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嫁衣

第274章 嫁衣

姑母說的這三點,可以總結為對裴家的主子們、下人們,還有裴闕,覆蓋了裴家的所有人。其中的技巧,表是不露底,不交心。

光是聽聽,安芷就覺得很心累。

可她又不能否認姑母說的,因為那就是事實。

「多謝姑母指點。」安芷真心道謝,她這個姑母,從她記事起,就是一副對誰都冷淡淡的模樣,現在聽了姑母的一大段話,才知道姑母這時被傷得太多,才建立起來的自我堡壘。

安氏能說的就是這些,外頭天色不早,她該帶著孩子們回去了。

安芷送姑母到前院,分別前,她突然想到父親在飯桌上說的話,又拉住姑母的手,「姑母,我知道父親今兒和你說的話,你可能覺得父親有點荒唐,但你也的人生也就只有一次,就算一直留在李家,也不用太委屈自己,等表弟弱冠后,你們肯定是要分家的。到時候分了院子,過你們一家三口的日子,那雲氏也不會有空到來找你麻煩。父親有句話特別對,不管怎麼說,李家不可能再恢復如從前,現在只要李家大哥的官職比父親低,你就可以囂張。」

方才在正院里,姑母說的一番話里,安芷不認同的一點,就是姑母做那些事的態度,都是為了從別人那得到認可。但安芷覺得,自己認可自己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她這話,就是說一說,姑母已經習慣了十幾年,想要做出改變,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到的。但只要姑母願意,以她的性子和計謀,肯定可以過得更好。

安氏聽侄女說了這一大段,倒不是她不領情,而是覺得侄女現在還沒真的嫁人,所以有些事情還不懂。

但侄女是為她好,她便笑著點頭說知道了。

等上了馬車后,看到半車的禮物,安氏堅硬已久的心,突然被暖了下。

李思慧見母親的眼眶微微泛紅,這是她許久沒在母親臉上看到的表情,摟住母親道,「其實表姐人真的挺好的,她知道我們在李家過得艱難,從最開始送銀票,到現在的送禮,都是她的心意。」

安氏也明白女兒說的,而且侄女是悄悄放在馬車上,還照顧到了他們的自尊,有這樣的心思和心境,不管到哪裡都會如魚得水吧。

她突然覺得,之前說的那些話都是多此一舉了。

李家的馬車漸漸駛離,安府的大門也重新關上。

長夜難明,可也有人如春日暖陽融化那點點白雪。

安芷送完姑母后,帶著冰露等幾個丫鬟,踏著月色,慢慢往回走。

~

小定過後,再有半個月,就是正式成婚的日子。

安芷和裴闕的婚書,已經拿到戶部走了流程,再過幾日便能拿到手。

而安府,也越來越忙碌了。

在安芷成婚那日,不僅僅是在京都的親朋好友,還有淮州老家和其他地方的親戚,都會趕來。

安芷見識過哥哥成婚時的熱鬧,對比著去想,便知道等她成婚那日,會有多麼的熱鬧。

這幾日,安芷不僅要忙著安排府里的事,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——試嫁衣。

安芷的嫁衣,是水雲間里所有綉娘,一起幫忙製作而成的。

今兒個,張蘭帶著兩位經驗豐富的綉娘,來給安芷試最後一次嫁衣。

「這嫁衣啊,里裡外外一共有八層,寓意著新娘子能給夫家帶去發家的福氣。」張蘭和安芷介紹道,「這嫁衣上的鸞鳳,都是用最好的金絲綉上去的,本來我們還找不到這樣好的金絲,還是裴四爺讓人送來的,還說這上頭的明珠,也都是裴四爺送來的。他還交代了,如果缺什麼,就去找他要,一定要給您準備一份,全京都最華美的嫁衣。」

眼前的嫁衣金絲閃耀,珍珠個個都圓潤飽滿,還有鳳冠上的東珠,更是大得驚人。

安芷參加過幾次婚宴,都沒見過比她的嫁衣更華美的。

「張姐,這個會不會有點太招搖了?」安芷想著如果穿這身嫁衣出去,豈不是太招人恨了。

「不會不會。」張蘭笑著搖頭道,「您嫁的是裴家當家人,就應該要這樣的尊貴。您先試試吧,之前已經改過幾次,這回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,若是有什麼小問題,我們三個,在這裡就幫您改了。」

安芷看著眼前八層的嫁衣,突然有點頭疼,這要穿這一整天,到時候她真的要在洞房裡睡過去。

因為嫁衣複雜且珍貴,若是不小心,就容易蹭壞嫁衣上的金絲和珍珠。所以春蘭、秋蘭、冬蘭都來幫著整理嫁衣。

等八層嫁衣穿上身後,安芷感覺走路都難,可邊上的人都是一副驚艷的模樣。

「小姐,您真好看。」冰露想不到其他詞來誇主子了。

翠絲在一旁狂點頭,「咱家小姐,一定是全京都最美的新娘子。」

張蘭也不由看得有點發愣,她做綉娘二十幾年,見過的新娘子數都數不過來,可如安芷這般艷而不俗,明媚又大方的美人,還真是頭一回見到。

難怪裴四爺心心念念地想把人娶回家,還細心體貼地準備金絲那些。

安芷看不到自個兒的臉,只能透過銅鏡來看,確實漂亮大方,她挺滿意的。

不過張蘭幾人,還是用專業的眼光,挑了幾處細微的地方改了改。

試完嫁衣時,已經是半下午,安芷給張蘭三人拿了賞錢,還找了小廝送她們回去。

「冰露,你快來幫我按按肩膀,好酸。」安芷坐到了軟榻上,她的那身嫁衣,實在是太沉了。

她話剛說完,肩上就多出來一雙手,可對方一開始按,她就察覺出不對勁,儘管對方已經刻意減輕力道,可還是比冰露的力氣大。

她想轉頭去看,卻先聽到了裴闕的聲音。

「今兒辛苦你了。」裴闕道。

聽到裴闕的聲音,安芷先是驚訝下,轉而又覺得奇怪,「你怎麼進來都沒響聲,而且冰露那丫頭呢?」

被主子提到的冰露,這會已經走到房門口,慢慢把門關上。

主子呀,你可別怪我,實在是裴四爺太不好接觸。冰露在心裡道了一句,又開始自我安慰,想著裴四爺又不是頭一回來了,而且兩人成婚是板上釘釘的事,她這會不算沒骨氣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4章 嫁衣

31.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