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 交鋒

第287章 交鋒

聽到許氏這話,安芷端著茶盞的手,微不可見地顫了下。

這是要搞事情啊!

而且許氏敢在這麼多人的場合提這個,說明許氏知道這件事是誰做的,而且那個人還在現場,還和許氏不對付。

雖說昨天的事要查個明白,但平心而論,安芷不想在這個時候鬧起來。

可許氏都這麼強調了,其他人想裝著沒聽到,是不可能的。

裴懷瑾抬了抬眼皮,「裴闕,怎麼回事?」

裴闕:「昨兒的喜被裡,被人藏了幾枚針,我已經派人查了。」

「查清楚是誰做的了嗎?」裴懷瑾的面上依舊沒什麼表情,彷彿眼下明爭暗鬥的幾個人不是他的兒子兒媳,而是一種很平淡的語氣在問。

「這……」裴闕面露猶豫,他也沒打算在這會說出來,該教訓的人要教訓,但也不想讓許氏得漁翁之利。

裴懷瑾瞥了一眼小兒子,心中大概明了,端起茶盞抿了一口,干啞的嗓子這才清潤一些,銳利的目光在客廳每個人面上掃一圈,道,「是誰做的,自個兒出來說吧,不要等我去查,不然……」

「爺爺,您不用問了,是我!」裴雪站了出來。

李氏和裴錚大驚,李氏原本只想旁觀,卻沒想到自個兒的女兒站了出來,忙出來拽住女兒,厲聲道,「雪兒你說什麼呢,你才十一歲,怎麼可能做得出這種事!」

「這有什麼難的!」裴雪不服氣,「只要給那些丫鬟一點賞錢,就會偷懶懈怠,而且我是從後面窗戶爬進去,藏幾根針就走又不是什麼難事。」

李氏越聽越心慌,做夢都想不到女兒如此膽大妄為,「裴雪!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」

「知道!」裴雪挺著胸膛,一副她沒錯的正義語氣,「像安芷這種不守婦道,勾搭完哥哥,又勾引四叔的女人,就應該遭到報應!母親,您拽我做什麼?難道我說錯了么?如果不是安芷,哥哥又怎麼會去西北吃苦,你們又怎麼會以淚洗面!」

裴雪情緒高昂,瞪著安芷,恨不得過去扒了安芷的狐狸皮。

裴懷瑾沉聲喊了一句李氏的名字,李氏知道公公生氣了,怕女兒再說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來,忙捂住女兒的嘴,壓著女兒跪下。

「父親恕罪,雪兒年紀小,很多道理都不懂,喜被藏針這種事,她自己是想不到的,還請父親明察。」

裴錚也跟著跪下,「父親,這事雪兒有錯,我們一定狠狠責罰,但也請父親查出是誰慫恿了雪兒。」

裴懷瑾看著滿頭是汗的大兒子和大兒媳,斑白的眉毛微微抬了起來,視線轉到安芷身上,問,「安芷,這事你怎麼看?」

安芷沒想到公公會突然問她,愣了下才回答,「這事裴雪認了,那大哥大嫂要怎麼罰裴闕,是他們屋裡的事,不過有幾句話,兒媳想和裴雪說說。」

裴懷瑾聽到這話,就知道安芷不想得罪人,允許了。

安芷轉身看向李氏,「還請大嫂鬆開裴雪的嘴吧。」

李氏猶豫了一會,聽到相公說鬆開吧,才鬆開手。

裴雪得了說話的機會,立即沖安芷嚷,「狐狸精!你就是害人的狐狸精!」

聽到被喊狐狸精,安芷是有點生氣的,但這事關她日後能不能在裴家立住的事,只能在心裡告訴自己要鎮定,然後面帶微笑地看著裴雪道:「裴雪,你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,是非道理你應該也明白。我與你哥哥是娃娃親,不存在我勾引他和我成婚,這沒錯吧?」

