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有孕

第25章 有孕

安芷觀察了福生幾天,許是家中突遭變故的原因,他不愛怎麼說話,倒是翠絲不時會去逗下他,但福生大多沒有反應。

「冰露,你去找塊料子,給福生做兩件新衣裳吧,既然進了我的院子,就別再穿破衣服了。」安芷坐在廊下,手裏拿着《詩經》。

「小姐這是決定把人留下了?」冰露問。

安芷嗯了一聲,冰露便走到天底下,帶上福生去挑料子。

安芷的院子裏,管事說話的丫鬟是冰露,其餘十三四歲的丫鬟還有春夏秋冬四蘭,像翠絲這種剛留頭的有兩個,婆子粗使四到六個不等,以前是沒有小廝,現在多了一個幫跑腿的福生。

福生是因為眼下年紀小,所以才留在院裏跑腿,等再大一點,到十六歲往上,便會安排到外院聽候差遣。

屋子裏的丫鬟婆子,都是白氏在世時替安芷安排好的,個個精挑細選,準備日後給安芷做陪嫁。

特別是那四朵蘭,雖說不如安芷貌美,卻也是各有特色。

白氏在買了這些丫鬟時,就有交代安芷,她以後嫁的是世家,那樣的人家妻妾不少,她得要有自己的人,所以她要學會利用好自己的人。

可如今,白氏替她準備的這些,都用不上了。

重活一世,她早把那些情情愛愛看透,這輩子大概是婚姻無望,像裴闕說的要娶她的豪言壯語,她是不信的,不過是男人一時的征服欲一樣。就像上輩子,在她看透裴鈺要和離時,裴鈺卻以為她是紅杏出牆。

想到裴鈺,安芷看到冰露回來,把人叫進屋子,「孟州來消息了嗎?」

「還沒。」冰露站在一旁,眉心微蹙,「不過應該快了。小姐,張姨娘那傳來話,說張姨娘有孕了。」

「怎麼會?」安芷看着冰露,「從二妹死了后,都有8九年了,這麼些時間裏她都沒懷孕,怎麼眼下突然懷孕了?」

張姨娘今年三十有二,在後宅院裏年紀算是大的,尋常人家在這個年紀還生孩子的就比較少,更別說這麼多年都沒有懷孕,偏偏在這個時候懷孕。

其實張姨娘懷孕也沒什麼,不是國喪,也不是外室,屬於正常懷孕,就是安成鄴馬上要續弦,她這時候懷孕有些尷尬。

冰露在一旁分析,「從二小姐去了后,老爺就很少在張姨娘那休息,不是去徐氏那,就是外面花樓里。而最近徐氏受傷,老爺因為安蓉的事沒心思出去玩,連着一段時間都是睡在張姨娘那。大抵是這個原因讓張姨娘懷孕了。」

安芷:「你去找點補品,我們去看看張姨娘吧。」

等安芷到的時候,另一位姨娘成姨娘也在,還帶着她六歲的兒子安靖。

「姨娘不用起來,我就是來看看你。」安芷先和床上的張姨娘打完招呼,再和成姨娘問了好。

成姨娘是外面買來的,人比較嫻靜,白氏在的時候就按例出來給白氏請安問好,平常幾乎都是待在自己的院子,連帶着安靖也被她養成沉默寡言的性格。

安芷和成姨娘關係一般,屬於在一個宅子裏生活,卻沒有什麼來往的人。

「既然小姐來了,那妾身先走了。」成姨娘站了起來,輕輕把安靖往前面推了點,「靖兒,和姐姐說再見。」

安靖怯生生地看了安芷一眼,聲音像蚊子一樣。

安芷聽了在心裏直嘆氣,怎麼說都是個男孩,被成姨娘養得這般膽怯,以後還怎麼立得起一個家。畢竟是自己的弟弟,成姨娘又不是壞人,有心幫扶一下,「姨娘,你先別急着走,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下。」

成姨娘睫毛閃了閃,似乎是在緊張。

「靖兒如今已經六歲了,父親呢……你也懂,沒給靖兒怎麼啟蒙,等明年他就要去學堂了。你若是不嫌棄我水平一般,日後可以把他送到我院子裏家,我替他啟蒙。」安芷柔聲道。

有些話,安芷不方便明說。等孟潔進門后,安靖就是孟潔繼子,安成鄴是個不管事的,到時候要不要給安靖啟蒙,要送去什麼學堂,大抵都是由孟潔決定。自古繼母十個里有半數不好,剩下半數不是好,而是漠視繼子。可如果安芷在孟潔還沒進門前,就先安排好安靖,那孟潔進門后也沒什麼話好說。

道理成姨娘是懂,但她有點捨不得,兒子打從出生起就養在她身邊,安芷辦事雷厲風行,她倒不是怕安芷會苛待兒子,就是怕兒子吃苦。

床上的張姨娘是白氏陪嫁丫頭,從小在高門裏伺候白氏眼界比成姨娘這種小門戶出來的要高一點,她知道這是安芷在抬舉成姨娘,忙出聲幫話道:「妹妹,你還不快謝謝小姐,她的才華可是夫人請了先生教的,對靖兒是有好處的。」

安芷看成姨娘還抿著嘴不說話,也只好算了,她都主動提了,但成姨娘不捨得兒子吃苦,那她也不好強求,便笑笑讓成姨娘走,結果安靖拉了拉成姨娘袖子說他想學認字。

「靖兒,你真的想學認字嗎?」成姨娘沒想到兒子會突然這麼說,便沒顧忌到這話當着安芷的面說出來,有多不妥。

安靖點頭,「父親常會和姨娘說詩文,可是姨娘都不懂。」

稚子言語無忌,但說的卻是真話。

以前白氏倒是能說上幾句詩詞,可性子和安成鄴合不來,兩人喜歡的詩句自然不一樣。

所以安成鄴才會找了個專會春花秋月的瘦馬徐氏,而冷落了家裏的妻妾。

成姨娘漲紅著臉,給安芷行禮道,「靖兒被妾身養得有些膽小,以後就麻煩大小姐了。」

聽到這話的語氣,安芷都能感覺到成姨娘在割肉,「男孩兒還是大膽些好,等舅舅和哥哥回來,讓他們帶他多去騎騎馬,練練膽子。」

成姨娘又是一番道謝,才帶着安靖走了。

「你別怪她小心,老爺常年不在我們屋裏住,她是十分難得才有了這麼個孩子,自然跟寶一樣看着。」張姨娘嘆了口氣,讓丫鬟給安芷沏茶。

安芷笑,「我懂的,只不過我看着安靖實在在怯弱了些,眼下若是不扶起來,日後等這家裏只有你們和新進門的太太,那他們母子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。」

說到孟潔,張姨娘忍不住了,「小姐,你跟我交個底行嗎,那位新太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章 有孕

2.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