件事後,裴闕才知道李達想殺他,也是那次回府,他才知道原來他父親一直派人卧底在李達身邊。

而李達所做的大部分事情,裴懷瑾都沒有和裴闕說明。

裴懷瑾那會給裴闕的解釋是,像裴闕那麼桀驁的人,是不會輕易相信別人說他朋友的壞話,與其鬧得父子不和,還不如讓裴闕親自在李達那載個跟頭,反正裴懷瑾派人盯著李達,不會讓李達傷了裴闕的性命。

裴闕當時聽到這件事時,想到的只有一個詞——老謀深算。

就算父親是在用現實教育裴闕,但他還是不喜歡這種方式。

朔風看主子的視線移到了窗戶外,問:「爺如今要動五皇子,而八皇子和您不和,十二皇子又有雲家把持,爺是想把目光放到京都外嗎?」

「朔風啊。」裴闕站了起來,走到窗戶邊上,他覺得今兒的月色格外清冷,「最開始我給五皇子行方便那會,我就錯了。父親曾經提醒過我,不要義氣行事,現在看來果真是這樣。」

他慢慢踱步到門口,停下后道,「我誰也不扶持,只做有利裴家的事。行了,你快去歇著吧,已經很遲了,明兒個……又不知會如何。」

說完,裴闕轉身朝順子的屋子走去。

快走到順子的屋子時,就聽到順子的嗷嗷叫,讓他也感覺有點發癢。

邁進門檻時,裴闕看到順子突然抬頭,咬住賀荀的手臂。

「靠,你是屬狗的嗎?」賀荀掐了下順子的人中,這才得以脫身,看到走進來的裴闕,忙過來告狀,「四爺,你看到了吧,我的手臂都被咬成這樣了。」

說著,賀荀把袖子挽起來,其實隔著幾層衣服,他手臂上的牙印淺得幾乎看不到。

裴闕只瞥了一眼賀荀的手臂,便去查看順子。

因為時間已經過去兩天,他們發病的時間短了不少,順子很快就停了下來。

他眼淚汪汪地望著主子,「爺,這麻痹分真他么難受,你一定要讓五皇子也嘗嘗這種滋味!」

賀荀走過來插話道,「順子你就放心吧,我給你主子找來的毒藥,比麻痹粉還要讓人難受,而且一旦連著吸食一段時間,神仙都戒不掉,會從五臟六腑先開始潰爛,死的時候連骨頭都得散了。」

順子聽賀荀講得可怕,但想到五皇子派人殺他們時,就覺得五皇子是活該,腦海中開始幻想五皇子如何後悔的樣子。

裴闕檢查了下順子的傷口,確認開始結痂后,才離開,同時叫走了賀荀。

賀荀屁顛屁顛地跟在裴闕身後,心裡感嘆裴闕真不是一般人,順子都難受成那樣了,裴闕卻還能上朝辦公。

真不是一般人。

嘖嘖搖頭兩下,視線往前拉的時候,正好對上裴闕擰眉的表情,賀荀快速換上笑臉,「四爺,你叫我出來,是有事吩咐我嗎?」

裴闕自個兒門路廣,可再廣,都有可能被人查出來,所以他想到了一直沒啥用的賀荀。

「這兩天,京都里的流言,你應該聽到一些吧?」裴闕當沒看到賀荀方才的小表情,轉身問。

雖說賀荀沒出門,可他的消息來得也快,更別說是外頭傳到賣豬肉的都知道了。

賀荀嗯了一聲,跟著裴闕進了屋子。

「賀荀,你是個聰明人。」裴闕坐下后,朝賀荀笑了笑,「既然那麼聰明,躲在小院子里,太淹沒你的才華。」

「不不不,我不聰明!」賀荀還是頭一回聽裴闕誇他,人們都說事出反常必有妖,上回幫裴闕弄毒藥,他自個兒花了許多銀子不說,今兒裴闕拿走毒藥沒其他話,他還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,沒想到在這裡等著他,「裴四爺,我這人手笨嘴笨,不然也不會被送來當質子。我只求個安生日子過……」

看裴闕目露疑光,賀荀忙住了嘴,心裡突然後悔上裴闕這條船了。

過了會,他顫顫地舉手投降,語氣帶了點小委屈,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他這會被輕薄了,「四爺,你就說吧,又要我做什麼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3章 不急

28.4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