裴雪瞪著安芷,猙獰地看著安芷,極其不情願地點頭。

安芷繼續道,「那提出退婚的,也是你哥哥吧?」

這個裴雪不想點頭,「哥哥會退婚,肯定是發現你不檢點!」

「哦,你怎麼知道你哥哥發現我不檢點?又或者說你有什麼證據,還是什麼人和你說了什麼呢?」安芷問。

「這個……」裴雪的眼睛往邊上瞟了下,很快就重新看著安芷,堅持自己的理論,「反正我就知道。」

「既然你覺得你哥哥看上安蓉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,而要給我退婚,是我的錯,那我就不解釋這個了。」安芷慢慢彎起眼睛,「不過你可以設身處地想一下,如果以後你的未婚夫要和你退婚,是因為看上一個青樓女子,希望你也能覺得是你的錯。關於你說我勾引你四叔,這點不管從哪個層面,都不關你的事,男未婚女未嫁,合情合法。最後一點,你哥哥為了什麼被趕出裴家,又為了什麼去西北,你真的覺得那會我能做得了裴家的主嗎?」

被嬌生慣養長大的女孩,能這麼不諳世事的,也是少見。

今兒這些事,很明顯能看出裴雪是被引誘的,但這麼清楚明白的道理都看不懂,安芷以後就不想再和裴雪有交集。

簡直是蠢鈍如豬!

裴雪被安芷說得一愣一愣的,感覺自個錯了,又覺得她不應該錯,她可是裴家長房嫡女,怎麼可能看清楚那麼簡單的問題呢!

「不,你胡說!」裴雪不信。

「啪!」

清脆的一聲巴掌響。

是李氏打的。

「裴雪!你長點心行不行?」李氏瞪著女兒,恨鐵不成鋼道。

在場的人都驚了,包括安芷。

他們都知道李氏有多寵裴雪,打小起就沒捨得說過重話,今兒卻打了一巴掌,可見是真的氣了。

裴雪愣了好一會兒,等臉頰火辣辣地開始疼之後,才反應過來被母親打了,愣愣地道,「母親,您打我?」

李氏在裴家過了二十幾年,又是長房兒媳,心思計謀一樣都不差,自然是可以發現女兒受了挑撥,也正是因為如此,她才不得已打這一巴掌,為了和父親證明,她們母女不是在演戲。

李氏緊緊拉著女兒的手,語重聲長地道,「裴雪,你已經是個大孩子了,說話做事情之前,動動你的腦子好不好?關於你哥哥的事,我們都不曾和你說什麼,別人卻在你面前說,這是為了什麼,你真想不明白嗎?」

是為了挑撥離間,一石二鳥,或者三鳥。安芷在心裡替裴雪回答。

但這麼的道理,裴雪卻不能快速明白,就算李氏現在這麼問,裴雪也還是愣愣地,過了好一會兒,才突然想到她這麼做會拖累爹娘,同時還會拉下安芷,驚聲道,「是廚房的張嬤嬤,她和其他人吐槽說安芷是狐狸精,而且安芷一看就妖媚,是個男人就受不了這樣的引誘,一定是安芷從中作梗,知道哥哥不能繼承裴家,轉而勾引四叔。這都是劉媽媽說的,母親,我是不是被人騙了?」

李氏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心口鬱結堵塞,突然感覺她這個做母親的特別失敗,養大的兩個孩子都不會看人。

裴雪的答案,不等李氏回答,裴錚先低聲道,「知道被人騙,還不快點和你四嬸道歉!」

現如今,裴闕是裴家的掌權人,也是裴家在朝官職最高的人。世家講究尊卑,但這可不是年紀輩分,歲數只是客氣的,實際上的尊卑是權力的高低。

裴錚自個於官場上,已然走到了頂點,唯一的兒子還遠在西北,需要裴闕的支持。不是他沒有氣節,而是生長在世家的他,深刻明白世家的掌權者想要捏死一個人,有多麼容易。

不管他們大房和四房多尷尬,可明面上不能有衝突。

裴雪被父親吼了一句,嚇得往母親身邊靠,抽泣地抬頭去看安芷,可她咬著唇瓣,就是說不出道歉的話。

於安芷而言,並不需要裴雪的道歉,因為裴雪的一句道歉,並不能給她帶來什麼,最重要的是裴雪能明白錯了。

這件事,最主要的還是那個張嬤嬤。

「大哥,裴雪的事之後再說吧。」安芷給了大房一個台階,她說完后,聽到公公說了句起來吧,等大房一家三口都起來后,再用餘光悄悄往裴闕那看去,見裴闕輕點下頭,才道,「我行得正,坐的端,沒做過的事情不怕別人說,但府里的下人竟然敢挑唆主子,這是存心想看咱們府上不安生,還請父親拿個決斷。」

