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廢物

第255章 廢物

這一喊,孟潔也跟著看向窗外。

裴闕騎馬到了窗戶邊上,先和孟潔問好,再說明來意,「今兒是宮宴,回去的路上可能會不太平,我送你們回府。」

聽裴闕要送他們回去,孟潔自然是願意的,本來就懸著一顆心,有裴闕在,那肯定不會出事。但她轉念想到裴闕是安芷的未婚夫,應該問問安芷的意思,便轉頭去看安芷。

有裴闕護送,安芷自然可以放心,這會裴闕都到跟前了,他們又有婚約在,裴闕是騎馬不是一起乘馬車,於名聲上無礙。

「方才宮宴瞧你多喝了幾杯酒,若是你困,可以先回。」安芷善解人意道。

可這話在裴闕聽來,就是安芷在委婉拒絕。

從茶館那次起,裴闕就發現安芷對他的客氣。

這份客氣,就像阻擋在他們兩人中間的圍欄,硬生生把兩個人分在兩個世界中。

他明明可以感受到安芷對他的喜歡,可不懂為什麼,安芷就是不能把全部身心都託付給他。

安芷這會,並不懂裴闕想的那些,她看到裴闕默默騎馬到馬車前,讓車夫駕車,裴闕就不再回來和她說話了。

月色下的裴闕,五官更加立體硬朗,卻也更清冷。

安芷很久沒意識到,其實裴闕不是個太好相處的人,只不過裴闕一直對她溫和有禮,所以才讓她忽略了裴闕在其他人面前時的樣子。

放下帘子后,儘管再看不到裴闕,可馬車外兩種馬蹄聲,讓安芷心也跟著「踏踏」跳。

孟潔知道裴闕在外頭,心裡輕鬆不少,「今兒個我真是一晚上都不踏實,好在裴闕是個好人,有他在,我安心多了。」

到這會,孟潔還沒反應過來被杖斃的丫鬟是為了什麼,她現在想到的都是林書瑤尖酸刻薄的話,那會她是真的怕許文娟會衝過去揍林書瑤。

安芷並不打算和太太說丫鬟的事,太太本就擔心受怕一晚上,若是再說她差點要出事,太太今晚都不會睡了。

孟潔看安芷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什麼,掌心覆在安芷肩膀上,輕聲問,「怎麼,累了?」

「有點兒。」安芷淺笑道,「在宮裡假笑了一晚上,還要端正坐著,確實累。」

「那回去好好睡一晚。」孟潔也累了,特別是腰,有點酸,揉了揉腰,她又想到了外頭的裴闕,笑眯眯地看著繼女,「芷兒啊,我瞧裴闕對你很是上心,等你成婚後,日子肯定不錯。只要等你生下嫡長子,那這輩子的榮華富貴,就穩穩的了。」

安芷想到裴闕就在外頭,這些話裴闕指不定會聽到,小聲道了句太太,讓她別再說。

孟潔知道安芷害羞,便也不再多說。

馬車搖搖晃晃駛了一路,到了安府後,安芷先下馬車。

孟潔看到裴闕下了馬,猜裴闕應該是有話要和安芷說,識趣地說累了先進去,讓安芷送下裴闕。

等太太和馬車都離開后,安芷視線從四周黑漆漆的街道,轉到了跟前的裴闕身上。

她輕輕地咬著嘴唇道謝,「我已經到家了,你快些回吧,待會若是遲了,你父親該擔心了。」

裴闕聽到安芷這話,沒忍住笑了下,「我家老爺子早就不管我夜裡回不回去了,現如今,裴家可沒人擔心我夜裡的事。」

「就算如此,你也快些回吧。」安芷勸道,「方才你不是還說嗎,今兒宮宴,路上可能會不太平。」

春夜的風兒,也是會涼人的。

一陣清風吹過,安芷起了一手的雞皮疙瘩,打了個寒顫,正好落進裴闕的眼裡。

「我看你進門后,就回去。」裴闕道。

安芷本想說看著裴闕走遠,她再回府,聽裴闕讓她先回去,想到裴闕在這方面近乎固執,便沒爭搶誰先回,點頭道,「那行,我先回去了,記得我今兒說的話,有事可以找我說,你回去時,一路小心。」

「福生。」安芷轉頭喊來福生,等福生走到跟前後,吩咐道,「你去找守門的家丁要兩盞燈籠,給裴闕他們用。」

月色微弱,回去的路上有盞燈籠,能有譜點。

福生很快就提來兩盞燈籠,給到了順子的手上。

見此,安芷才轉身進門回府。

直到邁過門檻后,安芷回頭看了一眼,發現裴闕還立在門口。

由家裡的小廝引到後院,冰露才小聲感嘆,「小姐,裴四爺對您真是沒得說,今兒裴四爺在宮門口時,我瞧得清清楚楚,附近其他小姐看您的眼神,可嫉妒了。」

安芷也覺得裴闕對她挺上心,想到還有三個月就到的婚期,突然感覺日子有點慢。

同樣覺得慢的,還有裴闕。

人不在他跟前,他又忙,每日靠著屬下帶回來的一點消息,總覺得不安心。

「爺,您看前面那個是不是朔風?」順子和主子一起騎馬,突然瞧見右前方的巷子里走出一個人影,肩膀上還扛著一個人。

在順子說話的功夫里,朔風已經從陰影下走出來,裴闕一眼就認出朔風。

朔風走到主子跟前後,把肩上的人晃了下,把臉露出來給主子看,「爺,您猜的沒錯,果然有人跟著。」

裴闕不認識朔風肩上的人,但一路跟著安芷的車馬,肯定不是好人,眉毛一挑,「把人帶回去,你們審審,別讓他看到你們的臉。」

朔風點頭說是,審個人而已,對他來說不是什麼事。

其實,被朔風抓到的人,不是別人,正是江浩。

至於江浩為什麼要跟著安芷,那就是林書瑤的功勞了。

這會的林書瑤,一臉厭煩地等一等郝冬梅,「一個兩個都是沒用的東西,讓你辦點事,結果你把自個的丫鬟送去見閻王了。另一個被打了一巴掌,就哭哭啼啼,既然那麼委屈,那會怎麼不打回去!」

郝冬梅縮著脖子,不敢說話,到這會,她還心有餘悸。好在皇上直接讓人杖斃那丫鬟,不然審問起來,她全家都得跟著吃瓜落。

林書瑤看郝冬梅聳著肩膀不說話,更加煩了,「也不知道江浩有沒有得手,如果也是廢物一個,我乾脆把你們都廢了,免得礙我眼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5章 廢物

29.55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