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四人

第265章 四人

安芷被拽進雅間后,第一眼,就看到了坐在酒桌邊上的裴闕。

他白玉般的手指,捏著酒杯,黑曜石般的眼睛,正朝她淺笑望來。

有那麼一瞬,安芷覺得自個兒的呼吸慢了半拍,直到許文娟拍了下她肩膀,問她是不是害羞了,她才回神搖頭說不是。

「沒害羞你臉紅什麼哦。」許文娟於男女大防上沒什麼心眼,想著屋子裡有個裴闕是安芷認識的,那個賀世子也認識安芷,就沒去多想她一個未出閣的小姐,不該和陌生男子同桌吃酒才是。

安芷坐在許文娟邊上,發現裴闕還在看著她,恨不得拿東西堵住許文娟的嘴。

她和裴闕是熟,私下裡也可以來往正常,可許文娟和裴闕不熟,又不認識賀荀,真不知道許文娟在想什麼。

這會她會拘謹,害羞是其次,主要是怕待會裴闕或者賀荀說了什麼話,讓許文娟聽了不該聽的話就好。

在她思緒這麼轉的時候,小二上了新的醬肘子,還有店裡的幾道招牌菜。

而賀荀這會,一直在打量許文娟。他知道安芷最近在幫許文娟瘦身,但沒想到,許文娟能如此成功,這腰是腰,臀是臀,頗有異域的豐腴身段,在中原可是少見極了。雖說和明媚靚麗的安芷比,還是差很多,但也能讓人駐足多看一會。

心裡佩服安芷本事大的同時,賀荀又往許文娟那瞟了幾眼。

許文娟則是忙著吃醬肘子,沒空和別人說話,她素了兩個月,好不容易可以放縱一晚,她便打算敞開了吃,大不了明兒個什麼也不吃。

安芷則是小口吃著面前的菜,想著裴闕和賀荀來這裡做什麼。

裴闕看安芷光吃青菜,給安芷夾了一塊肉,「你點了八份醬肘子,怎麼自個兒不多吃一點。」

安芷看到碗里突然多出來的醬肘子,下意識轉頭先看了許文娟一眼,發現許文娟吃得正歡,沒空看她這裡,心裡才莫名地鬆一口氣,「謝謝啊。」

裴闕最不喜歡安芷和他那麼客氣,故意把椅子往安芷那拉近一點,又給安芷夾了另外的幾道菜,「你嘗嘗這幾樣,都不錯。」

他動靜大,就算許文娟吃得再陶醉,也發現裴闕和安芷的互動。

「你們兩個,好膩歪哦。」許文娟道。

安芷被許文娟這一聲,弄得臉刷地就熱了,攔住裴闕說夠了,「我碗里很多,你不用再給我夾。」轉移話題道,「你們兩個,今兒是約好在這裡嗎?」

裴闕嗯了一聲,放下筷子,給自個兒倒了一杯酒,「大晉雨水不足,今年糧食會減產,但九夷那一塊雨水充沛,我就想問問賀荀,九夷的糧食產量如何。」

糧食的事不歸裴闕管,但裴闕說的是事實,因為他要買糧食,不是為了充盈國庫,而是裴家私用。

安芷沒去過九夷,但從遊記中了解過一些九夷的地貌,「我聽說九夷多山,大多是梯田,能外售的糧食應該沒多少吧?」

賀荀接著話說是,「九夷當地,耕種比較困難,所以糧食產量並不多,倒是奇珍異果豐富。不過從九夷往西北走的定南王的地界,平原田地頗多。」

安芷對外面的世界,還是挺好奇的,跟著賀荀的這話,又問了許多關於九夷和定南的東西。

一會的功夫后,專註吃的許文娟已經飽得肚子滾圓,安芷卻沒吃多少東西。

但安芷也聽出賀荀和她講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,想來是不能說本來的事,只好找些話題不冷場。

她便問許文娟要不要回去。

「再坐一會兒吧。」許文娟摸著肚子,有點不好意思道,「我吃得太飽,現在走不動,你和裴闕難得見面,多待一會吧。」

裴闕是想和安芷多待,但不是在其他人面前,往許文娟那看了一眼,讓順子再去打包幾個醬肘子,再湊到安芷邊上道,「這裡的醬肘子,放一晚上吃,也很好吃,你多帶點回去,給世叔他們都嘗嘗。」

今兒安芷和裴闕吃飯的事,算不上秘密,畢竟酒樓里還有許多人,他們都長著眼睛,所以裴闕讓安芷帶點吃的回去。

帶不帶吃的,安芷無所謂,但裴闕主動提了,她便認真道謝。

又過了一刻鐘左右,安芷便拉著許文娟先告辭了。

許文娟吃得撐,走得很慢,「你別那麼快呀。」

上了馬車后,許文娟特意交代小廝趕車慢一點。

安芷坐在許文娟的對面,怪道,「文娟,你今兒個怎麼能答應賀荀,一塊吃飯呢?」

「有什麼關係嗎?你們不是認識?」許文娟沒想太多,答完后,才後知後覺地想到,是安芷和他們認識,她卻不是,撇了下眉毛,訕訕地小聲道,「沒什麼關係吧,咱們就是吃頓飯而已,應該沒人會亂嚼舌根吧?」

安芷嘆氣說誰知道呢,「別人的嘴,咱們又管不了,我與裴闕已經定親,恰好今兒裴闕也在,所以於我而言不算什麼事。但你沒定親,賀荀也沒定親,若是被有心人利用,便可拿來壞你名聲。」

「那……那就由它去吧。」許文娟不願想了,「反正我吃都吃完了,我也問心無愧,誰要多嘴多舌,我就拿剪子剪了他的舌頭!」

安芷有些無奈,想到許家人護短,應該沒什麼事。

另一邊,裴闕兩人還在酒樓。

賀荀吃飽喝足,暢快地往椅子后靠下去,「四爺,你眼巴巴地讓我把安芷喊進來,結果你就為了給她夾菜啊?」

裴闕哼了一聲,沒搭理賀荀的調侃,而是從懷裡掏出一個空瓶子,放在桌上,「給李達下的藥用完了,讓你帶的東西,都帶了嗎?」

「帶了,你吩咐的,我哪裡敢忘哦。」賀荀嘟囔一聲,對身後的小廝打了個響指,小廝很快就奉上一個匣子,裡頭擺放著三個藥瓶,「最左邊的,就是你平常給李達下的葯。中間是迷藥,藥性極強,只要一點點,就能讓一頭公牛倒下。右邊的可以讓人起紅疹,死不了,就是會癢個十天半個月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5章 四人

30.57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