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為何

第282章 為何

「表嫂,你想說什麼,就說吧。」安芷雖然有點怕聽到不好的事情,但如果是已經發生的事,那就沒必要再逃避。

張氏轉頭看了眼屋子裡,見相公已經躺床上,拉著安芷沿著屋檐下走了幾步,才輕聲道,「這事你表哥不讓我說,但我覺得,還是要和你說一聲,畢竟誰也不知道裴鈺在想什麼。」

「裴鈺怎麼了。」聽到裴鈺兩個字,安芷的眉頭就皺了起來。

「他偷偷跑回來了。」張氏說到裴鈺,也不是很喜歡,以前她還在京都的時候,還會覺得安芷和裴鈺是高攀了,可後來聽到裴鈺做的那些事情,她真噁心裴鈺。

同樣是女人,張氏能懂安芷被退婚時的痛苦,也知道被退婚的女子會名節大損,若不是安芷現在要嫁給裴闕,京都里的人指不定會怎麼笑話安芷。

「什麼?」安芷以為自己聽錯了,等表嫂重複一次后,淡淡的眉毛緊緊皺了起來,不解地問,「他在西北待得好好的,怎麼在這個時候跑回來?他什麼時候回來的?已經到京都了嗎?」

從裴闕的口中,安芷知道裴鈺是裴家安排在西北的後手,就是為了以防萬一,如果京都的裴家出事,還能有個裴鈺能東山再起。所以裴家在新帝登基之前,是不會召回裴鈺的。

而裴闕回來了,不是舅舅的意思,也不是裴家的意思,那他這次偷跑,是為了什麼?

「他比我們要早一天,但在快到京都的時候,就失去了消息,現在也不知道去了哪裡。」張氏知道的就是這些,「我跟你說這個的意思是,芷兒啊,他會不會是為了你才回來的?畢竟之前他在西北算是忍辱負重了,不管你的三個哥哥怎麼欺負他,他都不吭一聲。結果得知你要和裴闕成婚,沒過多久就回來了。」

「他要回來,也是要罵我吧。」安芷嘲諷地笑了笑,「當初安蓉的死,是我間接造成的,又讓他當了我的奴僕,到現在,我手上還有他的賣身契,想來恨極了我,聽到我要嫁給裴闕,覺得我水性楊花,想要攪黃這廠婚事吧,如果他是因為我才回來,我猜是這樣。」

張氏卻覺得不盡然是這樣,裴鈺應該不是從始至終都對安芷無情,只不過後來不知為什麼迷戀上安蓉,所以才會做了那些蠢事。而且裴鈺得知安芷要和裴闕成婚時的表情,也不像是怨恨,反而讓人覺得他有點後悔。

只不過這些都是張氏自個兒的猜測,並沒有佐證,而且安芷說的那些也沒錯,哪個男人做了奴僕后,還能不嫉恨的。

「不管他是為了什麼,若是真在京都里碰面,你最好李他遠遠的。」張氏出於安芷的立場考慮,「你和裴鈺的婚事,鬧得滿城皆知,而且那樣的人,最好還是別再搭理,免得壞了你的名聲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明白,「表嫂放心吧,我早就放下裴鈺了,若是他真不懷好意回京都,那我勢必會讓他橫著離開。」

之前沒有對裴鈺趕盡殺絕,那是礙於李氏的關係,而且那會她就想著羞辱裴鈺,讓裴鈺也遭受別人白眼,活在別人的諷刺中。但還沒等她再多做點什麼,裴鈺就跑了,她只能暫時放下這段仇恨。

如果說,裴鈺不在她面前夾著尾巴做人,那就不要怪她不顧及裴家的面子了。雖說上輩子的那些事都還沒發生,但光從裴鈺退婚羞辱她的這一點,害她名節大毀,若不是她重生一次,放之前,她就得自縊保名節,這些就足夠讓她去記恨裴鈺。

和表嫂分開后,安芷一直在想裴鈺為了什麼而回來,如果真讓她見到裴鈺,又該怎麼面對。

與此同時,京都外頭,一處偏僻的農莊裡面,裴闕正坐在裴鈺的對面,兩人的中間擺了一桌的酒菜。

裴闕拿筷子夾了一根筍絲,一口吃下,等放下筷子后,看裴鈺還是沒動筷子,眉毛危險地挑了下。「你怎麼不吃,怕我下毒?」

「四叔,你為什麼要和安芷成婚?」裴鈺定定地看著裴闕。

「你特意回來一趟,難道就是問我這個問題?」裴闕笑了笑,坦蕩蕩地道,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這樣可以吧?」

「你怎麼可以對安芷,你難道不知道她是什麼人嗎?」裴鈺雙目猙獰,兩手按著桌子,顫抖得快控制不住,又問了一次,「你為什麼要選她?」

「我說了,我喜歡安芷,所以要去她。」裴闕斂去臉上的笑意,「而且她是誰你不知道么?她是被你退婚了的女人,從你們解除婚約后,那各自嫁娶,都沒有關係。裴鈺,如果你想要問的就是這個,那我已經回答完了。輪到你了,你為什麼突然回來?」

裴鈺兩手無力地擺下,任就無視裴闕的問題,視線慢慢移到滿桌的菜肴上,眼神像被吹滅的蠟燭,「四叔,你是不是早就和安芷好上了?」

「沒有。」裴闕的耐心快要用光了,沒好氣地道,「不過,我確實很早就看上了安芷,不過那會她還是你的未婚妻,偏偏是你的未婚妻,但凡是其他人的未婚妻,我都要早早搶到身邊。」

說這話時,裴闕又笑了,「好在你眼瞎了,為了一個不知所謂的安蓉,要和安芷退婚。既然你不要,那我總不能看著安芷一個人傷心難過吧。」

聽到這話,裴鈺相信四叔說的話,因為四叔沒必要和他撒謊,但他也突然反應過來一個問題,愣愣地看向四叔,「所以我去退婚的時候,你才特意跟著去,而且你並沒有阻止我,而是慫恿我退婚!不對,不僅僅是這樣,從我和安蓉開始接觸,你就知道了,對不對?」

裴闕攤手,「是又如何呢?裴鈺,並不是我強壓著你去和安蓉勾搭,也不是我逼著你去退婚,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你自己的選擇。我只不過,當做沒看到你去偷情而已,然後慢慢等待機會。」

「裴鈺,說到這裡,我還得謝謝你,如果不是你的差勁,我又怎麼能有機會娶到安芷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2章 為何

32.6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