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感動

第280章 感動

安芷聽到福生的回話時,並沒有多想,裴闕願意就去做嘛,就是初四的時候,得知林家把庶女也送進了穆王府,是真的有些感慨。

大部分人都想着嫁給高門顯貴的相公,會多有面子,可安芷看了那麼多,真不覺得這是件好事。

可別人是別人,她是她。

就算她覺得高門不見得好,她也嫁進了京都第一世家。

眼看着婚期就要到了,安芷再沒心思去想林書瑤的事情,而是一心備嫁。

到了這會,該清點的東西都清點完了,嫁妝箱子都封上了,只等著到裴家再打開。

安芷在安府的最後兩日,先是一早被她父親叫到書房說話。

安成鄴對於安芷的能力,還是挺信任的,小小年紀就能保持起一個家,還對外的行為禮儀都挑不出錯賴,當初他原配,就是特意把女兒往高門主母培養,所以一點也不比一品大員家的女兒差。

讓他一直可惜的是,這個女兒和他不親厚,其中緣由,他自個兒也懂。

「芷兒啊,等後日你出嫁后,就是別家的人了。」安成鄴坐在紅木椅子上,悠悠地嘆了一句,「你母親不在了,太太是你繼母,很多話不好與你說,便由我來跟你說說。」

端起茶盞抿了一口,看對面坐着的女兒面色淡淡,安成鄴不知為何,心裏突然有種怕怕的,「你要嫁的是裴家,至於裴家是怎麼樣的人家,你肯定比我清楚。等嫁到裴家后,我也不用你多得寵和攬權,只要你能安安穩穩在裴家過日子就行。說句你不愛聽的,男人這玩意,沒幾個能管得住褲襠,所以日後裴闕納妾你也別太剛了,給裴闕一點面子,你自個兒的日子也好過。」

頓住想從女兒的面上看出一些情緒,可女兒還是一副淡淡的模樣,讓安成鄴不懂要不要繼續往下說。

安芷聽父親停住了,抬頭看去,淺淺笑了笑,配合地道,「父親繼續?」

馬上就要出嫁了,就算有些想法不認同,她也懶得去和父親爭執,畢竟父親已經是那麼個人,價值觀已經成型,她再有道理也說不通,沒必要浪費口舌。

安成鄴得到繼續兩個字,瞬間有了說下去的信心,「過日子這東西,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你好過,別人也好過,切莫太要強了,不然就與你母親……算了,不說這個了。我最後強調一點,裴闕是個有才能的人,你出嫁后,別太剛強,該認輸的時候就認輸。人嘛,只要活着,其他啥都不算事。」

父女倆的談話,就到了這裏。

安芷從她父親的身上總結出一句話——得過且過,活着最大。

可如果真的只是想混日子,那她重生的意義在哪?之前又為何要撐那麼久,最開始那會就答應裴闕,不就行了。

父親的想法,大部分她都不認同,

唯一的一點,她聽進去的是,不能事事都剛強,有時候以柔化剛更好。

聽完父親的教誨,安芷下午便和兩位姨娘一起坐了坐,如今張姨娘幫着管家,事情比較多,人卻也有了一點精神,畢竟能幫忙管家,往後的日子肯定不會難。

叮囑了安靖要好好用功后,安芷回自個兒院子的時候,一時間感慨頗多。

「冰露,這往後你就要跟我去裴家了,你會捨不得安府嗎?」

「只要小姐在哪,奴婢的家就在哪。但肯定還是會想念安府的一些姐妹,還有在這裏的花草樹木。」冰露俏皮地笑了下,「說句不怕主子笑的話,這些天您緊張,奴婢也擔心,因為不懂到了裴家后的日子會如何,想着小姐若是受欺負怎麼辦,不習慣裴家的吃食又怎麼辦。」

總之,冰露操心的事情太多,這會她也說不完還有什麼事。

安芷聽得直笑,「你個小丫頭片子,打小就那麼愛操心,小心以後你家相公嫌你啰嗦。」

「小姐,您又說這個!」冰露嘟嘴紅臉,不好意思地看向院子裏的池塘,注意到主子和少爺一起種的枇杷樹,忍不住嘆了口氣,要是大少爺也在,那該多好。

安芷聽到冰露嘆氣,轉頭順着冰露視線的方向看去,也看到了和哥哥一起種的枇杷樹,一時間感慨萬千,「冰露,你說如果哥哥也在,他應該會很為我感到高興吧?」

「那是肯定的。」冰露笑着道,「您打小就和大少爺好,如果大少爺能來送您出嫁,你們都會很開心,就是可惜……」

冰露不敢繼續說了,怕引得主子不高興。

但安芷接着冰露的話道,「就是可惜哥哥遠在嶺南剿匪,雖說比西北要近,可到底還是要十幾日的車馬旅途。哥哥作為邊關少將,又豈能為了私事而特意回來。」

哎,這就是無奈吧。

沒有哥哥的送嫁,安芷到底是很遺憾。

主僕倆停留了一會,安芷就不忍再看,說了句回去吧,便轉身離開。

但就在她們倆剛走沒多久,身後就傳來朝露的喊聲。

一般來說,朝露這種大丫鬟,不會那麼沒規矩才是,所以安芷回頭的時候,眉頭緊皺着,生怕出什麼大事。

「小姐!你快……去正院看看!」朝露停在小姐跟前,大口喘氣,連行禮都忘了,「大……大少爺回來了!」

「什麼?」安芷以為自己聽錯了,哥哥這會還在嶺南剿匪,怎麼可能到京都,「朝露你再說一遍!」

朝露緩了緩,氣息勻了許多,「是大少爺回來了,您快去正院見見,大少爺正等著……您呢。」

不等朝露說完,安芷拔腿就跑,一刻不停地衝到正院,等看到大廳里一身戎裝的哥哥,眼淚瞬間氤氳滿眼眶,嘴唇張了張,過了好一會兒才發出聲,「哥哥,是你嗎?」

安旭回頭,看到妹妹來了,也很感動,「是我!」

聽到哥哥的聲音,安芷終於忍不住,一行熱淚奪眶而出,一字一句地問,「你不是在嶺南剿匪么,怎麼能回來?」

「我最開始是在嶺南剿匪,然後到了嶺南邊界,離京都比較近的地方。」安旭道,「那會我想着你婚期要到,一直猶豫要不要遞奏摺回來,不曾想先收到了裴闕的來信,說已經幫我和皇上說了,皇上准許我回來送你出嫁。我一心想着要送你出嫁,沒日沒夜地趕路,總算是趕上了。」

說到這裏,安旭的鼻頭有些酸酸的,「芷兒,哥哥來送你出嫁啦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0章 感動

32.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