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捨得

第268章 捨得

「是的。」裴闕道,「安靖雖然是庶子,但十二皇子本就有個顯赫的雲家嫡出公子當伴讀,所以這第二個伴讀,皇上就沒那麼注重嫡庶,而是只看家世背景。」

光看安府的家世,不算顯赫人家。但安旭娶了郡主,安芷許了裴家,這都是京都里數一數二的親事,而且安府還有西北白家的大樹,光是這麼些厲害親戚,京都里還真的難找出第二個。

如今八皇子和五皇子幺蛾子頻出,京都里其他成年皇子都沒什麼建樹,按照身份來說,皇上也確實該考慮十二皇子。

「不過,皇上想給十二皇子再找一位伴讀,不僅僅是為了給十二皇子找勢力吧?」安芷突然想到家大業大的雲家,「尋常皇子都只有一個伴讀,如今皇上想要再給十二皇子找一個伴讀,安靖還在人選中,是不是皇上怕日後外戚專權,所以想找一家人制衡雲家?」

看到裴闕點頭,安芷不得不佩服皇上的老謀深算。

她沒接觸過十二皇子,不懂那是個什麼樣的人,但才九歲的人,到底還是個小孩,而現如今的皇上,還不知道能撐幾年,若是突然駕崩,勢必需要輔佐大臣,到時候雲家弄權,新皇年幼,這江山恐怕要改姓雲了。所以皇上才會有這麼個想法。

但皇位這事,以現在朝堂上的局勢來看,誰也說不準最後會怎麼樣。

就算皇上有心扶持十二皇子,可到最後被人得了漁翁之利,到時候現在的伴讀,就是日後滅門的由頭。

不說未知的利益有多大,安芷都不打算蹚渾水。

「除了安靖,皇上還選了哪些人家的孩子?」安芷問。

「還有成國公家的小孫子,定南王的嫡幼子,永定侯府長房長子,孟家的嫡長子。」裴闕一一說來,「都是一些不站派人家的孩子。」

安芷聽了嘆氣,「就算不想站派,可如果被皇上選上了,再有心撇清關係,都很難。」

不過聽到裴闕說的那幾個人選,安芷又不是很擔心了,比起只是親戚厲害的安家,其他幾家人都是各有本事。

但為了以防萬一,她還是得想一個辦法。

而這個法子,裴闕已經提前幫安芷想好了,「如今你弟弟不是在學院上學么,學院個季度都要考試,讓安靖考個中等水平,身子再病一病,皇上總不好再點他當伴讀。」

給皇子當伴讀,那得是一等一的人才,差太多的肯定不能要,不然會帶壞皇子。

而安靖本身功課還不錯,一下子考太差有點假,但身體不好考個中等,還是不會讓人拿到錯處,再有裴闕在其中轉圜下,事情便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安芷點頭說明白,心中盤算著明兒個怎麼去和安靖說,目光垂在桌面上,並沒發覺裴闕正看著她入了迷。

兩人就這麼坐了一會,最後還是安芷困了,才意識到時辰不早,讓裴闕快些回去。

裴闕離開時,一步三回頭,最後停在窗戶邊上,轉身看向安芷,「還有三十六天,你等我。」

說完就跳窗離開。

一開始安芷還沒反應過來裴闕的意思,等算了算三十六天後是什麼日子,臉便熱了起來。

——那是他們成婚的日子。

~

許文娟這裡半夜肚子疼的事,孟潔第二日也知道了,所以等安芷過來請安的時候,便讓安芷單獨跟她進了裡屋。

「芷兒啊,如今許小姐已經瘦了許多,你也馬上成婚了,是不是應該讓許小姐,回許家住了?」孟潔對許文娟的感覺不太好,嘴巴沒把門,行事又衝動,既然都收了,還是送回許家比較好,只是這話她不能在許文娟面前說,不然就有趕客的意思。

「我前兩日,就有和她說過這個事。」安芷知道太太在擔心什麼,安撫道,「但這話咱們去說,總歸不太合適。不過許文娟在咱們家,住不了多久,就是許文娟想住,許太太也不會同意。」

女兒好不容易瘦了,許太太得忙著帶女兒出門應酬,怎麼會看著女兒浪費了大好光陰,畢竟許文娟的年紀不小了。

孟潔聽安芷都這麼說了,想到還有一個月安芷就要成婚,許文娟最多再住一個月就會走,便不再談論這個話題。

安芷從太太屋裡出來,便去找了弟弟。

關於伴讀的事,她不打算和太太說,也不會和成姨娘說,所以只是以教學為理由,把弟弟叫到書房單獨說話。

而安靖向來聽長姐的話,連為什麼都沒問,就答應下來。

等安芷回到自個的院子時,才知道許家派了嬤嬤過來,這會正在隔壁院子和許文娟說話。

不一會兒,那嬤嬤就過來表達了安芷的照顧,但不好一直打擾,透露出想讓許文娟回去的意思。

安芷自然是沒意見,順著嬤嬤的話往下說了兩句,讓丫鬟親自送了嬤嬤離開。

等嬤嬤一走,許文娟就氣沖沖地過來了。

「我母親也真是的,也不懂為什麼急著接我回家。」許文娟看安芷還在悠閑喝茶,撇嘴罵了句沒良心的,「你就不會捨不得我媽?」

「不會。」安芷眯著眼笑。

許文娟哼了一聲,抓起桌上的核桃,狠狠敲碎,「我就是不想那麼早回去嘛,跟著我母親出門,肯定要和一些夫人小姐打交道,那些人一個個說話都拐彎抹角的,累死個人了。」

安芷聽許文娟這麼一說,也覺得交際有點累,但這種事她要已經習慣了,信手拈來就行,倒不會像許文娟這樣抵觸。

「你現在好看了那麼多,難道不想讓他們驚艷下嗎?」安芷問。

許文娟面露不屑,「那些人之前就看不上我,現在就因為我瘦了才來與我親熱,那我才不屑和他們來往。哎算了,我也不可能在你這裡一直待著,回就回吧。老天保佑,讓我找個沒有婆母和小姑子的男人嫁了吧,不然我肯定會天天和她們吵架。」

安芷聽了心想怎麼可能。

三天後,許文娟就被接了回去。

而安芷,收到了從西北寄回來的信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8章 捨得

30.9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