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梅子

第266章 梅子

裴闕看了下匣子里的藥瓶,蓋上匣子,身後的順子就過來拿走匣子。

賀荀摸著肚子,問,「雖說給李達下的葯,減緩了藥性,但這都一個多月了,他應該有點反應了吧?」

「還要再過一會。」裴闕拿著一根筷子,在酒杯里攪動著,「我要他沒有意識到被下藥,等他犯病的時候,已經是中毒已久。」

裴闕報仇,最喜歡用別人對付他的手段報復回去,但他會更狠,更機敏。

之前他中毒那會的感受,也要讓李達體會體會。

他知道李達的意志力不比他差,所以要長時間給李達下藥,一直到李達身上的藥性根深蒂固。而且這種讓人上癮的毒藥,並沒有解藥,只能繼續吸食,或者忍著,到時候他就等著看李達怎麼痛苦。

聽此,賀荀倒是不意外,想到前面飯桌上的話題,道,「其實,九夷每年都會從定南採購糧食。我聽說裴家和定南關係不錯,可不可以麻煩四爺去說一聲,今年別給九夷賣糧食了?」

裴闕偏頭看賀荀,「定南不供給糧食給九夷,你是想九夷也內亂嗎?」

「不至於內亂。」賀荀壞壞地笑道,「每年的糧食採購,都是我那個王弟負責,我就是想讓他今年吃點苦頭。而九夷不能從定南採購糧食,還不至於內亂,因為本土長不好稻米,卻能長玉米那些。等我那位王弟從定南鎩羽而歸,我再給九夷送一批糧食去,到時候打了我王弟的臉,也全了我的名聲。」

賀荀與九夷隔了十萬八千里,若是時間久了,當地的百姓慢慢會淡忘了他。

但如果讓百姓們覺得當朝的王子不如他,那他便能慢慢收攏民心,以備將來。

「可以。」裴闕可以接受賀荀的解釋,「到時候你派人,跟著裴家的信使一起去定南就行。」

裴家與定南王世代交好,一個遠在定南發展經濟和兵力,一個坐鎮朝堂運籌帷幄。

賀荀聽裴闕答應得爽快,立馬坐直,給裴闕重新拿了乾淨的酒杯,幫裴闕倒酒,「那就多謝四爺啦,今兒個我請客,你若是還想吃什麼,再點!」

裴闕搖頭說不用,該說的話已經說完,起身要走。

賀荀送裴闕下樓,心事得以解決,心情也輕鬆許多,巴結討好道,「今兒見了許文娟,安芷真的太厲害了,能讓那樣丑的人變好看,真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。等安芷過門后,四爺你一定是京都里最幸福的男人。」

很早之前,賀荀就摸清楚討好裴闕的套路,用力誇安芷就行。

裴闕聽到這話,心裡想著過門兩個字,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,其實不久,但他就巴不得這段時間轉瞬而去。

上了馬之後,裴闕走了幾步,想到了什麼,又調轉馬車,還沒等邊上的順子反應過來,就駕馬飛馳離開。

~

安芷和許文娟回府之後,安芷讓冰露去頓碗消食的梅子湯,她帶著許文娟在庭院里站站,不然就這麼睡了,長胖不說,還積食。

「安芷,今兒的星星可真亮啊。」許文娟感嘆道。

安芷抬頭看著天空,月底的月亮不圓,但星星格外的亮。

兩人站了一會,冰露就端著酸梅湯來了,兩人都喝了一點,才分開散去。

安芷簡單洗漱后,因為裴闕給她夾的菜有點多,喝了酸梅湯也沒那麼快困,就讓冰露先去歇著,她自個兒拿著一本遊記,坐在燈台下面看。

不知翻了多少頁,窗外突然有風吹進來,有點兒涼人,便起身去關窗戶。

結果她剛起身關了窗戶,屏風后的窗戶就開了,但很快又關上。

不用多想,她就知道裴闕來了。

等看到從屏風後走出來的裴闕時,安芷詫異問,「方才不是才見過嗎,你怎麼又過來了?」

「方才太多人了。」裴闕從懷裡拿出一包油紙,一層層打開后,裡面是幾塊梅子,「今兒吃了醬肘子,想來你會膩,路上看到有賣,就想著給你帶一點。」

眼下這個時辰,安芷可不信路上有人賣梅子。

雖說還沒到宵禁時辰,可哪裡有賣梅子的人夜裡開店,可看裴闕一副就是這樣的表情,她又不好問他是不是半夜去敲人鋪子買梅子。

看到裴闕手中黑得發亮的烏梅,安芷舌頭一卷,口齒生津,拿了一塊放嘴裡,招呼著裴闕往椅子上坐,「你也吃。」

裴闕點頭說好,拿了一塊梅子吃進嘴裡,酸酸甜甜,確實解膩。

安芷很快就吃完一顆梅子,裴闕又給她遞,趕忙搖頭,「這東西夜裡吃太多,對胃不好,明兒要鬧肚子的。今兒你在酒樓那,和賀荀是有事吧?」

裴闕就等著安芷問他,淺笑著說著他和賀荀的事,只不過,省略了怎麼給李達下毒的過程,而是直接說之後李達會怎麼樣。

安芷聽到李達會有報應,心裡也挺解氣,想到賀荀又給了那麼多毒藥,而裴闕之前給她的毒藥,她一次用到的機會都沒有,畢竟讓她害人下毒,還是有困難。不過如果有迷藥和起紅疹的葯,她還是想要來護身。

等明兒個,她也去找賀荀好了。

這會的賀荀,還不懂他的毒藥又被安芷看上了,等之後收到安芷的信時,只能默默流淚,那都是他花大錢才能買來原材料弄的毒藥啊。

安芷看裴闕玩著手機的扳指,想到林書瑤又出來的事,問裴闕八皇子那是不是出了什麼事。

「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聰明,一下就聯想到了。」裴闕笑著道,「自打八皇子受傷后,他身上的事務,就被李達和雲家分去不少。所以等再次上朝後,他手上的實權並不多,加上我又派人給皇上傳了八皇子和林書瑤之間的各種鬧劇,讓八皇子失了聖心。所以八皇子這才迫不得已和林書瑤裝恩愛。」

裴闕一股氣說完他所有的安排,半點都沒隱瞞。

安芷聽得清楚,就是對裴闕打壓八皇子的事,有點看不懂。

可不等她張嘴,屋外就傳來雲荷的拍門聲,說許文娟肚子疼,求安芷過去看一看。

因為安芷沒睡,所以門沒下栓,雲荷拍門用力,兩下就推開門。

安芷來不及多想,趕忙把裴闕往床上塞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6章 梅子

30.82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