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私會

第251章 私會

自從許文娟被八皇子退婚後,林家的那位夫人,明裏暗裏沒少貶低她。

安芷知道許文娟對林書瑤有仇,而她拿着許文娟的錢,知道許文娟又是個頭腦簡單的,開口勸道,「進了宮后,步步都要小心,宮裏的主子個個都是人精,就算你有心和林書瑤爭一爭,也警惕些才好。」

許文娟的字典里就沒有警惕、小心這些詞,現在安芷這麼說,礙於她還想跟着安芷繼續住,敷衍地隨便嗯了一聲。

兩個人一起用了早飯,安芷今兒個並沒有帶着許文娟鍛煉,而是和許文娟一起去正院試衣裳。

再過兩日,他們就要進宮為皇后慶賀生辰,到時候的衣裳得要符合身份,還不能穿舊衣裳,安芷便讓張蘭幫她們做新衣服。

今兒個,張蘭是帶着最後成衣來的,若是有哪裏不合身,當場可以修改。

安芷的身量沒什麼變化,孟潔這會才懷孕兩個多月,也沒變化,許文娟的腰圍則是瘦了一點,讓張蘭帶來的綉娘幫忙改細一點。

在許文娟和太太說話時,安芷被張蘭叫到了偏屋。

「小姐,有件事我得和您說。」張蘭指了下門,讓冰露去門口守着,等冰露把門關上后,她才坐在安芷邊上的椅子道,「前段時間,穆王妃也來我門店裏訂做衣裳了,是我親自給她量的尺寸。那會她是跟她母親來的,林家夫人讓穆王妃安分點,說五皇子和八皇子是勁敵,他們不是一路人。那穆王妃聽了,一臉的無所謂,說那是他們男人之間的事,又和她沒關係。」

停了下,張蘭小心地瞟向門的位置,才繼續道,「雖說他們打着啞謎說話,但我總覺得怪怪的,等幫穆王妃量完后,就特意去了雅間的暗房,結果偷聽到穆王妃私下找了五皇子好幾次,那林夫人氣得都快打人。但具體是什麼事,他們沒有說。不過小姐,這不得夫君寵愛的年輕媳婦,去找大伯,你說他們是不是……」

剩下的話,張蘭沒再說出口,小姐畢竟還沒出嫁,這會她說得太直白不好,說到這個地步,便夠了。

安芷搖頭說應該不是偷情,「我幼時就認識林書瑤,她有可能為了報復八皇子,而向五皇子自薦枕席。但就我所知的五皇子,並不是一個貪戀美色的人。他們兩個之間,一定還有更重要的事。」

至於是什麼事,安芷現在還不知道。

張蘭也不知道,但她領着安芷的差事吃飯,便會盡心儘力辦事,「這事我會讓人盯着,林府那也有我們的生意,從穆王妃和林夫人的口中得不到消息,說不定可以從其他人口中知道。」

「一切以小心為上。」安芷插眼線不是一定要他們做到什麼地步,只要求一個量力而為,「林書瑤去找五皇子,肯定不是好事,我已經提防著,你那裏能打聽到就去打聽,若是打聽不到,也就算了。」

張蘭點頭說知道,兩個人又說了會店鋪里的生意,等許文娟找來的時候,聽到的只是生意方面的內容。

等張蘭告辭后,許文娟和安芷一起往回走,她想到安芷那麼辛苦掙錢,有個問題一直想問,這會想着她們比較熟了,就讓冰露和雲荷別跟太近,自個兒用手肘去供安芷,眼珠轉了轉,「安芷,按理來說,你家裏也不缺錢啊,就我所知,你親生母親的嫁妝可是十里紅妝,你根本就不差錢啊。既然不缺錢,你幹嘛一個勁地掙錢?老實說,你是不是外頭養的有小白臉?」

在許文娟看來,裴闕長得不錯,可不好相處,對誰都冷冰冰的,她沒有拿熱臉貼人冷屁股的習慣,這段日子相處下來,她發現安芷看着軟和,其實比她更硬氣,所以想不到安芷其他花銷,便胡亂猜一個。

安芷雖然知道許文娟的腦迴路和常人不一樣,但聽到小白臉三個字,還是很震驚地瞪大眼睛,「你別胡說,我可沒有小白臉。我就是想多掙點錢,讓我哥哥在西北別太苦。還一個,日後我要嫁的是裴家,花錢的地方多得很,不多帶點錢嫁過去,我不安心。」

安芷這話,大半都是真的,所以真情實感地說出后,許文娟沒多想就信了。

「也是,裴家那麼大的家族,肯定需要很大的花銷。」許家也是大家族,平日裏許文娟打賞送禮就要花許多錢,雖說她沒計算過具體花了多少,但大概估計就不少,「你也別太在意錢的事情,你幫了我,以後要借錢,可以隨時找我。我們家,最多的就是錢。」

不得不說,安芷聽到許文娟這話有點酸。

她父親是微末寒門出身,現在的家底全靠母親的陪嫁,安府能過上錦衣玉食的日子,已經很不容易,要做到許家那種錢多到數不清,等她父親死了都不可能。

兩個人一邊閑聊,一邊往院子走。

她們剛到院子時,前院的小廝就來傳話,說有個姓江的公子,要找許小姐。

安芷一聽對方姓江,就知道來的是許文娟的未婚夫,她識趣地說先回去,但許文娟卻拉住了她。

許文娟看着小廝,不客氣地問,「他說沒說是什麼事?」

「說是為了後日進宮的事,特意過來商量。」小廝答。

「那你讓他回去吧,就說我不用他陪着進宮。」許文娟的喜怒向來寫在臉上,「他既然嫌我身如肥豬、醜陋不堪,連西衚衕的女人都比不上,我也不用他陪着進宮。」

小廝有些為難,他是安府的小廝,聽許小姐說不去,只好拿目光和自家小姐求救。

安芷也不喜歡那位江公子,明明是為了許文娟的家世而去求親,既然如此,那至少也要敬著許文娟,卻背後說些詆毀人的話,若她是許文娟,也要退婚。

「你就這麼去回吧。」安芷通過許文娟瘦身時的決心,就知道許文娟和江家的婚事要黃了,許侍郎都放出許文娟瘦了就退婚的話,心裏也是對江公子很不滿意,「不過語氣好一些,就說許小姐不見他,讓他好自為之就行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1章 私會

29.0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