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禮成

第284章 禮成

安芷起床后,被兩個福氣嬤嬤、四個丫鬟帶著洗漱穿衣,等她在上妝的時候,太太來了。

太太是她繼母,也是除了父親外,最親近的長輩。

朝露拿了一個紅包放進安芷的嫁妝箱子里,太太則是在一旁坐著,笑眯眯地和安芷說著出嫁從夫等話。

等說到最後,太太先抹起了眼淚,「芷兒啊,原先你在家裡,我是萬事不愁。現如今你要嫁人了,我真捨不得你。我知道許多事情你比我厲害,等你到了裴家肯定能如魚得水,但如果哪一日想回家住了,儘管回來。」

前面的祝福是流程,這會是貼心窩子的話。

安芷被太太說得,也有點鼻頭酸酸的。

是實話,安芷最開始中意的不是太太,而是成嫿做她繼母。後來太太嫁進來后,也和她暗地裡斗過一段時間,她也一直覺得太太的眼皮子有點淺。

不過人無完人,就是她自個兒都有缺點,又怎麼能去要求身邊所有人都完美。太太能說出剛剛的那一番話,已經是最好的安撫了。

在安芷上妝的過程中,表嫂、許文娟,還有姑母一家都來了。

等安芷戴上鳳冠之後,一直守在大門外的福生跑回來傳話,說迎親的隊伍馬上就要到了,大公子和表少爺已經在門口,準備放爆竹鬧新郎了。

孟潔要出去迎客,不能留在安芷著。李思慧年紀小,愛看熱鬧,也去了前頭。

只有許文娟留在安芷這,她一直盯著安芷頭頂的鳳冠瞧,「安芷,這嫁人可太辛苦了,光光瞧著你頭頂戴的鳳冠,我就不想嫁人了。」

這話安芷就聽聽,當不得真,「你就說著玩吧,我可聽說了,這段日子以來,你母親可是熱火朝天地替你張羅。」

「是啊。」許文娟愁眉苦臉地道,「以前無人問津的時候愁,現在多人找上門了,我又覺得煩。而且許多的都是以前看不上我的,都是一群只看表面的膚淺人,一點真心都沒有。」

見多了安芷與裴闕的相處,許文娟越發羨慕他們兩個,心中期盼著能得到一個人的二三分真心就夠了。

可是等到現在,她都沒有遇到那個人,然而年紀卻一天天增長,有時候她又覺得隨便找個還可以的就行。

「哎,做人真難。」許文娟剛嘆完,喜婆就進來了,說時辰到了。

當紅蓋頭蓋下的那一刻,安芷的心跟著猛地跳了下。

嫁衣笨重難走,她只能在喜婆和冰露的攙扶下,一點點地朝正院走出。

不知走了多少步,等她聽到邊上傳來太太和父親的說話聲,才知道她已經站在裴闕身邊,至於太太他們說的什麼話,她已經聽不進去,腦子裡想的都是要嫁給裴闕啦。

等被帶著送出安府的一段路,則是哥哥在邊上跟著一起走。

她能聽到哥哥故意踏出來的腳步聲,這是為了讓她知道,有哥哥在,什麼都不用怕。

是啊,她有疼愛她的哥哥,還有一個為她費盡心機的相公,這以後的人生,就算是刀山火海,又有什麼好怕的呢。

深呼吸一口氣,安芷被送上了花轎,聽著熱鬧的喜樂,手裡的帕子緊張地揪住。

與此同時,街道旁的一處茶館二樓。

林書瑤不似平常的華麗打扮,而是簡單一身衣裳。

她望著街道上迎親的隊伍,眼睛紅得能滴出血來。

憑什麼安芷就可以那麼幸福,她卻要在穆王府日日以淚洗面,現如今連往日對她畢恭畢敬的庶妹,都能在王府對她指手畫腳。

林書瑤不甘心,大大地不甘心。

「錦春,人都準備好了沒?」

「準備好了。」錦春有些猶豫,「不過,咱們真的要在這個時候動手嗎,裴四爺身邊的人個個身手不凡,上回五皇子都沒得手,咱們怕是不能成功吧?」

「上次李達的目標是裴闕,我的目標是安芷。」林書瑤發狠道,「那些人本來就是亡命之徒,只要他們能當街扒了安芷的衣服就行,而且我保證會照顧他們家裡,他們肯定不會出賣我。」

「那咱們也先回去吧?」錦春不是最開始跟著主子的丫鬟,而是前頭的幾個丫鬟都被王爺處死了,她才被提拔上來的,這會想到主子要做的事,心裡特別不安,「若是被王爺知道咱們偷跑出來,王爺又要生氣了。」

「呵呵,他現在哪裡有空管我。」林書瑤想到李耀,心中一痛,看著迎親的隊伍走遠,才不情不願地起身說回府。

她是從王府後門出來,回去自然也是從王府後門回去。

只是她這會想不到的是,不等她安排的那些人出手,就被賀荀帶著人給拿下了,一個個全部由朔風帶回裴家地牢審問。

而林書瑤剛進王府後門,就被一群婆子給拿下,不等她開口說話,就朝她嘴裡塞了一團臭布,噁心得她直接暈過去。

再次醒來,林書瑤是被潑醒的。

還不等她反應過來怎麼回事,就聽到一聲尖利的女人吼聲。

「王爺,您要為妾身的孩子報仇啊!」

什麼孩子?

林書瑤愣了下,才聽出是王府懷孕侍妾的聲音,抬頭時看到李耀惡狠狠地瞪著她,還有李耀邊上的庶妹,轉頭時,看到床上掙扎著起身的侍妾,瞬間明白髮生什麼,拚命搖頭,「王爺,不是我做的,我可以對天發誓,真不是我做的!」

這事確實不是林書瑤做的,可惜李耀對她的耐心早已沒了,在李耀心中,林書瑤就是個惡毒的壞女人。

「你別喊了,如今證據確鑿,是你的丫鬟偷偷給雲兒下的葯,不是你指使,還能是誰!」李耀對那個孩子本沒有什麼期待,但就是見不得林書瑤得意,「從今往後,你就稱病呆在院子里,為了防止你再偷偷離開,身邊所有人都換成我的人,院子里只能留下兩個粗使嬤嬤,到死不能出來!」

若不是這會不能休妻,李耀一定要休妻,說完這些,不管林書瑤哭得多大聲,他都無動於衷地走了。

林書瑤被拖回院子的時候,嗓子都哭啞了,等看到一起跟來的庶妹時,才明白怎麼回事。「是你!是你做的對不對,你怎麼敢這樣做,父親不會放過你的!」

「噓,姐姐你還是別開口了。這就是父親對我的交代呀,他說了,一定不能讓王爺的長子從別的女人肚子里生出來,所以父親才不會怪我呢。以前姐姐總是瞧不起我,現在你就在這冰冷的院子里,看我如何步步高升,直到最後頂替吧。」

「不要……嗚嗚!」不等林書瑤說完,她的嘴巴就被嬤嬤堵上,然後被拖進院子中。

幽長的走道,一個接一個的拱門,就像是無形的枷鎖,把林書瑤關了一層又一層。

比起林書瑤這裡的悲戚,裴家那確實敲鑼打鼓,人人面帶喜色。

只聽那句「夫妻對拜」高高喊出,安芷和裴闕互相行禮,圍觀的人紛紛慶賀祝福,最後又是一句「禮成,送入洞房」,安芷的心「噗通,噗通」狂跳起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4章 禮成

32.7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