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生氣

第247章 生氣

安芷很少見裴闕笑得這樣溫柔,說句令人羞澀的話,裴闕這樣和她笑,煞是好看。

愣了一回神后,安芷想到裴闕方才故意引誘她誇他,又覺得有點小氣憤,臉頰微鼓,把視線移向桌子上的點心,「我看你修養得不錯,要不,明兒就你就回裴家住吧,那小院我得讓人收拾出來。」

裴闕本就沒打算在外頭住太久,畢竟家裏老爺子是個人精,日子長了,老爺子就要啰嗦了。

「我也是這麼想的。」裴闕道,「不過我看你對認毒挺有興趣,要不要讓賀荀的巫師,再多教你一段時間。」

安芷覺得可以,點頭說好,聽裴闕說到了正經的事情上,便也正色起來,「五皇子最愛陰人,如今你對他步步緊逼,身邊用的人、做的事,還是多加小心為好。」

裴闕回會的,從和五皇子決裂后,他私下裏,都是直接喚五皇子名字,「李達那人,我最了解。你也要多加小心才是,他可能會因為動不了我,而遷怒到你身上。」

「我明白。」安芷低頭時,看到杯中的茶湯已經不冒熱氣了,思考着要不要讓小二換新茶,聽到裴闕談到她屯糧的事,如實回答了想法,「今年的雨水來得遲,之後會不會下雨,誰也不知道,我這也是不得已的小心。」

安芷最希望的,還是能儘快下雨,不然災荒年,日子不會太平。

裴闕也不想鬧災害,他原想說等三個月後就好了,到時候他們成親后,安芷不用那麼小心翼翼,可轉念想到安芷臉皮兒薄,在茶館里要惹羞安芷,總歸不太好,便把話題轉到賀荀身上。

「賀荀如今還單著,可他如果想要藉助晉朝的勢力回九夷,就需要一門有效的聯姻,你覺得哪家的女兒比較適合賀荀?」

安芷聽到這話,突然想到了戶部侍郎的女兒,有錢又有權,還不好嫁,只要賀荀娶了戶部侍郎的女兒,肯定會得到很大的助力。

轉念想到戶部侍郎女兒已經定親,安芷便往其他人家想,「最好是宗室里的女孩,家中得有一項短缺,而賀世子又能補上,但又不能太顯貴,不然會惹皇上猜忌。按著這個方向去找,總是能找到合適的。」

裴闕覺得安芷說的有道理,「那我就按你說的,幫他找。」

因為是在外頭,雅間又不隔音,兩人聊天都有些拘謹。

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會後,安芷看着時間不早,便真的打算走了。

「我送你。」裴闕跟着起身。

「不用麻煩,被人看到不好。」安芷想也沒想,下意識就拒絕了,轉念想到他們都訂婚了,白日在茶館里喝個茶,還有其他人在,並不影響聲譽,又懊惱不該拒絕得這麼乾脆利落。可話都已經說出去了,再收回也不太好。

結果等她從二樓到茶館門口,裴闕都沒再開口,她上車的時候,裴闕只說了句一路小心,沒了在樓上時的好心情,看着似乎有點生氣。

馬車駛離工部一段路后,安芷還是想不明白,為什麼裴闕最後會看着不高興,便問了冰露。

冰露自個兒沒有思慕過誰,以前是年紀小沒想過,後來因為主子婚事不順,她覺得天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,便不再多想男女之情,所以她並沒看過裴闕生氣,「小姐,您多心了吧,裴四爺在二樓時笑得多好,下樓的時候,大概是要和您分開,所以才會看着有點悶。」

安芷不能從冰露這得到答案,但她自個兒又想不到為什麼,現在身邊又沒人問,只好把這件事先放下,想着過幾日應該就好了。

而這一過,就一直過到了三月祭典這日正午。

因為安成鄴的官銜並不高,安芷和孟潔都不用去祭典,所以兩人用過午飯後,就一起坐在園子裏的亭子裏等安成鄴回來。

兩人喝了一會茶后,兩位姨娘也帶着孩子過來了,四個大人便開始摸花牌。

成姨娘就是京都的人,雖說她看透哥哥后,但偶爾還是會和侄兒通個信,「前幾日,我聽我侄兒說,城外的河水,下降了五尺多呢。」

張姨娘一心照顧年幼的女兒,這段時間都沒出門,不過從家裏池塘的水位線來看,她就知道外頭的情況可能不太好,「希望今兒的祭典大禮結束后,能來場春雨吧。」

孟潔也希望能下雨,孟家如今沒了官職在身,就靠着老本和莊子裏的田地過日子,若是一年收成不好,她嬸嬸便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,那她弟弟便更苦了。

安芷聽着其他三人感嘆什麼時候才會下雨時,她注意到亭子外的陽光弱了一點,好奇地從牌桌邊起身,走到天底下,看到有烏雲遮擋住太陽。

祭典真的有用了嗎?

孟潔也起身走到安芷身邊,看到天上飄了幾朵烏雲時,激動地喊其他人出來看。

張姨娘和成姨娘看到有烏雲,都很激動,興奮地想着是不是要下雨了。

和她們同樣高興的,還有在祭典上的人。

特別是李達。

前段時間,因為玉扳指的事,還有京都里的流言,他被父皇一直提防著,好不容易把裴闕手裏的證據給解決了,現在就差一場雨了。

不用大雨,只要能下半個時辰都可以。

李達期冀地望着天空的烏雲,若是消除父皇心裏的猜忌,他便可以冒尖出彩,正式追逐皇位了。

祭典在場的大部分人,都是與李達一樣心情,他們期待着能來一場大雨,讓今年有個好收成。

唯獨裴闕,他的眼神里,一點期待都沒有。

倒不是他不希望下雨,而是他知道今兒的祭典只不過是欽天監做的花架子,實際上並不會下雨。

裴家有養著和欽天監一樣的人,只不過隨着朝代的遞進,欽天監里真本事的人越來越少,觀星推演完全比不上裴家的人。

所以裴闕一直看着不遠處的李達,今兒個只要不下雨,那就等於在皇上的心裏扎了一根刺。

皇上可以暗許皇子們爭權奪位,可這都是在先太子薨了后才有的心態。

若是先太子還活着,那皇上就不用如同現在一般攻於算計,更不用天天疑心。

所以皇上絕不會容許謀害先太子的人上位,就算皇上不會在明面上派人調查,但也會在暗中找人查李達。

順藤摸瓜,總會查出一些東西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7章 生氣

28.62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