裴懷瑾以前只是覺得安芷能幹,今兒看到安芷從容不迫的樣子,最開始的一點疙瘩也沒了,轉而有些慶幸裴闕眼光好,沒讓安芷這麼好的兒媳嫁到別人家。

裴懷瑾往兩個庶子坐的方向瞟了一眼,「去把張嬤嬤帶來。」

李氏面露為難,說帶不來了,「張嬤嬤十天前突然發熱,她兒子把人接回去了,前兒個她兒子來說已經走了。」

「呵呵。」許氏哼了一聲,「大嫂,這個說辭也太假了吧,三弟妹,你說是不是?」

被許氏點到的是三房的孟氏,臉圓圓的一個人,看著是一派和氣,從頭到尾都沒插嘴說一句話。

「二嫂,我不知道的。」孟氏怯怯地搖頭道。

許氏嫌棄地瞥了孟氏一眼,想再說點什麼,李氏先開口了。

李氏是這裡女眷出身最尊貴的,許氏的那點算計看得一清二楚,「二弟妹,最開始說喜被藏針的是你,急著指認大房的也是你。我倒是想問問你,四弟夫婦都沒說喜被藏針的事,是你手伸得太長呢,還是你提前就知道?」

安芷沒進門前,李氏就管家十餘年,能管理偌大裴家的人,自然不會中許氏言語上的坑。

許氏聽了還是很鎮定,看不出慌亂,「大嫂真是高看我了,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,不過是偶然聽到四弟院子里的下人說了兩句,想要關心關心四弟妹。怎麼,咱們府上出了事,大嫂希望我藏著掖著嗎?」

安芷聽許氏和李氏你來我往,每句話都在挖坑,突然感覺是頭一次認識她們兩個,像是掉進坑裡一樣。

「兩位嫂嫂不用爭了。」裴闕適時出聲,「既然張嬤嬤已經死了,那這事就過去了。咱們是一家人,不應該互相猜忌,而是要互相扶持,不管是誰出了事,那都事關裴家其他人的臉面,誰都不可能有坐山觀虎鬥的漁翁之利。」轉頭看向上首的父親,「父親,您說呢?」

裴懷瑾起身站了起來,「那就這樣吧,你們四房都記著裴闕剛才的話,一筆寫不出兩個裴字,誰出門丟人了,那就是丟裴家其他人的臉。行了,都散了吧。」

安芷跟著其他人說了一句是,看著公公的背影離開后,心裡才默默鬆了一口氣。

可她剛想回去,就發現剩下三房的人都在看她。

李氏最先經過她,「安芷,昨兒的事對不住了,等明兒個,我再帶著雪兒去給你道歉。」

說這話的時候,李氏面頰滾燙,不敢和安芷對上視線,飄忽著眼神說完,拽著女兒匆匆走了。

接著就是二房的許氏帶著三個孩子過來。

許氏笑臉盈盈,肆意地打量了安芷一會,夾槍帶棒道,「弟妹可真是好脾氣,成婚受了那麼大的委屈,還能就這麼算了,我真是佩服。這以後啊,你可是要當家的人,性子這麼軟乎乎的可不行。行了,我不啰嗦了,省得弟妹要煩我了。」

安芷什麼都沒說,只是往裴闕邊上湊近了一點,等許氏離開后,三房的孟氏才起身,不過孟氏什麼都沒說,只是和她微笑下,便帶著兩個孩子離開。

最後剩下的,便是安芷和裴闕。

關於裴闕方才說的算了,安芷可不覺得裴闕是真打算就這麼不了了之,所以等他們回到自個兒的院子后,便問裴闕是不是打算暗中查訪。

「還是夫人聰明。」裴闕討好地給安芷剝橘子,「你剛到裴家,還沒能站穩腳跟,就算今天把指使張嬤嬤的人揪出來,父親也不會把人趕出裴家。一點點小懲罰,對其他三房都算不了什麼,倒不如先蟄伏,等查出是誰想針對你后,再做打算。」

安芷猜到了裴闕說的這些,接過裴闕遞過來的橘子,笑著誇裴闕,「還是你心思多。」

裴闕起身坐到了安芷身後,現在他們是夫妻,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抱夫人了。

可他剛坐下,冰露就進來了。

「姑爺、夫人,咱們院子里的人,已經全部在外頭候著了,你們看什麼時候去見見?」冰露道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今天不好斷章,就二合一了。謝謝大家的打賞和金幣,比心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7章 交鋒

33.2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